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大學
雖然我只是個旁觀者,但我真的不太能接受 因為他很可憐 所以我們要再給他們一次機會 這種話,這種事不管什麼樣本來就不應該發生,貧窮不是一種拿來包裝做了壞事後的藉口 法理情 法理情 不是情理法 以弱勢助學來舉例,弱勢需要幫忙大家都很願意幫忙,但弱勢不是藉口,你不能拿你是弱勢來合理化自己所做的任何錯誤,彷佛你是弱勢 很可憐 所以我們大家都要可憐你 包容你 而原諒與否 是否要再給予他們機會 我是覺得這要給樓主自己來決定,如果樓主都同意了 那我們也沒有豈不給他們一次機會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