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蝶與蝶(八)

7月28日 19:35
NIER OST - Shadowlord
我覺得這章很色,應該有點實用。 --- Chapter8   張以蝶並不只是調戲學弟而已。   雖然整個人都已經快要和連子霆黏在一塊,但她並沒有忘記自己身為嚮導的任務。吃了幾個巴掌心滿意足之後,她便開始認真地告訴他「新手村」的特殊案例。   遇上常駐的NPC?恭喜你,他們或許是因為膝蓋中了一箭才退隱定居於此,不過對於各種項目的熟悉卻完全是信手捻來──儘管情感方面的交流有些缺失,但透過這樣的互動了解這個世界同時也存在名為「實踐」的各取所需其實也沒什麼不好。   遇上笨拙的搭訕雖然無可奈何但總歸不是最糟糕的情況。   ──但遇上帶有惡意的搭訕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   飛各日是特殊的──或者準確地說,當你踏入BDSM圈子之後,第一個接觸到的「世界」都是最特殊的起點,無論是線下的實體活動,或是線上的網路論壇都是如此。   講座型的活動或許是唯一的例外,那裡是充滿愛與和平的溫馨茶話會。   但無論如何,當你踏出「那一步」的時候,就代表你已經有了展露自我的覺悟。儘管性癖是人生當中再普通不過的一件事,但BDSM天生就會被所謂的「大眾」視為小圈圈裡的文化,於是圈子裡的人往往會更加渴望被理解──他們也相信、希望自己是可以被理解的。   就如同那句荒謬的「我插過你屁眼,我們一輩子是朋友了」差不多的道理,即使是現代,性癖對很多人來說仍舊是隱密的私密的──你沒辦法解釋那些奇淫技巧般的玩具設計,沒辦法解釋為什麼會有觸感那麼好然後又那麼長的麻煩、沒辦法解釋全身覆蓋的膠衣、沒辦法解釋自己為什麼會想要被打,又或者為什麼透過打人會得到興奮。   於是在這個安心露出肚子的環境下,人們都會變得更加感性──同時,也更加易碎。   那麼,怎樣的人會在這個環境得利呢?   ──當然是那些把新手村當作獵場的渣滓們。   新手村指的不只是與會的人員,輕鬆可以前往的門檻當然也是其中一環。但也因為如此,這裡龍蛇混雜的程度遠超其餘需要審核名單的活動。即使名氣臭掉又如何呢?下次換個造型換件衣服,避開那些熟面孔就好了──反正流的是少年少女的血和淚,傷的是他們的心,那些獵手們根本不會在乎。   「有小妹妹曾經在這裡被迫幫人用手……你應該可以猜想得到這個狀況。那些人會強調自己是S、是Dom,他們會運用話術讓對方相信自己必須『這樣做』才能夠融入環境。」   「有那種肆無忌憚不經問詢觀看別人玩樂,甚至未經同意就把手伸出去亂摸亂碰的也屢見不鮮。」   「喝到爛醉直接被帶走的當然也有。」   「我現在告訴你這些,是要提醒你這裡雖然有很好很好的、像是桃董大酒家那幾個妹妹們一樣的人,但你仍舊必須對其他人抱持警惕……尤其你觀察力敏銳,如果注意到那些渾身醉意酒氣、被人扶著走、拉拉扯扯的對象……雖然可能有些多事,但我希望你至少能夠上前打個招呼,讓別人注意到這種特殊情況。」   「──畢竟這裡可是西門町,你走出去五分鐘內就有一堆房間可以開。」   連子霆記憶力很好,他沒有忘記張以蝶的教誨。   而他正在驗證所學。   會有奇怪的人盯上你……沒錯,學姐就是這樣纏上來的。   要注意渾身酒氣的人……這也是對的,林桐那時候真的醉了。   會直接被拉去開房……為什麼,這題自己也必須打勾呢?   據說那位會算盡所有變數之後選出正確的選項,但怎麼看今天自己的表現都非常符合角色行動邏輯啊?難道看到同校的女孩子被有點猥褻的路人欺負的時候正確選項是逃跑?為什麼把人趕離之後,林桐會那麼強硬地要我負責呢?負責就算了,為什麼負責的方式是把自己帶來旅館呢?   他不是沒有想過聯絡張以蝶,也不是沒有想過把林桐丟在那裡。   但他不敢。   當林桐凶狠地朝他看的那瞬間,雖然不清楚原因,但他知道這個同期很明顯抱著強烈的自毀決心。   隨便一個人都好──或者說,正是隨便挑選的對象才好。   連子霆只能把自己的理智思考模式暫時關閉,先順著她的意走──然後,他就被打包帶走了。   當他再一次檢討起今天所有的選項、並對推演出的未來感到哀傷之時,浴室的門打開了。   林桐半裸著──附帶一提,由於對方的威脅,連子霆此時同樣也是半裸著:連子霆上半身穿著衣服、而林桐光著下半身往他這裡走來。   或許是計算過的,又或許只是剛好,她今天穿的洋裝恰好是上下兩件式,吊帶裙配上襯衫那種。下半身的裙子拆開之後雖然喪失了一些整體感,但襯衫那邪惡的長度讓連子霆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往裸露的大腿看去。   連子霆不太懂蘿莉塔──但他並不是對審美一無所知的人。   林桐無疑是漂亮的,而林桐的身材同樣也是。   她其實沒有比張以蝶矮上多少,只是臉天生比較稚嫩圓潤,是那種「看起來不太高」的臉型。再加上平常打扮穿搭的風格還有諸多配件,比例得宜的身材曲線全都藏在洋裝裡面。   尤其是她的腰臀線,高瘦的身材卻有著肥嫩的臀瓣,那滿溢而出的豐美完全打中連子霆全身上下最堅硬的那一塊──在看到林桐出浴的瞬間他就艱難地閉上了雙眼,但此刻他卻無比痛恨自己的瞬間記憶能力、痛恨學姐的挑逗、痛恨自己即使閉上眼睛仍舊能夠聞到林桐的體香。   ──而那個香氣距離他越來越近。   他不知道林桐是否壓抑著顫抖往他這走來,他也不知道林桐今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但那點點幽香就像是在催促著他的肉體,讓他幾乎快要徹底失去理智。   肌膚與肌膚觸碰的瞬間,兩個人都顫抖了一下。   但那具溫軟的肉體卻幾乎沒有一絲躊躇,義無反顧地騎了上來。   連子霆終於睜開了眼,和坐在自己小腹上的林桐對視。   即使現在混雜了一些害羞和恐懼、即使林桐的身體不停想要逃離,但他依舊從她的眼神中讀出了充滿暴虐的毀滅慾望。   他好幾次微微張嘴試圖勸說對方冷靜,但慾望與理性在大腦裡的衝突卻從未停止。他能夠輕易地推開林桐,但他相信對方的死亡威脅絕對是認真且真摯的──就像是活了十八年只為了迎接這個結局一樣。   在這樣的極端狀況下,所有的情緒都會被拉到最滿──包括性慾。   林桐知道自己光溜溜的陰部手感極好,也知道自己發情之後的出水量極為可觀;她下意識地磨蹭起連子霆那因為年少而微微堅硬的腹肌,而她的臀部也就這樣一次又一次地觸碰到他腫脹到快要滿溢而出的勃起。   「是後面唷……是你的話,能理解吧?」   ──那個人的變態性癖,他當然能理解。   林桐輕輕低語著,像是要解釋給連子霆聽,又像是要傳達給那個根本不在這裡、狠心拒絕她的人。   她有些害怕、有些緊張、有些遺憾與殘念,但這些情緒卻阻止不了林桐的自毀慾,也無法阻止那經過日日夜夜調教之後早已隨時做好侍奉準備的屁穴,一點一點地將連子霆那顯然過於巨大的吞沒進去。   只是一點,林桐就叫出了聲,動作也隨即一滯。   ──這是連子霆最後努力的機會。   他用力咬了自己的下嘴唇,取回一點清明。   「……a。」   林桐愣住了──但下一秒,衝上腦袋的卻是無理取鬧的怒意。   「你那個『……a』是鯊鯊對吧!這個短促的發音、這個荒謬的時機……你喜歡en那隻鯊鯊對嗎?變態蘿莉控!噁心!喜歡蘿莉的話為什麼不考慮露西婭呢?露西婭很努力很可愛啊,為什麼努力就是無法獲得認可呢……吶……吶、說話啊,噁心蘿莉控!」   那個字吐出的瞬間,連子霆也愣住了──但讓他更加錯愕的,是林桐的反應。這一串太宅以至於難以翻譯的對白別人可能無法理解,但連子霆身為烤肉界的大老,他傾刻便從林桐的假髮顏色還有髮飾釐清這部分的邏輯。   就在這一個人憤怒、而一個人領悟到這是一場宗教戰爭的瞬間──   剛才只有前端一點進入的部分,就這麼陰錯陽差地再挺進半截。   ──這已經足以讓初嘗人事的林桐崩潰。   在這時候,意志層面的抵抗已經無法改變發生的事實。   連子霆近乎本能地挺動了一下──對他來說做愛完全是個太過遙遠的名詞,但這種動作就像是印在本能深處一樣,即使沒有人現場教學,他也知道必須透過套弄與抽插才能讓兩個人一起舒服。   林桐的身體本來就敏感至極,更何況一整天情緒大起大落之後她只想要讓自己存在於這一秒──她一邊壓抑著對男體的恐懼和厭惡,一邊感受那不同於任何玩具一樣的熱度和硬度不停地攪弄著自己第一次任由男根進入的後庭……   當她意識到自己的屁穴正在被肏幹的瞬間,她高潮了。   她的身體不停顫抖著──和之前接觸男生時的顫抖方式完全不同,那是一種要被快感淹沒,全身上下都只剩下愉悅的被肢解感,不只是身體層面的快感,更多來自於心靈層面的墮落。   ──自己像個垃圾一樣隨便給人這樣肏幹,真賤。   ──第一次就被人肏屁眼,真賤。   ──第一次就用這麼快的速度被肉棒肏到高潮,真賤。   林桐沒有辦法停止自己的呻吟和愉悅,於是她在不停掙扎之中咬住連子霆的肩膀──但這樣的動作,只會讓一個剛滿十八歲不久的少年更加興奮。   連子霆失控了。   之前他還殘留一點意識、知道事不可避,但至少要讓林桐獲得一個「良好」的體驗──那口牙印卻像是在告訴他盡管用力在她身上施虐,她現在需要的只是最為純淨的歡愉。   林桐被一次又一次的衝刺不停帶上高峰,她努力地試圖用牙齒緊緊撕扯眼前的唯一,但自從連子霆全根盡沒之後她的意識跟神智卻逐漸開始飄忽不定──在又一次被輕鬆送到高潮之後,她終於按耐不住,鬆開了嘴。   「好……舒服過頭了、腦袋,徹底,變成漿糊了。桐桐好賤,處女給人幹屁穴好賤,屁穴爽到一直高潮好賤……明明、不可以這樣,但你喜歡的對嗎我知道你──又高潮了,淫蕩的屁穴又高潮了……我討厭你,我喜歡你,抱我好嗎,肏我肏得更用力更深一點──」   她興奮到無法講出像樣的語句,但這個狀態反而讓連子霆更加興奮。   他聽過這聲音。   這個,大腦內邏輯破碎的聲音。   ──這樣玩弄著猶如洋娃娃一樣的少女,恣意地品嘗少女後庭帶來的緊緻,讓對方展露出那最瘋狂也是最美麗的模樣。   林桐勉強操作著自己幾近無力的身體,將自己的手機扔給連子霆。   「拍我。」   連子霆有些錯愕,但這種雙方都在極度興奮下的情況幾乎沒有多少思考空間,他下意識地將手機鏡頭對準了林桐──   「不是……」林桐一邊嬌喘,一邊微幅搖頭,「用前鏡頭,拍我。」   連子霆照做了。   ──林桐出現在她自己的手機畫面裡頭。儘管晃來晃去、儘管連子霆沒辦法抓準前鏡頭會拍到什麼,但當她和螢幕裡自己羞紅的媚眼對上時林桐的情緒再一次突破了界限。   「桐桐……好可愛。表情為什麼這麼淫亂這麼色情,給肉棒肏幹有這麼爽嗎?桐桐是個變態,是個看著自己就會興奮的變態……臉好色,被肏的時候桐桐的表情好猙獰好醜,可是好色好淫蕩……好想看自己屁穴是怎麼被肉棒肏的,好想看自己的肉穴被你玩壞──」   像是因為同學嘴裡吐出的變態性癖而興奮,又像是終於抵達了某個極限,連子霆將手機拋在一旁,掐住林桐的脖子。   所有的淫語一切戛然而止。   他靜靜地看著林桐接近痴狂的媚態,從深處感受到的痙攣讓他知道對方再一次達到高潮,而隨著那不可受控的尿水打在自己小腹時,連子霆也終於一洩如注。   他靜靜地看著林桐接近痴狂的媚態,從深處感受到的痙攣讓他知道對方再一次達到高潮,而隨著那不可受控的尿水打在自己小腹時,連子霆也終於一洩如注。   這是他從未想像過的歡快。   也是她從未體驗過的高潮。   不知道是誰關的燈,也不知道是誰的動作率先打破了沉默。   但那句話卻是從林桐的嘴裡吐出來的。   ──抓抓。   連子霆雖然沒有在射精後立刻徹底恢復清明,但在聽到這句話之後卻莫名能夠理解對方的意思。   他像是完全沒有感受到肩膀那邊被咬出血的疼痛一樣,輕輕抓著林桐那光滑且柔順的背。   像是在撓著一隻小貓。   而第二句話也和先前那句相去不遠──   拍拍。   他聽懂了,於是收回抓抓的手,轉而溫柔地、以一個穩定地的節奏拍打起林桐那肥嫩豐滿的臀瓣。   他本想偽裝成若無其事的模樣就這樣配合對方提出的所有需求──但林桐卻像是提前猜到他在想什麼一樣,本來只是承受著溫柔的拍打,卻刻意將腰拱得更高一些,像是要方便連子霆的手部動作,實則是藉機磨蹭那早已重新硬起的陰莖讓它更加深入。   她輕輕叫著,像一隻貓。   ──然後再一次,咬下那塊約定成俗的部位。 --- 弄壞我,或是讓我弄壞我自己。 --- 因為奧運+子霆也很油的關係本來是想要在發射的時候喊「STELLA!!」, 不過最後理智還是有好好拉回來,嘻嘻。 下一段寫繩。 覺得寫到這章之後才真的有把故事鋪出去的感覺, 在家裡就是會莫名不想修大綱,不修大綱就是隨便打開word硬幹,硬幹就是我自己煩躁… 總之應該是脫出這個迴圈了,累死。
7
回應 0
文章資訊
45 篇文章102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6 則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