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 麻將

7月26日 04:23
炎熱的夏日晚上,我跟C躲在舒適涼爽的冷氣房裡。 C坐在地上,把他珍藏的麻將組合拿出來,仔細地將根本不存在的灰塵擦拭乾淨。 突然,「你覺得可以塞幾顆?」 「蛤?」我躺在床上,眼神移不開手裡抓著的小說:「你在說啥?那個盒子不是只能裝一組麻將嗎?」 C站起身,掀開我鬆垮的睡衣下擺,把一顆深藍色的麻將放在我的肚皮上輕輕按著。 「唉唷不要鬧!」我不耐的把他手撥開。小說正精彩呢。 C倒也不惱,就這麼在床邊側坐了下來:「膽子肥了?敢推開我了。」 「我現在又沒跪著。」 「那去跪好。」 我反射性回答:「不要!你休想!我要看完這本!」 他瞥了一眼我只翻了三分之一的書:「《龍紋身的女孩》你都看幾次了?」 然後他又把那顆藍色麻將重新放到我肚皮。 「所以你猜,可以塞幾顆進去?」 被他這麼一鬧,我勉強移開目光看了一下他的麻將,突然好像意識到他在問什麼。一股暖流從深處炸開,一下子漫到下身。 我憋著一口氣,感覺臉頰有點熱,從唇縫擠出一句。 「你、沒皮沒臉!」然後趕緊用厚厚的小說擋住臉。 C呵的笑了一聲,輕鬆把我手中的書抽起,還自以為貼心的拿一旁的花草書籤夾好後放到一旁,「有反應了?」 「誰跟你有反應!」 「沒反應?那不玩囉?」C用食指跟中指夾著那顆麻將,在我眼前晃啊晃的。 我惡狠狠地瞪著C,內心在承認自己反應的羞愧與拒絕之後玩不到的失落這兩個心情之間考慮,最後我決定佯裝沒事把書拿回來看。 手剛伸出去就被C牢牢扣住手腕,隨後他身子壓了下來,咬住我的唇瓣逼迫我張嘴。 凌亂的呼吸被封住了,我漸漸變得喘不過氣,想推開C,雙手卻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壓在了一旁,C手中麻將冰涼的觸感喀的我生疼,想抗議,嘴巴又只能咿咿嗚嗚的呻吟。 直到意識快要變的完全空白C才放開,我猛然驚醒,大口的喘息起來。 「哈……嗚……壞人!」 C也微微喘著氣,但他在上我在下,涼涼的問了句:「壞人?」 「對!你!」 「上次你叫我壞人,還記得發生什麼事情嗎?」 我抖了一下,「記得……」 「咬著。」C把那顆麻將遞到我嘴邊。 我瞇眼看著那個漂亮的深藍色,想著如何開脫。 「那、那個要消毒……」 結果C好像早就發現我的企圖了,「你以為我剛剛在那邊擦假的?早就噴完酒精了,快點,銜著。」 「你是預謀的!變態!」 C惡狠狠瞪我一眼:「三。」 我閉上眼睛,張嘴輕輕咬住。好吧!咬就咬,這也沒什麼……但麻將的口感也太差了,好硬! 「對,好棒」他輕輕摸著我的頭髮,在我耳邊低吟:「就像小寵物一樣,乖乖咬著主人給的玩具,真可愛。」 一點都不可愛!好丟臉! C的手摸進睡衣,抓了一下,再用力捏了一下乳首:「去跪好吧,小寵物。」 我迷迷茫茫的咬著那顆麻將,聽話的乖乖爬到床邊跪好。 C也來到床邊,坐下,一隻腳的腳掌放在我大腿上踩了踩揉了揉,像在對待地毯一樣。 我感覺下面變得更濕潤了。 「嗯好~小寵物剛剛罵了我幾次?」 「!!嗚啊有啊一?」(我哪有罵你?) 「……壞人?變態?」C把我的睡衣整個掀起,要我自己用雙手抓著,隨後用力彈了好幾次乳尖:「看來我的小寵物、記性不大好?」 「移由……」(沒有……) 「所以是我耳朵有問題?聽錯了?」C抓住乳頭用力往下一扯,我痛得弓起身體,然後毫不意外聽到C的訓斥,「跪好,誰叫你彎腰了?挺直。」 「嗚……」嘴裡的立方體限制了我的吞嚥,重新起身的同時,來不及嚥下的口水漫逸到嘴邊,居然一點點流了出來。 好、好丟臉! C也看到了,他大發慈悲的幫我把嘴裡的麻將取出,隨後插進了三隻手指在嘴裡肆意攪動著。 「嗚……」 「真可憐呢?沒有主人允許連吞口水都不行。」 他抽出手指,惡意的把上面的唾液盡數抹在我的臉頰上。 「好啦,雖然你得接受懲罰,但我也不是那麼惡劣的人,玩個遊戲來抵銷吧~」 屁你最好不惡劣,你不惡劣全世界都是大善人。但我沒膽說。 C站起身來,我以為他又要做什麼壞事因此抖了一下,結果他只是把那顆麻將拿去放在房間一個角落,接著走回來踢了踢我。 「來,乖,去咬回來,小笨狗。」 好好好我認命總行了吧,我爬!我爬!誰叫我是sub! 正要放下衣服,被C叫停了。他拿了剛剛從衣櫃道具箱翻出的乳夾,夾了上來:「夾著去,掉下來你就死定了。」 我渾身抖個不停,最討厭乳夾了,痛死,連著鈴鐺的乳夾隨著我爬一步就晃一下,發出清脆的聲音,也不斷提醒著自己現在是某人所有物的事實。 好不容易爬到目的地,我俯身咬住那個討人厭的方塊,想不到乳夾與地面一磨蹭,其中一個就這麼掉了下來。 乾!我心裡迸出一聲髒話,慌張地轉頭看向C,他悠悠哉哉地坐在床上,一臉不意外:「我本來不想罰你的,你自找的,爬回來。」 顫巍巍地爬了過去,將嘴裡的麻將吐到他手上,C摸了摸我的頭,幫我把剩下的乳夾也摘了。 「很棒,跪好吧。嗯~既然是處罰,可不能太舒服,高跪腿打開。」 微微喘氣,照著指令做了。 「來,」C又拿來幾顆麻將,「自己塞進去吧。」 驚恐地抬頭看向他,他挑眉:「剛剛我問你都沒回我,只好靠你自己身體驗證啦?」 「還是說,你還不夠濕……應該不會吧?」C的腳隔著內褲戳弄,猛地用力一勾。 「啊!嗯姆......」 隔著內褲都能感受到的濕氣是騙不了人的吧,我心裡默默地想著,明明C沒做什麼愛撫,但下面大概已經氾濫成災。 「你看,很濕了呢?」 「塞吧,我看著你塞,畢竟你最喜歡被人看著你這副欠玩的模樣了。」 「QAQ啊嗚……可是他很冰……」 「?但你的騷穴應該很空虛吧?是不是很想有東西塞進去?」 我低下頭抿著唇,逃避開C的目光,撥開內褲,拿了一顆麻將揉著腫脹的花瓣,擠開,放入。麻將只在洞口卡了一下,隨後便被汁水充分浸潤,輕鬆的滑入。 「啊、好舒服……」 明明是聲音極低的喂嘆,依然被抓住了把柄。 「怎麼這麼淫蕩啊?放個麻將進去都能爽?」語畢又遞了一顆過來,「繼續,塞。」 「不行、裡面已經很脹了……」 C故意疑惑的看了麻將一眼,又把那顆麻將放到他下身處比了比,「大小差很多呢?我的都能整根吞下,區區幾顆麻將難不倒你吧?繼續。」 「嗚姆姆……」 第二個麻將入體之後,我感覺全身痠軟的不行了,稍微一動,兩個異物互相摩擦弄出讓人戰慄的觸感,麻將又是方形的,那股異物感更明顯了。 我在喬動位置時,C的嘴也沒閒著:「上次B跟T來的時候我們有打麻將你記得嗎?」 「啊、啊嗚?」 「那時候他們手上捏著的麻將,現在被你吃了呢?不知道他們看到你這副樣子做何感想呢?」 「平常看起來小小隻的就是個可愛妹妹,但在床上就只能被我欺負的塞麻將進去騷穴,那個麻將B跟T都摸過呢,對吧?」 「……別、別說了啦……」 「不想聽啊?」C捏住我的臉頰,擠壓搓揉:「那繼續塞吧。」 「兩顆、兩顆是極限了、真的QAQ」 「嗯?」他俯下身將手指插入,肆意攪動著裡面的麻將方塊引來問呻吟不斷,直到確定我真的沒辦法再塞了之後,失望的嘖了聲。「還以為,玩了這麼多次應該可以更多了。」 「好啦,靠過來舔吧,不准用手。」 「好……」 我小心翼翼地用舌頭撥開早就撐得高高的內褲,嘴唇溫柔包住頭部,意料之中聽到C舒服的嘆息,心裡湧起巨大成就感的同時,C用力把肉棒塞進我的嘴裡,然後扯住頭髮開始進行活塞運動。 「咬到你今晚就睡地上,明天早上當我的地毯被踩,把我腳舔乾淨才可以起來。」 明明喘息著,但還是不忘威脅我的C這麼說著。 啊……說實在的這個動作真的不舒服,但是可以服侍C、讓C開心的使用自己,居然也能讓人擁有快感。 一下一下的,C的力道越來越大,他總會故意在撞到喉嚨時磨一下,看到我不適的蹙眉時,肉棒會顫抖一下。討厭的壞人! 「一手去隔著內褲揉,一手玩你的奶。」 「老規矩,比我先高潮就完了。」 「手不要停啊?連被幹嘴巴都會爽是不是?」 嘴裡的肉棒、被自己的手肆虐的身體、體內互相推擠的麻將、還有C灼熱的視線與喘氣聲,一下一下的……我大概知道自己快要到極限了,要忍住那個快要傾洩而出的高潮感,手卻不能停,一停下就會被C毫不留情的用力拍打。 終於,C雙手抓住我的後腦杓,抵住喉嚨眼,那些情慾的液體被送進了身體。 「好了,我準你高潮。小賤貨。」我聽到他略帶沙啞的同意聲。 如同制約一般,聽到他的允許,儘管嘴裡的肉棒還在抽搐著,我悶悶地哀嚎了一聲,身體崩直,就著跪姿到達情慾的頂端。 「嘴巴塞著我的肉棒,下面塞著麻將高潮了呢?真是可愛。」C摸著我的頭,笑著說道。 我吐出那東西,喘了好大一口氣之後直接癱在他膝蓋上。 「不要再說了啦……」 – 事後我被清洗完畢倒在床上,C拿著還沒洗好的一顆麻將走過來。 「欸你看如果不洗乾淨,你下面這些液體就會留在這個溝欸好色喔。」 「……你閉嘴!滾去洗乾淨啦!」 律.
47
回應 9
文章資訊
6 篇文章143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6 則貼文
共 9 則留言
麻將原來是這樣子用的啊(。・//ε//・。) 天啊好喜歡這個對話~超滿足sub的💛
逢甲大學
天啊好喜歡❤️
淡江大學
羞愧與失落的抉擇XD 喵🐾
B1 居然是最喜歡被扁的辛巴! 雖然C真的很懶(連手銬都懶的拿那種極致懶) 但他嘴巴功夫滿厲害的,每次精神層面都會被撫慰到(*´∀`)。*゚ B2 謝謝尼的喜歡(ㆁωㆁ)! B3 欸對我後來回憶起來我應該是決定不要玩啊,結果還是被強迫玩了一輪!機車C!
文筆好好唷! 看得好害羞⁄(⁄ ⁄ ⁄ω⁄ ⁄ ⁄)⁄ 麻將塞進去感覺超級可怕😱
B5 其實那個狀態下是不會覺得害怕啦,事後想想覺得怕而已,尼跟小雞姐姐要試試看嘛!
我的老天 太讚了 前面好有我自己的即視感🤣平常都對K很不耐煩 一跪下就變乖🤣🤣🤣 有麻將就給讚 不過我真的不敢塞沒有線的東西進去哈哈哈我怕我擠不粗乃🥺
B7 我有時候就算跪了也、也不耐煩(欸) 可能是因為我有在使用月亮杯,對這種有的沒的接受度比較高XD但麻將真的很過份!
很棒哦 日常互動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