Dcard App

年輕人都在 Dcard 上討論

Dcard

隱匿疫情?綠色恐怖?內湖警局副所長算是吹哨者嗎?

我們先看一下今天的新聞。

這則新聞大意是內湖警局副所長主動洩露感染者家庭成員的個資及居住地址,這樣的舉動被依違反洩密罪送辦。這件事引起各大討論區出現一群法盲將副所長的做為稱為「義行」,將他比喻成吹哨者,順便批評民進黨綠色恐怖、隱匿疫情、迫害言論自由。

順著法盲邏輯來看,當然副所長是出於好意提醒身邊的親友留意某個社區的某個家庭,盡量不要到附近逗留,但是,我必須說這對防疫而言反而是有害的。

為何有害?我們假設副所長沒有錯好了,今天警察們、醫生們都可以利用職務之便將所有台灣的感染者個資都放上網甚至做出一個感染地圖讓大家隨時查詢得到社區裡面的誰家感染了,在這種大家都很恐慌的時候,輿論會將這些感染者及其家庭成員當作怪物批鬥或是疏離,這會導致後來的感染者寧願隱匿病情也不敢主動就醫,這樣對防疫真的是好的嗎?

換做今天如果是你生了病,你會希望讓人公布姓名、出生年月日、地址公開給大家看嗎?

還在把他當英雄?別鬧了。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熱門回應
國立臺灣大學
超鬧事
只會讓大家不敢通報而已
畢竟得病的大家都會異樣眼光
國立臺灣大學
看到韓粉、國民黨自稱吹哨者就覺得可笑
吹嗩吶啦吹哨者😂
國立交通大學
跟一群放棄思考的愚民講這些幹嘛
最新回應
國立臺灣大學
超鬧事
只會讓大家不敢通報而已
畢竟得病的大家都會異樣眼光
國立交通大學
跟一群放棄思考的愚民講這些幹嘛
國立臺灣大學
看到韓粉、國民黨自稱吹哨者就覺得可笑
吹嗩吶啦吹哨者😂
Dcard 大聲公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
一個把回應刪除的同學
這則回應已被 Dcard 用戶檢舉含「惡意洗板、重複張貼」的內容。
原PO
所以你同意在你不知情,未經允許的狀況下被人洩漏個資囉?就算你生病早就送醫院隔離了,你的家人仍然在社區飽受異樣眼光與非議,被人當蟑螂看也無所謂嗎?
世新大學 口語傳播學系
B6
「我不同意」、「未經允許」的這個前提不存在
因為我一確診就會「馬上」「主動」
通報社區警衛消毒
在我個人社群頁面告知大家我確診了
還有上dcard.ptt跟大家報告我搭公車/捷運的路線
還有去了哪裡玩 交代的一清二楚
這樣才能讓周遭的人甚至搭過同台電梯的其他鄰居
甚至只是搭過同台公車的陌生人
更加警惕


還有如果意外被感染
為什麼我還有我的家人會被當做蟑螂歧視呢?
到底是歧視、謾罵病患的人有錯?
還是不幸被感染的人有錯?
我認為不幸被感染沒有錯
為什麼要害怕他人眼光?
該檢討的是謾罵別人的人
而不是勇敢承認自己生病
還有提醒大家謹慎的人

所以我就問你們一句 你是不是也覺得病患很可怕
病患最好不要出現在我家附近

才會有這種擔憂?
如果以平常心看待 根本不用擔心被歧視的問題
國立成功大學
陳時中:「當社會跟隔離者、確診者形成對立的時候,那會形成什麼情形,就很多人不敢被隔離,因為他會受到很大的影響;不敢被隔離,他就必然要隱匿,若大部分的人都要隱匿,不據實以告,被社會這樣的氛圍逼著要害人害己,再也不做利人利己的事情。這樣的氛圍,會對我們的防疫工作,造成很大的傷害。」
部長講得很好,希望大家都能努力做到。
原PO
你是不是根本沒有點開我貼的新聞連結?

「離譜的是,該副所長居然把防疫中心、疾管署要求警方調查確診病患家人近期的行蹤、接觸史,甚至是罹病民眾個人的姓名、出生年月日、住址都利用手機LINE通訊軟體傳給非涉防疫公務的一般民眾」

看完上面這一段,你再跟我說一次「未經本人允許的前提不存在」嗎?你覺得那些確診個案有同意副所長這麼做?他們理所當然該同意,不同意就沒公德心,對吧?

這文的主題在跟你討論「生病就該自主告知大家」的公德心層次的問題嗎?

「為什麼要害怕別人的眼光?該檢討的是謾罵的人」「平常心看待不用怕歧視」。從這兩句話判斷,妳顯然被保護得很好,至少自己和身邊的親人身心健康,活到現在沒吃過太多苦頭,所以可以講出這麼雲淡風清的話。
世新大學
B9 ok 我承認我在回應的時候記錯重點
我也剛剛才意識到 對 這則新聞
是未經當事者同意 公佈他人個資
這的確是非常不尊重人的錯誤行為
但我回應的重點是 我認為病患不用太自責
不要太在意他人的閒言閒語
是我文不對題

但是我也並非你說的被保護的很好
我也曾因為在班上較為活躍
就被三姑六婆看不順眼
造謠 酸言酸語 排擠
因此而罹患憂鬱症並自殺未遂

我只是想說 該被檢討的是隨意攻擊別人的人
並鼓勵病患 不要因為他人的惡意謾罵或是不理解
而感到自責恐懼 (恐懼也有可能造成隱瞞
這對防疫也不是好事)

反到是你 容不下不同的意見
看到與自己立場相左的留言就反應這麼大
還輕易的猜測嘲諷我是什麼樣的人
身邊的人應該都很聽你的話吧^^
原PO
我反應大?容不下不同意見?我覺得我是心平氣和在和你討論呢。如果哪句話你覺得酸,讓你聽了不舒服我道歉。

再回應一次你的平常心論調。我也是憂鬱症患者的親人,既然你是病友應該也知道精神疾病長期被社會污名化,新聞媒體往往只報導極端案例,導致社會大眾認知的精神病患就是那麼的瘋狂或兇殘,這不是讓患者自己調適心情平常心面對選擇不聽不看就沒事的。

社會大眾往往在知道對方有精神疾病時變得異常謹慎、懷著戒心,認為對方是不定時炸彈。或是太過刻意地過度關心,說出不恰當的鼓勵或玩笑例如:「你笑得這麼開心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憂鬱症,其實你是裝病吧?」。這些,身為患者的你應該能夠感同身受吧?也因為這樣,大部分患者雖然主動接受治療、按時吃藥,他們仍不輕易將自己生病的事吐露給週邊交情不深的人知道,因為那只會換來不必要的困擾。

同理,人言可畏,防疫期間社會會有很多過度恐慌而出現的行為,這是人性,而不是單純以道德約束就可以解決的。

再說一次,上面一大段跟我的整篇主題無關,也跟武漢肺炎防疫舉措無關,單純回應你的平常心論。

更新補充一下,避免有文盲誤會我挺中共那種維穩式的濫抓濫捕,或是鴕鳥心態寧願資訊不公開。為了防疫,確診案例的資訊當然要公開,但是,公開也是有分層級的,除了第一線防疫人員外,一般民眾只需要知道附近有幾例確診個案數目,最多就是公布對方的姓氏,沒必要把地址公佈出來。

講個極端的,今天如果有人就是極度憎惡確診個案出現在社區而對他們家丟雞蛋或是寫恐嚇信逼迫人家搬出去呢?也許他們只擔心個案的資訊曝光會造成附近的房價下跌,你又要怎麼約束這種事情不會發生?又要怎麼保護個案與他們的家人?這是一句「大家平常心」就可以解決的嗎?
原PO
你在B5的文被系統刪掉了呢
原來你是到處貼文洗版帶風向嗎?
虧我還這麼認真回應你耶…
一個把回應刪除的同學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