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希望/救贖「86不存在的戰區」動畫&小說#兩者差別#2

9月11日 20:27 (已編輯)
分析&黑暗/絕望「86不存在的戰區」動畫&小說#兩者差別#1 - Dcard
從3月看完了延期的22-23集的結局,這三天我把沒看完的小說2/3集給結束掉,這篇也跟第一篇如同我會將小說&動畫中「重點」做接續比較的對比。 本篇文的內容 我希望是撤底食用完動畫10到23話再來看會較好。 那 我 們 就 開 始 吧
imgur
第十話 原作短篇&原創菲多的記憶 順序:可蕾娜的真心話➝賽歐跟戴亞的偷窺➝ 凱耶說出喜歡的花➝戴亞偷窺著安淇➝戴亞說出 要主動的話➝兩人分別➝安淇很難過➝最後的記憶是活到快死人的走馬燈➝技師最後的道別。
imgur
第十一 話 軍團襲擊的過程&蕾娜抵達先鋒戰隊的住所 這段是一群人 因為可蕾娜沒去上過學,安淇就開始點大家的名字
imgur
蕾娜發現了先鋒部隊所有人的合照
imgur
第十二話 蕾娜壓制中將 叔父大人的高光時刻
imgur
未獲許可使用迎擊炮。 將原本不在補給清單中的彈頭及裝備發放給麾下的戰隊使用,還越權直接指揮其他戰隊——同樣的話是要我提醒你幾次? 不要為了區區的八六【豬】如此勞心費力。你知道運輸部和裝備部發來了多少封投訴嗎?」 只要您願意發下許可,這些問題自然就不再是問題了,中校。 關于那些投訴,無論是前述的質疑或是您後半段那些廢話,都是一廂情願的偏見,對此我不予置評。」 中校因酒精中毒而混濁無神的單眼底下 微微泛起皺紋。
imgur
「會逞口舌功夫就了不起嗎,小丫頭?你一個小小的上尉,要知道分寸。」 蕾娜露出一抹淡淡的冷笑。 這個人簡直不打自招,擺明了只敢拿彼此的階級做文章,卻沒膽對她做出任何實質處分。 如今的蕾娜,是東部戰線中「軍團」擊墜率首屈一指的戰隊的指揮官。部下的戰績自然就是上官的功勞,對于這位只是因為正規軍人在戰爭初期大量陣亡而遞補上位,卻不滿足于中校地位,想要更加飛黃騰達的男人來說,她儼然就是一個打不得殺不得的「會下金蛋的母雞」。 ——————第十二話中間劇情插敘 正式進入聯邦的故事
imgur
小說這邊為中間劇情,開頭是插敘法(進入聯邦的戰鬥)再進入到聯邦後,86人權與不平等對待都是被臨時大總統「恩斯特」給恢復到一般老百姓 第十三 話 被迫退伍的生活&配角尤金的出現
imgur
尤金,這個角色我是覺得動畫組真的很盡力要把他詮釋出來,他與辛的認識是在軍校中的考試兩人同為搭檔 ———辛搞壞一台破壞之仗, 尤金成了受害者 不過啊,平常這家伙雖然冷漠到讓人懷疑他的血是什麼顏色,可是總會在意想不到的時候突然亂來啊。你知道辛的零分傳說嗎?」 「哦——不妨說來聽聽?」 「他在戰技訓練的模擬戰中,讓『破壞之杖』跳了起來,結果因為危險操縱,直接被評為不及格了。」 那是四個月前,在特士校歷時三個月基礎課程的尾聲所發生的事情。 雖然光論操縱技術的確令人嘆為觀止,但是讓一架重量超過五十噸的「破壞之杖」進行跳躍機動動作,不但會損害機體,也可能使機內的兵員負傷。事實上,當時擔任炮手的尤金的後腦勺就猛力撞上了本為保護之用的頭枕,親身體驗到什麼叫「眼珠子都快掉下來」的感覺。 ——————動畫劇情中刪減尤金死亡著過程處置 辛嘆了口氣。 「腹部以下都沒了。」 從辛那身鐵灰色的駕駛服像在血海泡過的慘狀就知道,絕不只是被大卸八塊那麼簡單。 這家伙……人還真是不錯啊,不像表面上那樣冷漠呢。心里雖然明白,尤金還是忍不住露出苦笑。 對方明知道把自己救出來也無濟于事,還是弄髒了那身軍服。不僅如此,由于自己完全感覺不到疼痛,很明顯就是對方幫自己打了嗎啡。把珍貴的止痛藥,就這樣用在毫無生還希望的士兵身上。 不過,還是很感謝他把自己拖出機外。 畢竟留在封閉的駕駛艙中,被自己的血液和內髒溺死的死法,實在太糟了。 「辛……我有個最後的請求……」 「什麼?」 「可以把那個鏈墜……放到我手上嗎……就在工具箱里……」 大概是不想讓血弄髒,只見辛脫下手套取出鏈墜,稍微思考了一下後,從尤金的駕駛服領口放進衣服里面。金屬冰冷的異物感,在體溫的傳導之下隨即消失無蹤。 宛如不祥的烏鴉一般,辛無聲地站了起來,從右腿的槍套中拔出手槍。 拉動滑套,將第一顆子彈上膛。這是一把比聯邦軍配給破壞之杖乘員的手槍更大型的九毫米自動手槍。也是對「軍團」裝甲毫無用武之地的最後武器。 要是叫自己做出同樣的舉動,肯定會雙手發抖,什麼也做不成吧。但此時對準自己的槍口與眼神,卻沒有絲毫動搖。 因為知道這並不是對方冷漠無情的緣故,所以尤金擠盡最後的力氣露出笑容。一定要回報他的恩情。至少這點小事要做到。 「抱歉……謝謝你了。」 第十五話 齊利諾贊&軍團大規模作戰
imgur
聯邦偵測到不久的未來會有大規模的軍團襲擊 正在積極備戰中,不過辛以聲音偵測到的規模比聯邦預估的還要龐大,雖然姑且上報過,但因為規模與預測相差太多,所以沒什麼相信86等人回報,聯邦研發新女武神,給出只比共和國的款式強上一點的評價。 ——————評價女武神&破壞神的差別 「你覺得『女武神』如何,少尉?還中意嗎?——和你們那個鋁制棺材相比的話。」 葛蕾蒂忽然轉頭看著辛,露出玩味的笑容。 「那時候,其實我也在那座收容你們的基地中。但由于防諜和防疫等等顧慮,沒機會和你們直接談話……不過,你的搭檔還放在我的研究室里喔。要去探望一下嗎?」 「……不用了。」 「關于『破壞神』——」 葛蕾蒂微微皺眉︰ 「是『女武神』。」 「『破壞神』」 「就說是『女武神』了。」 「『破壞神』。」 「……算了,你說吧。」 「是比共和國的『破壞神』稍微高級一點的鋁制棺材。」 葛蕾娜整整沉默了十幾秒。 從臉上的表情,看得出她很受傷。 「……真的嗎?」 「咦?她該不會不知道吧?」 「簡單來說,那玩意兒就是個駕駛員殺手嘛。」 ——————齊利變成軍團的原因 「……羅森菲爾特的防衛戰也十分激烈。因為聯邦軍認為只要抓住余就能制止『軍團』。」 「在一場場戰斗中——齊利亞漸漸失去理智。」 革命讓他失去了家人,生養自己的故鄉也淪入敵人手中。一起並肩作戰的近衛兵們接二連三壯烈成仁——恐怕,齊利亞失去太多了吧。 一心只為守護芙蕾德利嘉,然而他的表現卻像是在渴求戰斗一樣。站在因踩爛聯邦士兵而弄得渾身是血的機甲旁邊,若無其事地朝著芙蕾德利嘉露出笑容的模樣,她已見過不知多少次。 沒多久,城塞被攻陷了,聯邦軍也撤回駐扎地。那位剛滿十六的少年,為了救回自己的主君,突破重重阻礙,不知斬殺多少敵人,最後看見的卻是一件因為逮住芙蕾德利嘉的士兵受了傷,導致上頭沾上血跡的女帝的披風。 芙蕾德利嘉的力量沒辦法看到,那時的齊利亞究竟有何感想。 只不過,那時有一架回收輸送型正好在附近徘回,試圖從戰場當中,尋找一切能夠用于戰斗的資源。 不同于共和國的「清道夫」,回收尸體不在回收輸送型的禁令之中。 而它們也已經學習到,人類的腦部構造,對于中樞處理裝置十分有用。 眼見那條鋼鐵大百足蟲,為回收高價值「戰利品」步步逼近……佇立于原地的齊利亞並沒有逃走 第十六話 軍團的大規模攻擊&伴隨著蕾娜最後的抉擇
imgur
動畫這邊除了女武神外完全都是被壓著打
imgur
重看一次才發現A-1的畫面流暢真的是鬼到可怕
imgur
齊利的大鋼砲來襲
imgur
第十七話 就算可以選擇自己的人生&也是背負大家的使命
imgur
「我們能夠貫徹這點都是因為有你在啊 送葬者。」 「我們的死神。」
imgur
辛:「我總是被留下來的那一個。」 蕾娜:「我不會讓你死的。」 互答:「那我希望妳能活得比我們更長久。」 蕾娜:「不要留下我」 蕾娜:「我不會忘記的」 辛:「那是我們的期望才是」辛:「再見。」
imgur
——————第十七話片尾 蕾娜設好最後防線/最終共和國滅亡
imgur
「——你這是在做什麼,芙拉蒂蕾娜‧米利杰上尉?」 那人同時抓住了蕾娜的手臂,她吃了一驚,回過頭來。 「卡爾修達爾準將……!」 她把被抓住的手臂一甩,正眼瞪向比自己足足高一個頭的人。 這里是分水嶺——是共和國……是八六們與蕾娜能否存活的生死關鍵。 她才不會讓這種迷迷糊糊沉浸在半吊子絕望里的渺小男人妨礙自己。 「我要清除地雷區,並開放鐵幕……我將呼叫前線各戰隊進入鐵幕之內,集中戰力迎擊『軍團』。這麼一來,還有一線生機……」 「算了吧,與其把八六叫進來,不如就這樣被『軍團』滅了,對共和國民來說還比較好。」 「都什麼時候了,您還——……!」 「八六不可能為了共和國而戰。」 「他們遭受共和國迫害、遺棄、虐殺。事到如今就算哀求他們保護我們,八六也沒有義務跟理由接受……充其量只會嘲笑我們活該吧。」 「他們是沒有義務,但要理由的話有。我們還坐擁他們所沒有的發電機與自動工廠。為了活下去並抗戰到底,他們會需要這些。在戰場上存活至今的他們,想必明白這點。」 「那就隨你便吧。」 他就這樣轉過身去,步向走廊的反方向。寬闊的背上,用背帶背著的突擊步槍沉重地晃了晃。那是共和國制式的七‧六二毫米口徑。經過精心保養,但型號是舊了一款的,只有單發及三發點放的規格。 「作夢是孩子的特權,米利杰上尉。而在孩子從夢中轉醒過來,見識到殘酷無情的現實,遭受慘痛打擊之前守護好這場夢……則是大人的職責。」 「你就盡管被現實擊垮吧,蕾娜。看著你所期望的甜美夢想,在面對現實時慢慢毀壞吧。」 第二十一話 辛與閃蝶最終戰&告別中的哥哥們
imgur
——————辛對付閃蝶的小撇步 這架電磁加速炮型是她的騎士,比起自己,芙蕾德利嘉能更早察覺它的攻擊征兆。目前相對距離約莫七,對付擊發後不用一秒就能著彈的電磁加速炮 芙蕾德利嘉在這場戰斗中會成為可貴的優勢。
imgur
imgur
——————作戰中途一位不知名的人聲,進行同步連接 『——呼叫要塞壁壘上的全體「破壞神」!』 雖說是以同種理論為基礎,但這些同步裝置畢竟是以不同技術打造而成,本來理應清晰的聲音,仿佛帶有雜音般斷斷續續,所以…… 『方位一二,距離八,彈種反裝甲榴彈!——射擊!』 『繼續射擊,遭受反擊時自行判斷何時撤退!——軍籍不明機體!』 這聲呼喚雖然極其曖昧且一廂情願,但不知為何,辛知道那是在叫「送葬者」。 『你應該在嘗試接近敵機吧?我來阻止它的動作,你趁機攻擊!』 ——————諾贊家族的特徵 「不惜自己的生命,也想跟著別人走」 「破壞神」張開四腳,齊步啟動四挺破甲釘槍。打出的釘槍陷入電磁加速炮型的裝甲內,辛整個人暴露在激烈震動中,就連習慣了高機動戰斗的他都得咬緊牙關。但以此作為代價,辛固定住了「破壞神」的機體,安定了槍線。 與此同時,電磁加速炮型扭轉身軀,好似挑戰天界的惡獸,炮口猛地揚起,指向正上方。 至今最大的,接近失控邊緣的電流流進電磁加速炮內。演奏出撕裂空氣的沖擊聲,閃電竄過炮身。 辛明白了對手的企圖,瞪大雙眼。 難道它想…… 同歸于盡——……! 剎那間,心中涌起的——不知為何,既不是恐懼也不是悔恨,而是深不見底的安心。 這下子…… 就結束了吧。 第二十二話 亡者的答謝之意&與想見的人重逢
imgur
——————————少女是這樣說著 「有人對我說,希望我不要忘了他們。」 「我想追上活出生命意義的他們。」 「這次,我一定要跟他們一起戰鬥下去。」 「我是舊共和國防衛部隊指揮官。」 「芙拉蒂蕾娜・米利傑上尉。」 「我絕對不會逃離這場戰爭。」
imgur
聽到錄音的3人反應
imgur
最終話 先鋒戰隊的旅途告一段落&與部下的重逢之時
imgur
遲了快一個世紀,終於見到的兩人
imgur
手上獲得不是你們的樣貌 而是你們最後離開跟我傳達的話
imgur
『要是你真的特地跑來找到了這些東西,就證明你是個真正的笨蛋。』 萊登·修迦——— 『我幫你把名字標好了。否則你看了照片,一定又會哭著說認不出誰是誰吧。』 賽歐特·利迦————————— 『貓就給你照顧了。反正裝好人也不差這點小事嘛。』 可蕾娜·庫克米拉——————— 『我們還沒替它取名喔。就麻煩少校給它一個可愛的名字吧。』 安琪·艾瑪————————— 『要是有一天,你來到了我們抵達的場所,可否為我們送上一束花呢?』 辛耶·諾贊————————— 「今後,我也會跟你們一起戰鬥。」
imgur
看著戀愛中的兩人相遇的吃瓜父親與夥伴
imgur
imgur
但是.....這是不是有ㄧ點點怪怪的呢
imgur
—————————完
愛心
66
留言 11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