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初戀的濾鏡泡泡破裂時 新篇07

7月27日 02:32
竹馬 遠距離重逢   「琇琇,該出門了。」卓敏則看了看時間,督促還癱在沙發上的林彥琇。   雖然他們只是要去隔壁吃晚餐,畢竟稱不上客人,卓敏則認為稍微早一點到,去幫伯母的忙會比較好。   「唔,再等一下,我手機昨天忘了充電。」林彥琇才剛接上電源,手機沒多久就開始震得不停,他一邊連接著充電線,一邊檢查訊息。   儘管看出林彥琇的神情多少有點找藉口拖延,這個理由令卓敏則感到心虛,只好走回去坐到沙發扶手上,低頭用手指撫平林彥琇滑著手機不自覺用力的眉間。   「有重要的訊息嗎?」卓敏則輕聲問道。他昨晚讓林彥琇錯過了居酒屋的邀約。   林彥琇搖了搖頭,不假思索地說道,「沒有。」   卓敏則有點哭笑不得,捏了捏少年堅挺的鼻尖,「那你滑得那麼認真。」   手機的電力已經過半,而且回到家其實也能放回他的臥室裡充電,林彥琇不好意思再讓卓敏則等,掙扎著翻身起來。   「不用怕,我會保護你。」林彥琇坐起身來,抬眼望向卓敏則說道。   彷彿不是他在耍賴著不想出門。   卓敏則噗哧一笑,「謝謝。那我們走吧。」   林彥琇這才心不甘情不願地起身去穿鞋,腳步沉重,臨時被要求去上十幾個小時的班時都沒看他這麼糾結。   雖然母親出乎意料地接受了他的出櫃,不過林彥琇每次回憶起當時在走廊上衝動坦白的過程,都還是會湧起強烈的羞恥感,再加上那一大袋保險套,擺明了母親想像過他們這對同性戀會做些什麼,種種因素加起來總讓林彥琇彆扭,又拖過了好幾天都沒有回去。   反正當初的離家出走,不知不覺順利成章變成了與男友同居。   看著林彥琇垂頭喪氣的背影,卓敏則其實認為應該不用太過擔心。   雖然他聽說了是林叔叔的要求,不過如果真的對他們的交往關係勃然大怒,反對他們在一起,不太可能還好聲好氣跟他們約好個周末的吃飯時間,而這天還是他們兒子的生日。   傍晚五點多,林彥琇自己拿鑰匙開了自家大門。   「我們回來了。」因為進自己家門還按門鈴很奇怪,林彥琇轉而喊了一聲提醒母親。聽到他的喊聲,走在後面的卓敏則眼裡浮現一抹笑意。   屋內已經飄來飯菜香。   和敏則哥偏好的簡單輕食料理不同,家裡是一股紅燒醬油的鹹甜香氣,廚房還傳來抽油煙機轟隆隆的聲響與大火炒菜的聲音。   「這麼早?」母親轉頭瞥了他們一眼,因為站在抽油煙機下方,音量很大。   林彥琇走到餐桌旁,發現桌上擺著糖醋排骨、紅燒魚和裹著炸粉的牛蒡天婦羅,盡是一些很費工夫的料理,平時只要出現一道就算幸運。   「今天是過年嗎?」林彥琇奇怪地問道。   站在瓦斯爐前的母親身體僵硬一瞬,回過頭來,沒好氣地瞪了兒子一眼,「還不去洗手,髒死了。」   林彥琇聳聳肩,習以為常地拉著卓敏則就往洗手間走。   卓敏則感覺得到阿姨的視線仍追隨著他們,盯著他們牽在一起的手。   「阿姨,還有什麼要處理的嗎?」洗完手回來,卓敏則自然地走到流理檯邊詢問道。   看到卓敏則,林阿姨的反應比較鎮定一點,但充其量就是不帶有攻擊性,那種平靜反而令人感覺到僵硬。卓敏則順手幫忙清理砧板,清洗還泡在盆子裡的蔬菜,一看就是對於幫忙家務很習以為常的樣子。   林阿姨盯著他的動作好半晌,差點把鍋子裡的菜燒了,才撇過頭去下指令,「不用,你們在我廚房擋路。你跟他去房間玩就好。」   林彥琇立刻皺起眉頭,可是看了看一桌豐盛的料理,沒有立刻發作,只是板著一張臉,默默從後面拉了拉卓敏則的衣角。   「他爸還要一下才會到家,你們太早了。」林阿姨又補充了一句。   卓敏則視線餘光有看見林彥琇的反應,不想執意幫忙反而燃起母子間的火藥味,便聽話地放棄幫忙,和林彥琇一起回房間去。   他之前時常陪林阿姨買菜時,幫忙把重物放進家裡,也曾進屋過幾次,不過沒有像今天這樣進到林彥琇的房間。   八坪大的空間,和他兒時屈指可數的幾次來訪記憶勉強能夠重疊,屋裡的擺設卻有點陌生,架子上塞滿了青春期後才購買的漫畫和雜誌,多了一個組合式衣架,掛著以黑色系為主的衣飾,還有一些皮帶、鴨舌帽的配件。   上一次來時還擺著國語字典和小學作業本的書桌,如今前面貼了幾張林彥琇喜歡的樂團小卡、六月份的打工班表,桌子上放著飾品盒,裝著成排的男款耳環,也有幾個銀戒和手鍊。   卓敏則盯著飾品盒看,林彥琇回身關上房門後,小心翼翼地回頭看他,乾乾地開口說道,「我媽講話不好聽。」   似乎是指他母親沒有惡意,要卓敏則別放在心上的意思。   「嗯,我知道。」卓敏則好笑地說道。   之前花時間接觸林彥琇的母親時,即使林阿姨那時還當他是鄰居家的孩子、兒子的朋友,面對外人有比較收斂,卓敏則還是能察覺到林阿姨是個很嘴笨的長輩,很難用正常無害的言語與人對話。   如果換作是溫順一點的兒女,恐怕會忍氣吞聲,處處為大人著想,形成一種心理界線退讓的恐怖平衡吧。然而,不知道幸或不幸,獨生子是林彥琇這種性格。   「──辛苦了。」卓敏則輕聲說道,舉高手揉了下林彥琇的頭髮。   畢竟是自己家戀人,不管世俗定義成熟與否,卓敏則還是比較偏坦一點的。   林彥琇沒有問他是指什麼,一聲不吭地站著任他碰觸。   一開始總讓彼此不太能適應的身高差,如今兩人已能坦然地面對面佇立, 林彥琇現在已經很習慣低垂下頭讓他撫摸。   起初卓敏則心裡其實多少有點彆扭,卻撐著一口氣沒有表現出來,盡可能像童年的鄰居好哥哥那般撫慰琇琇,然而現在,卓敏則凝視著面前林彥琇微瞇起眼的表情。   長長的睫毛低掩著,總是挺直背脊的少年在他面前不自覺放低身子,只為了更靠近他一點,這副模樣總是讓卓敏則心裡的一角蠢蠢欲動。   過沒多久,母親來敲響他的房門,喊他們吃飯。   「你們關房門幹嘛?」房門一打開,母親就用有點古怪的聲音詢問道。   「……我在家的時候,不是本來門就常關著?」林彥琇毫不客氣地白了她一眼。   他每次帶朋友回來時都會關,從沒看過母親多問過一句。   父親已經到家了,一如往常寡言地坐在餐桌前等待開飯,看到大半個月沒碰上面的兒子,也沒什麼反應,反倒是卓敏則出聲問好時,那雙略帶疲憊的雙眼在客人臉上多停留了幾秒。   林彥琇拉著卓敏則肩並肩坐下,今天一桌子都是好下飯的菜,光聞到鹹甜的香氣就讓人食指大動。   不過扣除那些費工的菜色,林彥琇端起碗筷,吃了一口白飯,驚訝地發現比他們在外頭買的飯好吃多了,家裡的飯粒蓬鬆濕潤,又有嚼勁,平時在外頭自由著沒有感覺,過了十八年才發現他媽滿會煮飯的。   「你爸爸工作還好嗎?」父親一本正經地朝卓敏則搭話,關心許久不見的鄰居孩子。   林彥琇有察覺到空氣中隱約有那麼一點不自然的氣氛,和以前偶爾他的同學們留下來吃飯時的感覺很不一樣。   「很好,最近也比較有空陪媽媽了。」卓敏則說道。   林彥琇抬起眼,有點困惑地瞄了一眼卓敏則。   母親在一旁聽了,眼底也燃起好奇,開始詢問他們家在國外的生活,探聽起卓阿姨最近過得怎麼樣。   卓敏則有禮地回應,看得出來他很習慣跟長輩聊天,不像一般青少年常見的問一句答半句,只會給出零碎簡短的答案,而是會侃侃而談,自然而然地透露出許多對方會感興趣的內容。   彷彿受到敏則哥溫和的回應鼓舞,母親興致勃勃地提了許多問題,父親則是開了話頭之後,大多數時候就安靜聽他們說話。   飯桌上的話題都圍繞著客人,林彥琇本來樂得輕鬆大吃大喝,一轉頭看到卓敏則幾乎沒有動筷,頓時不太高興地夾了一塊紅燒魚,放到卓敏則的碗裡。   「吃魚不要說話。」林彥琇板著臉說道。   正熱切拋出問題的母親霎時有點尷尬,那句話是她以前總叨唸林彥琇小心魚刺時會說的,而父親凝視著卓敏則低頭看那塊魚肉的眼神,以及抬眼朝著林彥琇望去時嘴角勾起的笑容。   飯桌上少了跟客人的交流,頓時陷入短暫的沉默。   林彥琇對這片寂靜已經很習慣了,不痛不癢地埋頭吃飯。他們家本來就不是會進行深入談心的那種家庭,平時多半是母親講些鄰里間的小八卦或是電視上的內容,他和爸爸都不怎麼會主動說話。   卓敏則似乎有意快點吃完那塊魚肉,林彥琇又夾了兩塊糖醋排骨過去,若無其事地在男友的飯碗裡堆起小山。   看著兒子態度自然地替人夾菜,坐在對面的父母兩人眼神都有點微妙。   「你那個打工要做到什麼時候?」媽媽轉而跟自家兒子搭話,「開學後,應該就不做了吧?」   「本來是說好做到八月,不過店長說以後做假日班也可以。」林彥琇說道。   雖然當初只是打算打發時間,現在服飾店的打工他已經上手了,和同事們感情也還不錯,似乎繼續做下去也無妨,只不過目前還不確定大一的學業會不會很忙碌,也有可能壓縮到他和卓敏則的相處時間,所以他還沒有決定。   「所以,你沒有打算住宿舍囉。」母親的語氣莫名有點刻意裝作自然,顯然這才是她本來想要問的問題。   以往,這種迂迴試探總會迅速讓林彥琇不耐煩起來,今天不知道是因為卓敏則坐在他旁邊,還是因為餐桌上這一桌莫名費心的佳餚,他難得比較鎮定地回答自己的事情。   「沒有,敏則哥說我可以住他家。」他直白地說道。   霎時間,林家父母都朝著卓敏則投去一眼,表情有點複雜。   住在他們家跟卓家只是相隔幾步遠,毫不影響通勤距離,這種挑明了說自己要去住隔壁的說法,既像在說自己是為了享受自由而搬出家門,也像是說想要和交往對象同住。   察覺到林彥琇父母的目光,卓敏則放下碗筷,誠懇地說道,「我會好好照顧他的。」   聽到卓敏則如此認真的承諾,坐在對面的夫妻倆反而露出為難的神情,互看了一眼,陷入片刻沉默。   最後,是父親率先開口,「你們都還是小孩子,談什麼照顧。」   林彥琇筷子一頓,面無表情地抬起頭來,注視著坐在正前方的父親。   母親有點焦慮地瞥了眼難得開口的丈夫,又看了看兒子,飯桌上的氣氛霎時有些尷尬。   一時之間,卓敏則懷疑起自己的判斷,沒有想到林彥琇的父母會挑在生日這天否決他們的交往。   然而,在林彥琇開口說話前,父親又淡淡撇開了目光,夾了一筷子魚肉,輕描淡寫地說道,「反正現在這個年代,有吃有住能有什麼問題,林彥琇不要惹麻煩就好了。」   林彥琇眨了眨眼,本來緊繃起來的肩頭倏然放下,點了個頭說道,「喔。」   察覺到父親沒有明確反彈的意思,餐桌上凝滯的氣氛消散不少,母親也開起了玩笑,「看來我能清閒一點了。」   「反正就在隔壁,我會回家啦。」林彥琇說道。   雖然大學還沒有開學,他切身體會到王俊安所說的離家後偶爾返家,父母會對待孩子比較好的情形了。   儘管彼此沒說太多話,這一天父母對他的態度明顯比較溫和,沒有劍拔弩張的氣氛或陰陽怪氣的嘲諷,還能像這樣聊個幾句,對於林彥琇來說就已經感到新奇。   他心情還不錯,視線餘光卻注意到卓敏則似乎若有所思,在剛才的話題之後,話變得少了一些。
9
回應 1
文章資訊
173 篇文章452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8 則貼文
共 1 則留言
靜宜大學
覺得哪天敏則哥真的會忍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