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爐香-你我皆在灰燼散落裡荒蕪

2018年8月18日 18:00
盛於黃河之畔的彼岸花 最美 飛蛾明知撲火可仍舊奮不顧身 一次一次奢華,一場一場交際,一遍一遍自欺欺人,早已忘了出淤泥而不染的初心。歡唱情愛不過是逢場作戲,她都明瞭刻意想畫清界線,但早在她踏入香港山頭富貴的住宅區裡,便一步一步陷入物慾的誘惑、紫醉金迷的陷阱。 衣櫥裡一件件奢華的衣裳征服她的清高不屑,身著禮服被梁太太引領著像隻蝴蝶穿梭於人群,哪怕心裡不斷說服自己這是寄人籬下不得已的犧牲,但她還是沈迷了。 她不再是身著南洋中學制服會因為富太太們一點小嘲諷就紅眼眶的普通上海中學生,而是新一代能修善舞的交際花葛薇龍。 就算看盡裹著美好糖衣底下的慾望貪婪 ,但她仍舊幻想能覓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 她愛上了,毫無保留的愛,但卻所託非人 。 「我愛你關你什麼事,千怪萬怪也怪不到你身上去」她愛他低到了塵埃裡卻滿心歡喜的開出一朵花。 「她們是不得已的,我是自願的」只要能在他身邊,就算被當成妓女又如何,她願做娼妓且甘之如飴。 第一爐香燒盡,葛薇龍的故事也完了,但那大染缸從來都不乏像葛薇龍一樣的犧牲品,只要淌進這深不見底的染井中 ,再清純的都褪上色,誰也無法倖免。 觥籌交錯下各懷鬼胎,訕言讒語下步步算計,金玉其外敗絮其中,青絲粉黛下衣冠楚楚貌,誰知怎樣一顆心。 1930年代的香港浮華退盡,人比煙花寂。
愛心
58
留言 0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