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政治大學
我是覺得這有什麼好出來公審的(不是說原po) 每個球員有自己調適的方式 工作歸工作生活歸生活 還是要規定他們輸球之後要在家哭一個禮拜才能出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