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老的恩寵(22)阿拜多斯的情咒

7月27日 07:11
(第二十二章)阿拜多斯的情咒   說起來,為什麼我還是沒辦法和內弗爾卡拉在一起呢?如果只是當當朋友、或是砲友,就挺好。但是當兄弟的話不行,又何況是結婚?   總歸來說,我還是不放心他、不信任他,覺得跟這人在一起有危險。   我也曾經信任過他,換來的是他放著我在地牢裡活活餓死、他讓瑪哈特放火燒了米坦尼王國,還有他在水牢裡頭灌滿水銀,把我毒死。   我覺得如果要我和內弗爾卡拉在一起也不是不行──他把自己的手和腳剁掉,把自己的嗓子毒啞,向我證明他無法威脅我,這就好了,不然放棄王位也行。   傻子才會跟一個對自己有危險性的人在一起,農夫與蛇的故事我也不是沒讀過。   但是我知道內弗爾卡拉不可能放棄王位,更不可能把自己毒啞或是把雙手雙腳全剁了,因為換作是我也不那麼幹。 ※   瑪哈特拿著矛,戳著我的背,趕著我回房間。   他一邊戳我,一邊問道:「神官大人,你為什麼這麼排斥嫁給吾王呢?」   事實上我心裡挺清楚,我有我自己的答案,但這不容易向瑪哈特解釋。   我回頭看著他,「這是個好問題。如果你是我,內弗爾卡拉把你屁股摳流血了,害得你連走路都像是痔瘡破掉,你要不要?」   瑪哈特說:「你中午才被摳,晚上就過來摳陛……」   我立刻打斷他:「區區禁衛隊長,怎麼可以質疑我的話?快點回答我的問題!」   瑪哈特這才正氣凜然地回答道:「我可以!只要是為了吾王、為了埃及,我都可以。」   「──就算要為了陛下痔瘡破掉一百次,我也心甘情願。」他堅定地說道。   ……那其實也得看內弗爾卡拉想不想摳你或者是操你了。   我說:「就是因為他的身邊,都圍繞著像你們這種人,他的個性才會這麼扭曲。」   「不要開口詆毀吾王,吾王是真理,吾王是正確的!」瑪哈特說完,用矛頭戳了一下我的背,「所以我們『這種人』有哪些?」   「你啊,巴戈阿斯,還有薩胡拉。」我說。   「大王子殿下不與吾主親近的,大人您是不是搞錯了?」他說。   嗯?是嗎?我怎麼一直有他們兩個始終有在接觸的印象?是我腦子裡的記憶太混亂,記錯了嗎? ※   我又繼續回房間睡覺,此時都已經接近凌晨,自然沒睡得很久。睡的時候卻感覺有個東西在我懷裡,香香、軟軟的,特別好抱。我抓了抓。   「瓦提,有想我嗎?」就聽有個人笑道。聲音是挺耳熟,可是怎麼像小孩子?   我醒來,發現懷中躺著一個皮膚蒼白的小傢伙,頭髮是青金色的。萬一被其他人發現這是個神該怎麼辦?   我說:「你快點把頭髮換個顏色!」   「這樣?」少年模樣的歐西里斯一敲響指,頭髮立刻變成黑褐色。我點了頭。   「好捏嗎?」他夾著我的腿動一動。我才發現我把兩隻手都放在他的屁股上。   「挺好捏的,可是這樣不道德。」畢竟他現在的年紀看起來好小,可能才12歲左右。「你人怎麼在這裡?」   「我的肉身在尼羅河裡,現在到漲潮的時間,碎片沖到岸上來了。拉神的光照有神力,加上我在人間現在有些肉身作憑依,我就來看你啦!」歐西里斯往我懷裡蹭一蹭,「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我真的很開心。」我躺在床上面對著他,捏了捏他的腰肉,「你居然有身體,還能待在人間……」   「我以前也住在人間啊,是死掉之後才下去的嘛。而且剛好那邊也沒人管,我才住在那裏。我簽的是責任制合約!」他笑道,嘴裡有虎牙,超可愛。   我捏了捏他那張白糯米糰子一樣的臉頰,「你不在冥府,那些亡者死的時候,發現眼前的審判場景,跟《亡靈書》上寫的不一樣,該怎麼辦?」   「奈芙蒂絲、芭絲特、哈索爾、瑪亞特、阿努比斯都是我的職代,而且我們本來都會輪流放個假,你瞎操心什麼?埃及這裡可是很自由的!我們是公務員!」他說。   他一定不認識希臘的神,希臘的神比他們還自由,簡直放飛自我、不守本份、擾亂人間。   「我本來怕你回來以後就出事,結果不但沒出事,還做了羞羞的事,喔……」歐西里斯伸手,往我臀縫間揩了一下,「你這裡的精水,都還沒乾呢。」   ?!   「你怎麼……」你怎麼發現的。   「我可是大名鼎鼎的生育之神喔,我的信徒只要來阿拜多斯誠心朝拜我,我就開放我的神廟,讓他們在裡面得子嗣。   「我親眼看過的●●,可是比你二十二世以來做過的還多呢。你以為剛做過羞羞的事,能瞞過我的眼睛嗎?你這個不忠的信徒!」歐西里斯假裝生氣了一下,然後就自己破功,笑了出來。   他沒有吃醋啊……不如說是一點感覺都沒有,只是想拿來笑話我而已。   我鬆了一口氣,又有種說不出的失落感。   「既然被你發現我做壞事,我怎麼可以放過你呢?」我往他白嫩又乾淨的腋下撓癢。歐西里斯夾緊腋下,滿床打滾,「哈哈哈!別弄別弄!」   「變成人之後的身體跟以前一樣敏感啊?」我說。   歐西里斯笑得臉都紅了,眼睛還淌著淚,床都能給他掀掉。   他用手指往我的身上點了一下,我看見一個咒印浮現,是一把彎杖的圖案。我頓時不能動彈。   「我沒變成人啊,這本來就是我的肉身嘛,不完整的。   「這是我很久很久以前的樣子,我爸爸和媽媽還沒有被爺爺分開的時候,我就是長這樣的。」他說。   他說的是大地和天空之神。本來世界是一片渾沌,於是拉神命令空氣之神拆散恩愛的蓋布和努特,大地和天空才被分開。   「身體當然還是本來的身體,只有一個,不會分裂成兩具。」歐西里斯坐起身子來看著我,「你還有什麼困惑的地方?說啊。」他再朝我身上點了一下,我才得以說話。   「所以你這小孩子的樣貌是……」我問他。   「有一些肉塊被沖走,還有一些被魚吃掉了嘛,身體不完全啊!」他嘻嘻笑道:「你是不是想看我比較帥的樣子?很可惜,我現在無能為力。」   「……不要把被大卸八塊這種事看得這麼理所當然好不好。」我說。   「又不是沒被這樣過,賽特偶而來找我玩,我還會陪他呢。他現在特別喜歡黏我,雖然我討厭他。」歐西里斯說完,對著我露出困惑的表情,「怎麼啦?為什麼傷心呢?」   「不覺得很痛嗎?」我問他。   「只要有受肉,就會疼啊。但是我們九柱神,誰沒有經歷過這樣的疼痛呢?我這已經算是很輕微的了。」他說:「就算是拉神,也曾經被阿蒙殺死過……當然不是你現在這個時代的事,而且祂們也已經和好了。我其實不該拿出來說的。」   我握住他小小的手,「等等,你的意思是,阿蒙神存在?那麼,阿頓神呢?」   在我的認知裡,拉、阿蒙、阿頓是古埃及在不同王國時期崇拜的神祇。祂們都是太陽神,可是是不同位。   歐西里斯瞟了我一眼,笑道:「你想聽什麼啊?阿肯那頓這臭小子的八卦嗎?」   我點了頭。   阿肯那頓是埃及史上非常有名的一位法老,他廢除埃及的諸神信仰,獨尊阿頓神,以阿頓神的名字為自己的名字;佛洛伊德甚至推測,摩西之所以創立猶太教,是受了阿肯那頓的影響……大概?如果我沒記錯。   「獎勵?」他笑瞇瞇地說道。   我立刻往他臉上親了一下。   歐西里斯露出有些彆扭的表情。一隻黑貓從我床底下鑽出來,歐西里斯忙向那隻貓說:「芭絲特!別讓我老婆知道!」   「喵──」那隻貓咪就靜靜坐在床腳下,舔著自己的手。   他看著我。我握住他的手,把手指插進他的指縫間。他抖了一下,沒躲。反應特別敏感,很可愛。   他說:「簡單說就是阿蒙以前因為信徒多了,法力變大,就從無名小神變成能與拉神一戰的強大神明,那祂自然要來挑戰拉神的地位了。   「當時的埃及天上有兩顆太陽,輪流烤埃及人,尼羅河都快乾了,埃及人快要死光。只要拉神與阿蒙神之間的戰爭一天不終結,世界就會毀滅。」   「你在唬爛。」我說。   歐西里斯拍了下我的大腿,哈哈笑道:「隨便嘛,聽聽八卦,開心就好啊!」   「好吧。」我嘆息。   「然後啊,阿蒙那小子……」歐西里斯的表情開始變得猥瑣,「和我主有一天打著打著,有什麼不該碰到的東西,就插──」   「唔嗯──?」我懷疑你在開車可是我沒有證據?   「總之祂們就『合體』了嘛!所以埃及就只剩下一個太陽囉。你知道兩個男的要怎麼合體的方法,對吧?」歐西里斯滿臉淫蕩地說道。   「怎麼合體的啊?」靠,這個話題簡直不要讓我太有興趣。我就色!特別喜歡聽兩個男的合體!   「醬醬釀釀!」他抓著我的手,用他的掌心,往我掌中發出「啪啪」兩聲。   他細嫩的掌心這麼碰我,簡直令我心蕩神馳。   「喔……你們埃及之間的男神,也會『醬』。」我也抓著他的手,有樣學樣地發出「啪啪」兩聲。   「正確說起來意圖不一樣,這是一種軍事與地位上的征服行動啊。阿蒙想『征服』吾主對吧。」儘管歐西里斯嘴上說得冰清玉潔,臉上的表情卻逐漸猥瑣。   可以可以,我們都是男人,他還是個男神。我懂,我都懂。   我摳著他的手心,「那阿頓祂……」   「!」歐西里斯渾身一顫,垂著眉,露出有點舒服的表情,「瓦提,別摳我那裏嘛……感覺很奇怪。」   「你繼續說啊。」我沒理他。   「阿頓沒有受肉。」歐西里斯捏住我的手,不讓我摳他,「所以祂來征服吾主和阿蒙的時候,吾主和阿蒙已經在一起了,兩個神同時都感受到一股,『嘿嘿』的感覺,你懂得──」   「什麼是『嘿嘿』的感覺啦!」我朝歐西里斯的大腿上捏了一下。   「唔!」歐西里斯居然露出又痛又爽的感覺。「怎麼一直摸我……」   「摸你又不用錢。」我朝他瘦瘦的後腰肉上揪了一下,「快點繼續說故事給我聽,我很喜歡。」   歐西里斯露出癢癢的表情,扭了扭腰,想擺脫我。   我沒收手,把手覆在他的屁股上,沒動。   「把手收起來啦,拜託你。」他說。   我衝著他笑了笑。   他也拿我沒辦法,只好繼續說道:「就是,你知道嘛,阿頓神祂沒有肉身,那祂就『無孔不入』了。   「所以吾主和阿蒙輸得很慘,一下就不行了,是真的『不行』了。一個男神一旦不行了,那祂就……」   他用色色的眼神看著我,「反正有一段時間,拉神被阿蒙神壓在下面,阿頓神在祂們的身上動。」   「太重口了,太刺激了。聽這個我能配十碗啤酒粥下肚。」我說。   「你們人類記載下來的,都是修正後的版本喔。」他說。   ……那當年他自己和賽特綠帽互丟的情形,未修正版又是如何呢?還有他自己和奈芙蒂絲的雙方婚外情呢?好想訪問一下當事人。   歐西里斯說道:「阿頓神能居上,也是因為阿肯那頓這個臭小子強制全埃及的人拜祂。那段時間,就連我的信徒都被迫害,必須偷偷躲起來拜我!   「多虧他,在他的法老任期內,尼羅河不漲了,小麥枯死了,我的信徒們想懷孕可是生不出小孩,他是我們九柱神還有八元神共同的敵人!   「他死了之後,拉神跟阿蒙都讓我修理他,所以他現在是我乾兒子,也是我孫子。」他說。   我無語……阿肯那頓自己才是最大的叛教者。   歐西里斯挑了眉,「嘛!因為我現在在人間,才可以說這些話,在其他地方你別跟我談論這個,我會倒大楣的。」   人間居然是法外之地嗎?!我可不可以當作人類其實已經被諸神拋棄了。   「芭絲特,你要幫我保密喔。」歐西里斯憑空變出一條小魚乾,拋給那隻黑貓吃。   「喵!」黑貓蹦起來,咬住小魚乾。   我摸摸他的胸,歐西里斯立刻露出又喜歡又討厭的表情,「幹什麼啦!」   「醬醬釀釀?」我說。   「吼,不可以啦。」他鼓起臉頰,說話的樣子有些曖昧,「我有老婆還有小孩呢!少在那邊色了。」   「不想還來看我?」我隔著薄亞麻衫,揪住歐西里斯胸前上的小點,輕輕地轉了一下。   「唔……」歐西里斯身子一抖,臉上微微一紅,有些瑟縮。我把手放在他的胸前摳搔。   「我怕你死掉。我人沒辦法回冥界,又不知道你的情形,才來看看你。我能看到你的情形的話,我就不會來了。」他說。   「你不願意來看我?」我問他。   「沒有啊……」他說:「只是沒有必要。」   「那等你法力恢復以後,回到冥界,是不是就永遠都沒有來看我的必要了?」我說。   「你想見我的話,睡前你就向我默禱,讓我到你的身邊,然後默念我的拉名直到入睡。你向我敞開夢境的大門,我就進到你的夢裡,陪你直到早上。」他說。   我的臉上大概在偷笑。「要是在夢裡能醬醬釀釀就好了。」   「不行啊。」他理所當然地說道:「醒來你會精盡人亡死掉喔。我可是生育之神呢。」   「所以,你以前都在監視我?」我說。   「那叫保護!不看著你的話,我要怎麼救你?   「別忘了,你先前跟我訂過契約。我現在來看你,只是因為契約。」他說:「就算沒有法力,我也是稱職的守護神。別對著拉神告我的狀喔。」   真是愛面子。明明是想來關心我的情形。   我看著他薄薄肌肉的小身板,吞了一口口水。   「瓦提,怎麼啦?」歐西里斯把手摸在我的臉頰上,「怎麼不說話?有什麼心事想和我說嗎?」   「我……」怎麼辦,我有點獸性大發,我該告訴他嗎?   我爬到他的身下,掀起他的裙子一看,裡頭自然是什麼都沒穿。光滑的一片,沒有……雞雞和蛋蛋。據說是當年伊西斯漏撿了那個部位。   「喵──!!!」黑貓在我的床底下炸毛。   神是辟榖而潔淨的,我忍不住掰開他緊緻的臀瓣,伸出舌頭,朝他歙動的小肉洞裡來回舔了舔。   「瓦提……!」歐西里斯動了動身子,「哈啊、別瀆神,你這是……在自殺。」   慘了,我在,我在煉銅……可是克制不住啊。歐西里斯變成小孩子以後,太可愛了。   我把舌頭伸進插進他的體內,朝柔軟而潮濕的香甜穴肉裡轉了轉。   「唔……!!」歐西里斯肩膀一顫,發出一聲甜甜的低吟。「別別別,那裡不可以舔──」   我往上看著他。   「這裡會有法力的啊。」歐西里斯沒用剛才的咒印阻止我,而是把手伸到他的花穴口前面遮著,「你把我破身了,法力就漏出去了,我會沒有法力。」   我把手指頭插進他的手指縫裡,沿著我留下的口水,往他的小穴裡戳刺起來。   「唔嗯……」歐西里斯夾緊粉嫩的腳趾,表情有些忍俊不住,「瓦提……我是神,人是不能……嗯……征服神的。」他說出來的話很強硬,可是小臉薰紅,眼裡霧氣朦朧,聲音嬌柔,模樣著實委屈。   他太像個人了。除了身體冰涼冰涼的,沒有體溫以外,他的大腿摸起來這麼光滑,身材如此纖細。他這麼好。捫心自問,什麼時候我真的把他當成神明來看待過?   我把臉埋在他的大腿間,往上看著他,「不然,你來征服我,好不好?」   歐西里斯眼神一變。他苦笑道:「傻瓜。你總是這麼放肆。」   他沒有說要,也沒有說不要。這使我感覺有些難耐。   「不是因為你都縱容我嗎?」我說。   「你是我的信徒。」他說:「我們不可以……我會害你被懲罰。」   傳說耶穌還搞過抹大拉的瑪利亞呢。   「如果是你逼我的話,我是不是就不會被懲罰了?」我說。   他睜大了眼,「瓦提,你……怎麼會這麼色膽包天?」   我抓著他的手,放在我的胸前,「你願意為了我,被剁成多少塊?」   歐西里斯的神情有些落寞,「無數塊。」   他把手按在我的心口上,我的心臟開始有些撲騰。   「對不起,我不該和你說剛才那些事。凡人確實不該聽見這些內容。神的話語是有法力的。   「你的詛咒和感情有關。拉神的兄弟.『那個神』為了使你.拉神的妻子蒙羞,在你的身上下了情咒。」他說。   「我不想做拉神的妻子,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我說。   「是拉神派我來守護你的。拉神祂很愛你,也很照顧你。」歐西里斯虔誠地說道:「拉神是我的主人。祂一定比我更喜歡你。」   「我才不要什麼拉神,我只要你一個!」我抓住他的手腕。   「不要說出背叛拉神的話。我不想害你被懲罰、得到更多的痛苦。」   歐西里斯柔聲說道:「我本來不該參與你的人生,不論是第幾世都不可以。你本來也不是這樣的人。一定是我的言靈、生育能力,還有那個神的咒力影響了你。」   我搖搖頭,「歐西里斯,是我自己想和你在一起。我想與你更親密……」   他把手指輕輕地點在我的額頭上,「瓦提,聽我的話,把眼睛閉上。我幫你把剛才聽到的那些不好的話語消除掉,好嗎?」   「我不要!」   我實在克制不住想索求他的這份衝動。我直接掰開他的雙腿,暴露出他的私處,把手插進他窄緊的臀縫裡頭摩娑,「歐西里斯,如果當神有這麼多規矩的話,你就不要當神了。   「我不想你離我遠遠的。跟我一起留在人間吧?我想帶著你墮落。我想日日夜夜都和你在一起。我不想要只有死的時候才能看見你,這讓我很痛苦。」   歐西里斯儘管面有難色,卻沒躲也沒抵抗,只是望著我,「一旦我灰飛煙滅,就不能繼續守護你了。可如果為我破身,是你的夙願的話……」   「瓦提耶。」   就在這時,一聲熟悉的叫喚,使我渾身僵硬。   我停下動作,猛然望向門口。   內弗爾卡拉就站在那裏。   他雙手抱胸,靠著門,緊鎖著眉頭,額角爆出青筋,咬著牙說道:「你……為什麼會找我以外的人,『清槍』呢?」
3
回應 0
文章資訊
231 篇文章159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8 則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