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 美夢

7月26日 00:29
假如你是那個人,我是否就能心安理得的將自己妥妥的放在你的身邊。 ———————————————————————————————————————————— 今天說說九我自己(? 我的伴侶是個香草,對就是香草,那個香草。 在那場演講遇到D之前,我和他已經交往了2年。 交往之前我以為他可能會對字母圈有所興趣,畢竟在那曖昧的對話裡我透露了不少我的愛好⋯⋯而他依然朝我走來並伸手。 然而,2年的努力證明了,這個男人是不會喜歡或者為了我踏進字母圈的,他大概就是那種”這是一種藝術,我去觀看我亦不反對,但絕不參與及評論的人”。 兩年來,我想想⋯ 我曾經請求他用皮帶抽我的屁股(雖然每一下都打在不同地方,還打到大腿根部QQ,但我還是告訴他我很開心。) 我曾經請求他打我巴掌(這次很準的沒打到不該打的地方,但他的眼神卻告訴我他在勉強自己⋯) 我曾經請求他綁起我的雙手(我們一起上網查了大概要怎麼簡單的綁起,最後我的右手麻到不行,我還是很開心。可是卻再也沒有下次。) 畢竟我也是個沒有過任何經驗的人,只空有幻想,所以我想可能是我沒告訴好他,他在做這些時我有多喜歡多開心。所以我爬了好多文章,試著教他怎麼樣打對的地方,怎麼樣不會手麻,也告訴了他我有多麼渴望他的掌控。 時至今日,我們交往的第三年,我依舊嘗試的告訴他,“這是我需要且想要的,當你掌控我的一切時,我是快樂的,連疼痛都令我愉悅”。 可惜,他還是不喜歡我說的這些。 一次次的前進,一次次的失敗,沒有任何鼓勵,或前進的徵兆,就像在雪地裡我一個人推著一輛裝滿貨物的雪橇車。 所以,我可能有些些累了,我想他可能也累了。畢竟,是我一直在一廂情願,一直努力的想要和他一起做這些我認為雙方都快樂的事。 除了在這方面之外,我們的生活充滿了歡笑和回憶, 我不喜歡洗碗,總是他去洗的; 我不喜歡晾衣服,總是他去晾的; 我因為腰傷,每晚他都會幫我按摩舒緩腰部疼痛的肌肉⋯ 還有好多好多⋯ 他是根木頭,不懂的浪漫,不懂的體貼,但卻會用他的行動告訴妳他愛你。 我也愛他,只是有時會想,為什麼你不是那個人呢? 我筆下的D多少有些重疊了他的影子—我的愛人。 這些都是我的幻想, 現實裡的D與我只有一面之緣,可能連“好”朋友也稱不上。畢竟D在現實生活裡非常忙的,並不像我有很多的閒暇時間。 我筆下的D僅僅只是一個我的美夢, 讓我在疼痛中綻放,讓我在呼吸間墜落,再好好的被承接著。 這樣的美夢,我連做夢都在笑著。 防備起來,他人靠近時齜牙咧嘴,撒嬌起來,總圍繞著你笑著,信任起你,將最柔軟敏感的尾巴任由你觸摸。 九,是狐狸。 獻給做著美夢的自己, 總有一天會清醒的九。 ———————————————————————————————————————————— 今日,沒有後記。 嗯哼,「閱」。
圖來自某個手機桌布APP
17
回應 4
文章資訊
6 篇文章58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6 則貼文
共 4 則留言
這個嘛……感覺真的就差了一點 就是對的人了 真可惜 不過這種事情勉強不來
九是狐狸 在等待馴養她的小王子 妳發現真正的小王子了嗎?
B1 是啊,勉強不來。 所以我可能漸漸放下對他的執著。或許也可以朝著開放式的關係前進,我想。 B2 故事裡的小王子是童話,就像我寫下的D也是場夢。 事實是,發現了,卻也不該往前再多走一步。
B3 也許妳認為的小王子 不是真正的小王子? 也許狐狸小九要抬起頭 觀察四周 是不是有東華帝君這個大王子 才是真正適合馴養妳的人 之後才能繼續演三生三世枕上書 小九 妳説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