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BL #耽美 《無極》 第三百一十九章 〈變卦〉

7月28日 00:04
一陣急匆匆的腳步聲從大廳衝了出來, 深夜裡元浩不知為何竟沒有熟睡,而是出現在這, 見到兒子對著張沂噴出鮮血倒臥在地上, 這樣的景象讓元浩怒不可遏, 他伸手扶著元少學情緒激動的喊叫 『學兒、學兒!你能聽見我說話嗎!』 看著元少學,徹底的昏了過去元浩似若瘋虎的激動, 他對著張沂大吼 『我早就在一旁看著你們,你騙學兒割血給你, 又將他弄得重傷倒地,你來我元家到底是何居心!』 對面元浩的指責,張沂開口解釋, 「元叔你聽我說,他………。」 甫一開口但卻猛然發現, 他的解釋只怕會太過匪夷所思, 他難道要跟元浩說眼前這個人只有肉身是元少學? 他深夜作法是為了找回元少學的主魂? 這樣的言論對於元叔而言, 即便一生都過著與起乩相關的生活, 但是誰會相信元少學的主魂被人替換的說法? 這樣的認知差異,讓張沂說不出話來。 看著說不出話的張沂站著開不了口, 這讓元浩更加的憤怒, 他厲聲道 『我注意你很久了, 別以為你救過元家就能在這裡肆意妄為, 我告訴你,從現在起我們不再欠你什麼, 你給我馬上帶著你的妹妹給我滾出去! 走!』 暴怒的元浩伸手指向大門,要張沂帶著小芽立刻離開。 張沂一直以來都能感受到元浩若有似無的敵意, 但他卻說不清,為何元浩對於自己會有這種反感, 平日裡他做事小心,極少讓自己與元浩接觸, 為得就是不讓自己跟他起衝突, 可這次的突發事件來的太快、太急, 讓張沂一點應對都無法準備。 元浩兀自暴怒的喝聲,讓張沂的心逐漸冷去, 聽著元浩的逐客令,張沂心裡也隨之硬了起來, 知道元浩這些話說出口,雙方便再沒餘地的他, 轉過身去打算到房裡帶小芽離開。 當張沂轉過身卻看到元天朝跟王小娟站在廟門口, 從他們的神情張沂知道剛才發生的事都被看見了, 王小娟神情緊張的開口道 『大師兄你……。』 卻是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口, 心知王小娟是廟裡最底層的學徒人微言輕, 這時候她開口說話很有可能引火燒身, 他走就走了,但王小娟跟他不同。 為了不讓王小娟事後被責難, 張沂走過她身邊時表情異常的冷酷, 一副完全不在乎她的態度, 反倒是經過元天朝身邊時, 張沂對著他搖了搖頭, 對於這個一直很照顧他兄妹倆的老人, 張沂一直心懷感激。 心知事情有異的元天朝,這時候情況複雜, 他也不便開口, 更別說即便他心裡再如何信任張沂, 但倒在地上的畢竟是他的親孫,在這樣的因素下, 他沒罵張沂幾句,就情理來說都是客氣的了。 穿過廳堂的張沂走在熟悉的走廊, 這一刻的他感覺這裡離他好遠, 就連踩在地板的腳都有些不踏實, 進入房間後張沂沒多說什麼, 他從衣櫃裡抽出一條碎花藍布, 接著像便魔術似的, 把房間裡的東西一件一件的往裡頭裝進去, 做完了一切後的他將布巾打結掛在肩膀, 接著背起仍在熟睡的小芽。 睡著的小芽感受到振動,趴在張沂背上的她迷糊的問 「哥哥我們要去哪裡……?」 張沂寵膩的回頭用臉頰點了點她,語氣輕鬆的道 「沒事,妳繼續睡,我們去外頭走走。」 「喔好……。」 一向習慣由張沂作主的她沒注意到事情的異常, 還很想睡的張開小手環著張沂的脖子, 沉沉的睡去。 這時大約是凌晨四點左右, 出了房門的張沂抬頭看著依舊黑壓壓的天空, 他知道再不久天就會開始亮起, 而他那時候已經離開這裡,他心中此時五味雜陳, 住在這裡一年半了, 凌晨廣場溼冷又帶有泥土味的空氣, 是那麼熟悉,可此時感覺卻又那麼的陌生, 張沂一時間不知道該用何種心態面對, 從房間走到恩主宮廟大廳的路上, 他感到一股淡淡的離愁, 可還沒等他消化他便迎上眾人的目光, 此時眾人都聚在廳上。 聽到張沂走過來的聲響,他們紛紛將頭轉過去看向張沂, 走過來的時候,張沂已經有想過自己要用哪一種的情緒面對他們, 但真正看到他們的時候,張沂卻感覺到一股疏離的味道, 那是一種明明大家什麼都沒說, 但卻可以從他們的臉色中感覺到, 自己已經不再是這裡的一員, 那幾張熟悉的臉,不知為何連一點情感的連結都沒了, 這時候張沂有點懷念方才王小娟對他說話的勇氣, 這時他才發現原來自己沒自己想像的那麼勇敢。 張沂知道這時候的他,最好不帶情緒, 連一句話都不要說, 靜靜的乾淨俐落的離開會是最好的方式, 不要留給不需要的人想像的空間, 也不要留給心向著他的人負擔。 張沂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他像是一陣空氣, 當著眾人的面走了出去。 當張沂推開恩主宮廟的外牆大門時, 他感覺自己很輕,像一只野鬼就要迎風飄了起來, 但背上熟睡的小芽,那雙環繞著他的手, 暖暖的,小小的又將他拉回了人間, 於是他面露溫暖的跨了出去。 此時大廳裡元浩在坐地上,抱著仍然沒醒過來的元少學, 恨恨的道 『小娟去把大門關上,以後看到那小子就當作不認識, 妳待會去看看他房裡,看到的東西一律給我扔了!』 聽著元浩的命令王小娟啊了一聲, 她沒想到元浩居然會說出這些話, 有些為難的她轉頭看向元天朝尋求幫助。 迎上王小娟的目光,元天朝嘆了一口氣臉色為難的道 『浩兒,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你把人突然趕走, 他自然來不及收拾東西,可你明明知道卻把氣出在他的東西上, 你也總得給人留條路走。』 『留條路?你沒看到學兒還在昏迷不醒嗎? 學兒是我兒子,是你親孫,他受了這麼重的傷你沒幫他出口氣, 反倒心疼起外人來,天底下有你這麼做爺爺的嗎!』 元浩聽到元天朝幫張沂說話,他一怒之下懟了回去, 接著抱起地上的元少學,怒氣沖沖的離開大廳, 留下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是好的兩人。 元浩將元少學抱進房裡放在床上, 接著他退到了一旁,像個木頭一樣站著, 他的臉沒有任何表情, 樣子與方才在大廳時判若兩人。 這時原本躺在床上的元少學嘴角露出笑容, 從床上坐了起來,伸手擦了擦嘴上早已乾掉的血。 『我不是說過嗎?每個人的命都該由他自己來過, 那既然我已經住進了這具身體, 可我又不想幫他過,那第一步自然要先解決會礙事的你, 只有你走了,這個家才會沒有我不能控制的變數!』
2
回應 0
文章資訊
428 篇文章75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8 則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