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初戀的濾鏡泡泡破裂時 新篇08

7月27日 14:33
現代、竹馬 弱攻X強受   吃了一大桌重口味的飯菜,飯後又被塞了水果,他們離開林家大門時都撐得要命,尤其是林彥琇前一天還吃了消夜大餐,不禁感嘆要不是偶爾還有打工,這真是個吃飽睡睡飽吃的頹靡暑假。   兩人決定不直接回隔壁,走出公寓出門散散步,順便去車站附近買古早味紅茶。   並肩走在夏日的夜晚街道上,林彥琇悄悄觀察著卓敏則的神色,猶豫了好半晌,還是沒有找到比較適合的說法。   「你不喜歡我爸嗎?」所以他直接發問。   卓敏則原本心不在焉的步伐一頓,偏頭望向他時,鏡片後的溫和眼眸帶著愣怔。   林彥琇回視著他,「你跟我爸說話時,聲音都比較冷淡。」   語氣雖然有一絲困惑,卻是肯定句。   卓敏則沉默好半晌,露出苦惱的神情,「……有這麼明顯嗎?」   「唔,他們應該是沒有察覺,我媽如果感覺到的話,表情跟眼神絕對會表現出來。」林彥琇想了想,認真說道。   聞言,卓敏則淡淡呼出一口氣,「那就好。」   林彥琇好奇地直盯著他看,路都不好好走了,卓敏則苦笑了下,握住他的手腕輕輕往自己的方向帶,避免林彥琇和其他夜裡出來運動的行人迎面撞上。   雖然不是牽手,林彥琇發現這種被牽著走的感覺並不壞。   「我可能有點偏見。」卓敏則斟酌了一下用詞,「我不是很喜歡父親的角色置身事外。」   「唔,他今天有主動跟你說話,已經非常難得了。」林彥琇思考了一下,「你是指之前我離家出走時,我爸爸只是作作樣子勸勸我而已嗎?」   「我覺得他有心的話,可以做得更好。」卓敏則說道,輕嘆了口氣,「不過這可能是因為帶入我自己的經驗了吧,沒那麼客觀。」   可是敏則哥不像是會離家出走的類型,林彥琇很難想像這個人這麼溫和早熟的性格會跟父母起衝突,聽到卓敏則隱約透露跟自己的父親關係不太好,讓他十分訝異。   這顯然不是一個愉快的話題,即使在昏暗的天色下、敏則哥稍微走在前面一點牽著他,林彥琇看著背影都能感覺到卓敏則的情緒落了下來,帶著沉靜的灰色調,讓他不知道該不該追問。   卓敏則並不是不想多談,只是在斟酌如何述說那種長年累積下來的幽微不滿。分散在多年生活片段中的瑣碎苦澀,一時之間似乎很難化為言語。   畢竟是生活在一起的家人,不是什麼是非黑白明確的罪犯。   「你應該還記得,我家前幾年幾乎是一年就會搬家一次。」卓敏則開口說道,「有時候還會很難跟你聯絡。」   林彥琇點了點頭,他們曾經差點疏遠,即使有著網路隨時都能聊天,話卻變得很少,林彥琇甚至一度以為他們兩個會分手。   「那時我媽不太好。」短短的一句話,卓敏則吐出後,沉默了半晌,「一開始我要上學、我爸忙著工作,我們都沒人發現。尤其我們到泰國時,住進一間很不錯的高級公寓,公寓裡有社區游泳池、健身房,出門有司機代步,那時我爸常常說笑,總說繳了一大堆費用,那些設備只有我媽有機會使用。」   當時還小的卓敏則對這些玩笑沒什麼特別感覺,反而因為父親飛揚的語調、羨慕的表情,跟著認為母親能待在家裡真好。   夜裡的晚風徐徐吹來,這天的氣溫並不悶熱,人行道邊的綠化地帶傳來蟲鳴,帶著一點屬於夏季的慵懶,走在路上很舒適宜人。   買完紅茶的回程路上,他們途經小時候林彥琇常常會去的公園,一時興起走進去,坐在無人的盪鞦韆上聊天。   「有次假日時,我跟我母親一起去附近的超市買菜,回家時在公寓的電梯遇到住在樓上的白人夫妻。那位先生的態度……不是很禮貌。」   卓敏則試著找了比較委婉的說法,吸了一口冰涼的紅茶,才繼續說道,「他在談話裡不時模仿我媽的英文口音,而且視線看向我時,眼神很戲謔。後來我們出電梯時,電梯門還沒有關上,就聽到他和老婆討論我是不是同性戀,亞洲男孩都這種年紀了還黏著媽媽。」   注意到坐在鞦韆上搖晃的林彥琇皺起眉頭,卓敏則安撫地笑了笑。   「不管哪個國家都有不禮貌的人,我沒放在心上,我媽以前也不會。」卓敏則說完,頓了頓,「可是那天回到家,我媽把購物袋放到餐桌上就進了房間。連鮮奶都沒放進冰箱,我覺得很怪,就跟過去看看。結果我看到她站在主臥室的窗戶旁邊,雙手抓著厚窗簾,躲在後面嚎啕大哭。」   雖然那時卓敏則已經十四歲了,是能理解父母不是萬能的的年紀,可是親眼看到總是很優雅聰慧的媽媽崩潰,還是讓他受到不小的震撼。   「從那一刻起,我才真的意識到我媽也很辛苦,每天都很努力。」卓敏則搖了搖頭,彷彿對當時的自己感到不可思議。   那幾年他們幾乎都是一、兩年就會換一個地方,好不容易適應新環境,又因為他父親有新的生意機會,要舉家搬遷。要讓卓敏則轉入的學校能不能就讀同學年、新家的裝修、幫傭和司機的管理,當地垃圾分類以及市場採買的不成文規矩,熟悉附近環境與鄰居,全都是他的母親一肩挑起。   「可是那些支撐起生活日常的所需,甚至是兒子進新學校會不會必須降級,當時對我爸爸來說不是那麼重要吧,畢竟他工作忙昏頭了。」卓敏則的聲音稍微變得冷淡了一點。   「你剛才在我家時說,卓叔叔現在比較會陪阿姨了?」林彥琇腳撐在地上,止住了晃動的鞦韆,有點擔心地詢問。   「因為我高中時,我媽吃了朋友給的安眠藥,夜裡在家裡夢遊嚇到他,他才終於發現狀況不太對勁。」   卓敏則語氣淡淡地說道,「以前我爸爸表面上會在又要搬家時表現得很抱歉,也會在母親節之類的日子說媽媽真的很辛苦,不過心裡多少還是會認為他是在工作,而我媽只是待在家裡,命很好吧。直到那時候,他才開始正視這個問題。」   一時之間,林彥琇不知道該說什麼。   在他心目中卓家一直都是那種典範般的完美家庭,不過聽到這些過往不知道的細節,林彥琇卻沒感到詫異。   他想起卓敏則和卓阿姨彷彿朋友般相處的態度,那與其說是卓阿姨思想開放、喜歡和孩子當朋友,感覺起來更像是照顧者與被照顧者之間的界線並不分明。   比起單純的依附,卓敏則從青春期時心態上就已經開始轉換成保護者,與母親的關係更像是一起接受海外生活挑戰的夥伴。   「我媽接受了正規的治療,也跟我爸一起去做過諮商,現在過得很好。」   誤以為林彥琇的沉默是因為話題太過沉重,卓敏則最後刻意以比較開朗的語氣說道,「我跟我爸關係也沒有太糟,他其實很抱歉一直讓我換環境,所以平時什麼都會盡量答應我。成年後能夠回來,也是我們的約定。」   林彥琇還是沒有說話,而是從那頭的鞦韆站起身來,走過來卓敏則的面前,彎腰俯身抱住他的脖子。   卓敏則手上裝滿冰塊的紅茶差點傾斜灑出,愣愣地睜大眼睛。   「……辛苦你了。」林彥琇悶悶地說道。   即使都已經是事過境遷的昔日回憶,少年仍是發自內心地為那段自己不在身旁的日子感到難過。   卓敏則用空著的那一隻手輕撫林彥琇的背,忍俊不禁地出聲,「很心疼我?」   埋在林彥琇頸邊的嘴唇說話時碰到了他的皮膚,溫柔的嗓音彷彿有形體似的撫過耳朵,讓林彥琇霎時彷彿有細微的電流竄過身體。   「回來還要捲入我和我老媽的爭吵,你一定覺得很幼稚吧?」他紅著臉直起身體,有點粗魯地揉了揉耳朵,「都十八歲了,還因為那點小事鑽牛角尖。」   林彥琇只是想要轉換氣氛,藉著自嘲來開個自暴自棄的玩笑,卓敏則卻沒有笑。   「生活不能比較。」卓敏則正色說道,「如果是我在你的環境裡長大,也不見得能做得比你好。」   說完,敏則哥牽起他空著的那隻手,握在掌心裡,上頭還殘留著飲料杯的冰涼水珠,「我很高興你需要我時,我在這裡。你應該懂這種心情吧?」   林彥琇老實地點了個頭。   如果可以,他也想要見到十四歲的卓敏則。陪在那個站在走廊上透過門縫看著母親大哭的溫柔少年身旁。   「今天多虧你陪我回去吃飯。」林彥琇思索半晌,「──如果不是你,我可能現在已經在查宿舍的資訊了。說不定那一趟離家之後,就真的很難回去了。」   那一天被母親搧了耳光,收拾行李投靠隔壁時,他們母子倆都還沒有意識到與以往有什麼不同。   然而,住在外頭的林彥琇隨著打工薪水入帳,看著從小到大累積的存款、數個月存下來的薪資,他很快就發現了,這是他第一次有機會真正意義上的離開家。   「沒想到反而這次回家,是我們有史以來最和平的一次。」   林彥琇想到飯後媽媽又切了一大盤水果,活像在餵豬的樣子,有點好笑,「我已經很久沒有看到我媽在飯桌上那麼高興的樣子了。」   「你爸爸看起來還有點迴避我們的關係,不過不急吧。」卓敏則喃喃說道。   現在比起承認他們兩人交往,反倒比較像是評估過卓敏則的性格和家世都不錯,認為讓他們混在一起無害,又能讓林彥琇選擇留在近處罷了。   卓敏則用十指交扣的方式牽住林彥琇的手,淡淡說道,「未來還很長。」   他們作為情侶相處的時間確實還不長,這也只是跟家長第一次見面,卓敏則並不氣餒。   然而,看著敏則哥用務實的口吻談論,總讓林彥琇感到心跳異常加速,彷彿對方很認真思考他們的未來。   從現在開始,他們有很多時間能夠在一起。   這時,公園另一頭的入口傳來笑鬧聲,有幾個看起來頂多是大學生的年輕人手拿著超商塑膠袋走進公園。那幾個年輕人爬上大型溜滑梯,很有玩心地爬上高處,和他們一樣找了個地方窩著。   「說起來,我小時候一直很想和你來這裡玩。」   看到那幾個頂多高中或大學年紀的年輕人爬起遊樂器材,林彥琇懷念地說道。   記憶中只有一兩次,讀高年級時的卓敏則能自己外出了,去書局買東西時和他順道經過。可是那時的他也不是會玩溜滑梯的年紀了。   提起當時,林彥琇還是有點遺憾。   然而,卓敏則看了一眼遠處的兒童設施,開口說道,「──我以前倒是很慶幸,我不能出來玩。」   林彥琇訝異地回過頭。   「因為你會惦記著不在這裡的我,離開公園裡的其他孩子們,來我家找我。」卓敏則舉起他的手,在手背上親吻了下,「然後房間門關上,我就能獨佔你了。」   握在手心裡的手微微震顫,平時在他房間裡總是很大喇喇的少年難得畏縮,手足無措地站在他面前。   「……我有點狡猾吧?」卓敏則害臊地笑笑,聳了聳肩。   就算是佔據地利與嚴格的家教而顯得與眾不同,又因為分離而讓他在林彥琇整個青春期中占據了心裡很重要的位置,他很慶幸自己擁有的一切。   「你才沒有。」林彥琇反射性地說道,「最近也根本……」又倏然住了口。   「什麼?」   「……沒事,回家吧。」林彥琇腳步一轉,有些彆扭地撇頭說道。   林彥琇拾起自己放在鞦韆旁地板上的冰紅茶,卓敏則配合地起身,走在他的身後一同步出公園。   途經路燈的照明範圍,微弱燈光下,卓敏則注視著少年一片通紅的耳朵,冷不防開口說道,「藏在櫃子裡的那袋禮物,我可以用嗎?」   走在前頭的林彥琇猛然煞住腳步,回過頭來,「你明明就有聽懂!」
10
回應 0
文章資訊
173 篇文章452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8 則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