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亂不終棄(39)

7月27日 12:29
前情提要
第三十九章  控訴唐鶴-始亂終棄記者會。開鑼    第二天,各大媒體皆收到杜見悠要在麗緻酒店的招待室召開「說明記者會」通知。這個消息簡直在各個群組裡炸開。不論是跑娛樂線的、金融線的、甚至體育線、政治線、社會新聞等等等等,總之各個相關不相關的部門,全都炸起來了!稍微有點相關的部門,全都爭著要去現場採訪。   完全不相關的則是捶胸頓足,拼命拜託,願意跟著去打雜。這實在怪不得這群人瘋狂的行徑。因為以往唐鶴的相關緋聞,從來沒有當事人這麼高調主動出來說明過,頂多一紙聲明稿就算交代了。加上這次事件的另一個當事者是個小有名氣的導演,又是男性、還是一個性取向有疑慮的男性。使得唐鶴這次的桃花事件更難收拾,這唐鶴該不會真的彎了吧?     所有的人都等著看後續效應,這要處理不好,毀的不只是唐鶴啊!毀的可是整個廣盛集團。所以,不止娛樂界,整個商界也很關注。誰知道這場記者會結束後,廣盛集團裡龍頭老大的位置,會不會換人坐?甚至整個商界領頭羊的位置,會不會換企業做做看?   廣盛集團的法務部門也收到了記者會通知。首席律師-王洛,看了看通知,決定親自出席。他倒要看看,這個氣焰囂張的杜見悠,究竟能翻出什麼花樣。   而另一個人-廣盛集團的財務長、憂心忡忡的蘇安,則是忙著盯著唐鶴,忙著佈置工作給他。她要讓他忙到沒有時間看到、聽到任何有關杜見悠記者會的消息。   這個唐鶴,從昨天罵走了杜見悠之後,幾乎就沒再開口說過一句話,似乎連家也沒回,晚上就窩在總裁辦公室裡的休息室,度過一個有史以來最為悲慘、眾叛親離的三十八歲生日。反正休息室裡面的床鋪、換洗衣物、淋浴間應有盡有,儼然就是間小套房了。蘇安倒不擔心他的日常生活。   她目前擔心的是他的行屍走肉。   他對於蘇安安排過來的工作照單全收,完全沒心思計較這些工作以前都是由誰負責的。他只是埋頭苦幹。一份份公文、一本本企劃案逐條逐條的檢視、每頁每頁的推敲、章程修改、簽名蓋章……這職場戰鬥力簡直百分百,好似要證明自己即使在情場栽了跟頭,他還是擁有超強工作能力。   只不過,仍是個行屍走肉。   這樣也好,讓他消沉幾天、冷靜幾天、忙碌幾天。不要鬧事就好。好好地藏在廣盛集團裡,也算穩定混亂的一種方式。至少,別再添亂了。   另一方面,下午兩點的記者會,蘇安也是十足十的掛心。她不知道杜見悠要用什麼方式澄清他跟唐鶴的關係。她想起杜見悠的交代:我不想讓他看到,我這麼醜。她不自覺的微笑了一下:這個男人啊,都什麼時候了,還惦記著自己漂不漂亮?也真是個奇葩。   然後,下午兩點,蘇安躲著眾人,偷偷收看記者會直播。其實,杜見悠要開記者會這事,早就傳遍了。大概除了唐鶴,整個廣盛集團的人,也都想盡辦法一個躲著一個,偷偷地看著直播,想一窺自家老闆的八卦隱私。   此時,大概所有人的反應都跟蘇安一樣,倒吸了一口氣。   她目瞪口呆、不可置信地看著那個色彩繽紛的奇葩,還有他身後剛剛被揭開紅布的紅底白字大布條。   難道杜見悠騙了我?   她摀著嘴、膽戰心驚的瞪著螢幕。   記者會於下午兩點正式開始。現場已被各家媒體給擠得水泄不通,更不用說還有一些偷渡進來的路人甲乙丙丁,夢之初的員工也盡數到場聲援,還權充現場工作人員。他們硬是逐一檢查了好幾遍,趕了好幾輪,才勉強讓有採訪權的媒體通通擠了進來。其中,星際週刊的汪崇德記者,被安排在首席採訪的主位上,這一度讓其他家更大牌更資深的記者大為不滿,正吵吵鬧鬧呢!穿得花枝招展的杜見悠迤迤然的走上了台。   其實趙天成今天看到杜見悠穿著花襯衫跟緊身黑皮褲、臉上還架著誇張的GUCCI大墨鏡出現時,他深深表達唾棄之意。   開記者會,尤其是控訴的一方,算做不到哀怨委屈,至少也應該要氣質沉穩鋒芒內斂。怎麼你杜見悠倒反其道而行?弄了個奇裝異服、張牙舞爪?趙天成實在看不過去。   不過杜見悠不理,他說這樣是加強他的氣勢氣場,這樣才能抗戰必勝。抗什麼戰啊?偽裝者看太多?那大墨鏡呢?在室內戴什麼鬼墨鏡,裝模作樣的。趙天成伸手就要過去摘掉。   「你手別過來,我這兩天沒怎麼睡,昨天還熬了一夜,就在想今天怎麼控訴那個渾蛋,現在黑眼圈很重,醜死了,你別摘我的眼鏡。」杜見悠寶貝似的護住他的墨鏡。   他不但裝扮自己,他還折騰別人。說什麼他需要個助理保鑣站在他附近,要隨時幫他倒茶、調麥、擋人……之類的才能顯示他王牌導演的風範。   杜見悠自己帶來了一個人,看起來是一個剛出道、身形挺拔的年輕男模:「來!過來穿上這件風衣我看看。啊,真是帥呆了,」杜見悠滿意的拍拍手:「待會就站在檯子附近,隨時看我眼色……」   那帥氣小男模就站在這麼多攝影機前面,倒也不怕生,他不在乎的笑了笑,一副沒問題,我準備好了的樣子。   趙天成勸說不成,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杜見悠就這麼孔雀開屏花枝招展充滿戰鬥力的扭腰擺臀上場了。他蹙眉看著,百思不得其解杜見悠的作妖是為哪樁。   他也只能沉住氣,不安地看著他表演。   講臺背後的看板上掛了一塊布條,布條上又再蓋了另一塊紅布,讓眾人不知杜見悠的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牆上的大螢幕已經架好,目前仍是空白布幕。就等著杜見悠親自操作。只見他胸有成竹的上了台、坐定,雖然帶著墨鏡,但眼光仍仔細掃過台下每一個人,嘴角隱隱帶著不屑的微笑。   台下的記者,本就是來者不善,這樁緋聞牽涉層面太廣,包含商界、演藝圈,還夾雜著包養、同性戀等道德邊緣甚至越界的議題,如今正主親自出來說明,哪由得他幾句撇清就全身而退,這還不非得扒得見血才算完?   臺上臺下的較勁兒,雙方還沒開口就已暗中角力。其中杜見悠輕挑的穿著、高傲的態度,已經令一些大牌記者不滿,加上首席採訪之位又給了不算資深的汪崇德,那些不服氣的嗡嗡聲越來越大,甚至還傳出了幾聲訕笑。   杜見悠清了下喉嚨,示意大家安靜。然後,端著高兩度的聲線,搖頭晃腦地嗲著開口:「各位媒體記者朋友們大家午安,很感謝大家今天下午撥空前來。我是杜見悠。今天將會針對前幾日某雜誌的報導,進行聲明。」   「首先,我要聲明的是,報導中提到我跟過很多金主,這是不實指控。我從來沒有找過金主。就連唐鶴也不是我的金主。憑我的智慧、才華、能力還需要什麼金主?」杜見悠不屑的從鼻孔哼出一聲。   「至於我跟廣盛集團唐鶴總裁的關係,就是你們看到的照片那樣。沒錯,我們就是愛人同志,情侶關係。我們已經交往半年多了。」他故意頓了一頓,讓台下的記者們有時間驚呼   「不過,我今天除了要澄清對我不實的報導以外,我還要告訴大家,這個唐鶴他有多壞。他就是個衣冠禽獸……」   杜見悠眼神示意,場邊那個年輕高挑的風衣男模,默默走上台,伸手一揭,將看板上的紅布拉開,露出底下紅底白字的大布條。      『控訴廣盛集團總裁-唐鶴-始亂終棄記者會』   現場一片驚訝、倒抽氣聲不絕於耳。原本以為這杜見悠是來敷衍推託、撇人澄清的,想不到他不但大方承認他跟唐鶴的情侶關係,還投下一顆震撼彈--控訴唐鶴始亂終棄?   就像蒼蠅見到腐肉般的興奮、彷佛餓三天的小狗兒見到肉骨頭的激動,這群人要是有尾巴,肯定搖到要尿出來。空氣中彌漫著壓抑又躁動的情緒。   「沒錯,今天的這個記者會,我就是要控訴唐鶴對我『始亂終棄』。我要讓大家都知道,他跟我在一起的時候是怎麼花言巧語的欺騙我。現在被拍到了,他倒是翻臉不認人,不肯承認我跟他的關係,還打算開記者會否認。我瞧不起他。所以我要揭穿他的真面目。我要先他一步說出事實,說出我跟他的關係。」   杜見悠嬌聲嗲氣說得泫然欲涕,他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條手帕,還不時拿著按按墨鏡下的眼角、抽抽鼻子。大家看著臺上他那捏著帕子、惺惺作態的模樣,實在想不通那個高冷唐總裁是看上他什麼?台下已經有人不太耐煩了。   人的劣根性就是這樣,你越是否認,他越是覺得有鬼。如今人家大方承認了,他反倒擔心這糖有毒,內心開始不自覺的質疑起來。   「你怎麼證明你們有交往過?」不知道哪裡來的發問,就這樣憑空吼出來,台下一片是啊是啊的嗡嗡越來越大聲。這群人也不想想,在來記者會之前,可是打定主意:不管杜見悠怎麼辯解,回去發的稿肯定就是他倆真的有一腿。眼下,反倒要人提出證據了。   「要證明,那還不簡單。我們就以雜誌上刊登出來的這些照片說明。」   杜見悠早有準備的,他按下手中的簡報筆,秀出第一張照片。   他看著那張早就深印在心上的照片,即使昨晚已經對著照片演練多遍,現在還是能感覺到胸口的疼痛。   他不著痕跡的咽了下口水、深吸一口氣:「你們看,這就是我跟他同床共枕的證據,如果我跟他沒那樣的關係,我能跟他躺在一起拍這樣的照片嗎?說起那一夜,真是令人害羞,唐總他……體力還是很不錯的,簡直把我折騰的……咳咳,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跟他的確就是這樣的關係。」   「不是吧?你說那照片是你們睡過了的證據?」汪崇德皺著眉,不贊同的問:「雖然主要是拍臉部特寫,但還是可以看到一點衣領,你們根本沒脫衣服嘛!你們兩人的頭髮看起來也還算整齊,更不像事後的樣子,你拿這照片,想騙誰?」說話的正是坐在首席採訪主位的汪崇德。他咄咄逼人的問話,贏得在場多數人的認同,現場又是一片是啊是啊的嗡嗡聲。   「啊,不是不是,我記錯了,這是辦事之前拍的,拍完之後我們才脫衣服的……」杜見悠顯然沒注意到照片的這些細節,被汪胖一陣搶白之後,立即改口說自己記錯了。   「拍完之後才辦事?看起來唐總裁不知是被你灌醉了、還是迷昏了,他都這樣不省人事了,還能跟你怎麼樣?我看是你自己做春夢了吧?」尖銳的諷刺引起台下一陣哄堂大笑。   杜見悠有點不自在的臉紅。他瞪了汪崇德一眼,不理眾人、強自鎮定的說:「人家雜誌的旁白都寫得那麼清楚了:同床共枕是什麼意思你知不知道?告訴你,這就是同床共枕。哼!接下來我們來看第二張照片,這張照片是唐鶴說他很想我,所以來我們公司找我的時候被拍到的,你看,我們這樣勾著手,如果不是親密愛人,他會讓我這樣抱著手撒嬌?這就證明了我跟他關係不同於常人……」   「等一下,你說唐總裁很想你,所以去你們公司找你?據我所知,他去你們夢之初公司是因為你們公司幫他們廣盛集團拍攝了幾支廣告片吧!他也可能是去看成果的。這不,照片背景裡的螢幕,畫面不就是前一陣子廣盛集團的房產廣告?這根本就是為著公務去的。還有,雖然你是抱著他手臂沒錯,但是你們大家看,唐總裁那個手的角度,就是想抽出來的樣子,這就是被你吃豆腐了嘛!看他一臉嫌棄的樣子……」又是汪崇德搶先發話,他還自備投射筆,雷射光點針對唐鶴的手臂角度指指點點。大家認同的點點頭,帶著看好戲的表情看杜見悠還有什麼說法。   只見杜見悠歪著頭,微微拉下墨鏡,瞇眼研究著照片:「會嗎?他看起來不樂意?好吧好吧!我們不糾結在這裡,我們繼續看下一張……這張照片我們直接在大馬路邊光天化日下擁抱,你們說,哪兩個正常男人會這樣不顧他人眼光的抱在一起?這就是說明瞭我們愛到深處啊!連雜誌的旁白都是這樣說的……」   「什麼兩個男人抱在一起,拜託你看仔細好嗎?」汪崇德幾乎笑了出來。「是你『強抱』唐總好嗎?他的兩隻手可是規規矩矩的擺在他自己身邊,這張照片充其量只能說是你對他性騷擾。」雷射光筆在唐鶴自然垂放的手臂直打圈,清楚的讓眾人看見:唐鶴的確沒伸手抱杜見悠。   那個汪崇德連著幾次下來,主導著現場走向,把杜見悠準備好的說詞逐一推翻。趙天成在旁邊氣得發抖,這汪胖是怎麼回事,昨天不是跟杜見悠討論了一下午嗎?怎麼今天就翻臉不認人,這是來砸場子的啊!枉費我還把你當成朋友,原來出事了,就是個屁,只要一不小心,人人都趕忙來踩一腳,哪裡顧及往日情份。      趙天成滿心的憤怒跟感慨啊!看那個汪崇德打落水狗的嘴臉,簡直洋洋得意的,這倒也是,平常哪輪得到他坐在這採訪主位上,要不是因為我趙天成的安排,輪的到他?   馬的,被台下附和幾句,就他媽的得意忘形了是吧?杜見悠這個人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不是說昨晚琢磨了一晚上,怎麼今天記者會說的這樣顛三倒四七零八落的,難不成一夜沒睡腦子都糊了?肯定是被這死汪胖攪的,看我待會兒不過去打死他。他擔心的看著杜見悠。   「什麼什麼性騷擾,你別胡說,要說性騷擾,那也是他對我,是他垂涎我的美色……」杜見悠開始有些慌亂的語無倫次了。   「拿出實質一點的證據啊。」台下繼續鼓噪著。   「拿就拿,接下來這兩張照片你們可沒話說了吧!這個也不用我說明了。雜誌寫的旁白夠清楚了,就是那樣戀愛中的十指緊扣、春意盎然的悠閒散步。看,就是這一張。另一張,街燈下擁吻。喔,這張照片拍的真美,我最喜歡這張了。我看一下旁白寫什麼:暗夜幽會、激情擁吻。沒錯,就是那樣。你們不知道他那時有多激情,他還把手伸進我衣服裡……」杜見悠一邊說一邊撫著喉嚨,似是不舒服,還咳了一聲。一旁的風衣男模立即上前添了杯熱茶給杜見悠。   「你也幫幫忙,這十指緊扣的照片根本只是兩個背影,誰知道是哪個阿貓阿狗?還有這什麼接吻的照片,頂多看的出來一個是你,另一個是不是唐鶴還有待確認呢,」看見有人出來倒水,眼尖的汪崇德立刻叫停:「等一下,你不要走,你的背影我看看……」   汪崇德忽然叫住那個男模,要他背過身去。大家不明就裡的目光被汪崇德吸引了過去。只見他沉吟了幾句,看看那人,又看看照片,他終於開口:「背影還挺像的。衣領、袖扣、腰帶的細節也符合,這件風衣該不會是同一件吧?小夥子,被拍到的難不成是你?」   「蛤?什麼?不是不是,那不是我……」小男模緊張的否認。   「你們這樣栽贓給唐大總裁,不怕他對付你?你還年輕,大好前途才正要開始,怎麼我看著就覺得已經黯淡無光了呢?」汪崇德冷笑著對小男模曉以大義:「我勸你老老實實的交代清楚,或許人家廣盛集團還會放你一條生路。年輕人,回頭是岸啊!」   小男模聽了才知後怕:「我什麼都不知道?我只是跟導演拍幾張照片,他說沒人會認出來我才讓他拍的。」小男模急紅了眼,轉頭看向杜見悠:「導演,你說說話啊,你說我乖乖的,你會捧紅我,我才讓你親、讓你拍照的,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啊!」   杜見悠氣得頭暈:「誰讓你出來的,還穿這件衣服,你沒別的衣服穿啦?還不快給我滾進去……」小男模夾著尾巴跑了,剩下杜見悠一個人臉色一陣紅一陣青一陣白的面對整場訕笑搖頭的記著們。   說實話,這些記者可能還沒採訪過這麼精彩絕倫又可笑混亂的記者會。杜見悠自打嘴的厲害,硬生生將一場控訴唐鶴始亂終棄記者會開成一場荒謬栽贓大會,順道還附贈了一場演藝圈潛規則的戲碼。   已經有幾個夢之初的員工覺得看不下去,失望地轉頭離開了。剩下的,則是因為嚇傻了,邁不開腿。他們想不通好好的一場記者會,怎麼會開成這樣。好好的一個杜見悠,怎麼會像個小丑、淫賊一樣坐在台上任人取笑。杜見悠的攻擊力混亂破碎,這是他們一向伶牙俐齒、把人往死裡說的老闆?往常光是聽他機關槍式的說理駡街,就有讓人想一頭撞死的本事。可如今這本事神隱了?   趙天成沒有嚇傻。他想殺人,他此刻在心裡一個個列出名單。   頭一個就是他!杜見悠!!! (待續......) ======================= ♡ 月光碎碎念 ♡ 其實有一個問題困擾我很久了,為什麼排版空行這麼大一行啊? 看得好不舒服啊😅(你們看起來是這樣嗎?) 可是不空一行又好擠....... 有沒有大大知道怎麼解決這個問題?😂
9
回應 5
文章資訊
424 篇文章509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8 則貼文
共 5 則留言
國立中央大學
沒想到記者會開成了QQ 月光是用電腦發文嗎? 我用手機看隔了三行 覺得這間距還ok
B1 對啊,我是用電腦發文的,不知道為什麼行距變成三行😂😂 主要也怕你們看得不舒服😂😂😂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
我覺得空格剛剛好~
國立中央大學
b2電腦排版到手機上都會跑掉 只能用手機再編輯 不過我看起來不會不舒服 應該不用花時間再排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