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亂不終棄(40)

7月28日 10:15
前情提要
第四十章  總得有人要付出身敗名裂的代價   正當杜見悠努力振作精神,想再幫自己說幾句話的時候,會場中站起了一個人。   他西裝筆挺、一臉嚴肅。等到四周圍的人都安靜下來望向他時,他才沉穩的開口:「在場的先生女士、記者朋友大家好,我是廣盛集團委任律師,王洛。今天我代表廣盛集團出席。剛剛針對杜見悠先生的指控,我相信大家的心中自有一把尺去衡量是非真假。我們唐鶴總裁一向愛才惜才,與杜見悠先生就是正常朋友間的交往與業務的往來。除此,再無其他。」   「那是否可以請您解釋一下雜誌內容提到的,唐鶴總裁似乎經常出入杜見悠的住處,照片也都拍到了。一般正常朋友間的交往,應該不會這麼密集的去人家家裡過夜吧?」現場記者忽然想起雜誌上還有唐鶴座車在杜見悠住處大樓進出的照片,上面詳細記錄了每次造訪時間,一周總有個三五天,有時甚至天天來,而且每次都是隔天才兩部車一前一後離開。   「就是就是,你說啊!唐鶴幾乎每天都來我家,在我房裡過夜,你怎麼解釋?現在你們總該相信我了吧?」杜見悠精神又來了,總算有一個記者站在他這邊。   「唐總裁的確常常出入杜先生住處的大樓。不過在誰的房裡過夜,這杜先生應該最清楚。」王洛微微一笑:「其實唐總裁在那棟樓裡也有置產。相關的產權證明在這裡。」王律師低頭從公事包翻出了一疊文件,朝現場揚了揚。   「唐總裁會在那棟大樓置產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一開始杜先生處心積慮地接近我們總裁,時常藉故邀請去他家吃飯喝酒談天,唐總是健談豪爽之人,當時與杜先生也是聊得投機,時常聊到深夜才發現時間晚了,又或者因為喝酒而不方便開車。一來二去折騰之後,剛好發現大樓裡有房子要賣,唐總就順手買下了,這也是圖個回家方便。各位想想,如果今天唐總裁跟杜先生有不正當關係,他何不就直接住下了,何必還要堅持回家?他何必多此一舉在同一棟大樓買房?因為還是會被拍到他在大樓進出的照片啊!就因為唐總內心坦蕩,他的做派也一向紳士,所以他根本也沒想到這樣正常朋友交流的關係要需要擔心是不是會被拍到。他確實進出了杜先生住處的大樓,可他進入的是自己的房啊!退一萬步說,唐總的房產何止這一處,若他真有心要藏一個人,他會藏不住?他會讓你們拍到?」開始有記者跟著點頭。   若唐鶴有心隱藏這段關係,那買房子在同棟樓裡,似乎是沒什麼道理的,會這樣做,的確是心思不在那上頭,所以不用躲躲藏藏。如果真有什麼,倒不如把人藏得遠一些來得實際。   王洛見開始有記者認同他的解釋,又再接再厲。這次他要一舉解決所有麻煩,將杜見悠與廣盛集團切割得乾乾淨淨。   「所以,他這次會被拍到,純粹是有心人的操作。」他眼神飄向了杜見悠,停了一會才又轉回來:「至於有心人為什麼要做這事,這就要問問他自己了。」   杜見悠安靜淡然地看著王洛的動作,看著他播放出錄音筆裡的檔案,聽著自己尖銳的聲音回蕩在記者會現場。   『好吧!既然你已經看穿我的伎倆,那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你說我圖你什麼?不過就是跟著你吃香喝辣、要錢有錢要名有名。可惜我纏了你那麼久,還是沒辦法把你弄到手。你的確很有一套,不像我以前那些金主那麼好糊弄。不過,我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事已至此,我告訴你,我得不到你,我也要毀了你。』   『你在威脅我?我當你是……你居然這樣對我,你有沒有良心?』   『當我是什麼?朋友?哼,還良心呢?良心一斤值多少?良心負擔的起我的HERMES、Givenchy、Christian Dior、Jean-Paul Gaultier?你別太天真了。這件事,總得有人要付出身敗名裂的代價……』      王洛動作俐落的關上錄音筆:「聽到這裡,想必大家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唐總裁把杜先生當成朋友,發生這種事也著實讓他深感遺憾跟痛心。不過今天有機會讓我代表所屬集團將這件事說清楚也好,日後廣盛集團將不再針對此事發言。畢竟,廣盛集團是沒那種閒工夫處理這種髒事的。」   說完,微微一鞠躬,瀟灑離開。      杜見悠的構陷算計對比唐鶴的無辜受騙。這整齣戲,記者們算是看明白了。   趙天成也看明白了,他氣得幾乎要站不住。   而廣盛集團內那些一個躲著一個偷看記者會直播的員工,則是在聽完自家律師的帥氣聲明後,忍不住爆出一小撮一小撮的喝采叫好。看到那個令人作噁的杜見悠如此算計消費自家總裁,然後被王律師完全KO的畫面,真是大快人心。   記者會現場,杜見悠臉色慘白,幾乎是癱坐在位子上。還有記者要追問,就看見汪崇德接起了一個電話:「什麼?麗緻飯店頂樓有人要跳樓?好好好,我立刻出去連線……」幾乎是同時,其他記者的手機也紛紛響起,有人立刻猜到,應該是公司打來通知跳樓事件的,顧不得這裡還沒結束,一群人就匆匆忙忙邊接電話邊往門外趕,深怕搶輸別家記者,佔不到好位置、拍不到好畫面。   有的記者在經過汪崇德的身邊時,還忍不住拍拍他的肩膀、豎起大拇指,說聲:「幹得好」或是「今天辛苦了」,表達他們今天對於汪崇德扒糞的表現非常滿意。   反正,事件的來龍去脈都已經知道了,就是一樁設計陷害的戲碼,作為娛樂新聞、茶餘飯後的八卦是蠻有趣的。但是作為商業新聞,沒有價值。   唐鶴只是一時倒楣,誤把匪類當朋友而已,這是他私事,跟廣盛集團無關,自然對公司也沒什麼影響。股市震盪,預期也就大概那麼晃了一下,眨眨眼,似乎沒發生任何事。   麗緻飯店的招待室裡,記者幾乎跑光了,夢之初的員工也在聽到錄音之後,傷心失望地離開了。現在整個招待室裡只剩下依然癱坐在位上發愣的杜見悠、氣到不斷發抖的趙天成,以及不知道為什麼沒衝去採訪跳樓新聞、還低著頭默默收拾東西的汪崇德。   趙天成一股氣不知道要往哪兒發,一個箭步就衝向汪崇德,對他破口大駡,因為他還抱著一點希望。   「你這個渾蛋,虧我還把你當成朋友,昨天還特地讓你跟杜見悠密談了一下午,結果你居然這樣脫稿演出。你為了出風頭,一點道義都不顧嗎?這樣會害死人的你知不知道?」趙天成紅著眼,氣得就想揮拳。直到他看見汪崇德眼裡濃濃的難過。   汪崇德是真的難過。他剛剛親眼目睹並親手參與了毀滅一個人的過程。   有那麼一秒鐘,他真痛恨自己的職業。   「他是真的愛他,是吧?」他定定的看著趙天成:「天成,你心裡明白,我不是脫稿演出,我是照本宣科。照著他杜見悠寫的本。他是個導演,親自導了這場戲。看起來,他成功地保住了唐鶴,不是嗎?」汪崇德看著一臉震驚的趙天成,朝他的身後用下巴示意:「那個男孩,」趙天成回過頭看見那個風衣男模,他已經換回自己的衣服,並將那件風衣還給杜見悠,還給了他一個擁抱,然後拉著行李箱走了。   「是你們杜導演的朋友。那人原訂今天晚上就要出國,估計媒體之後也找不到他,等他幾年後念完書回來,大家早忘了這事,所以對方也就答應了。還有那個吵著要跳樓的人,現在應該也已經下來了,就是喝了點酒發發酒瘋,沒什麼。這些都是杜見悠安排的。連廣盛那個律師,都是杜見悠親自發來的。不信,你自己去查。」趙天成還在不斷發抖。氣的、急的、怕的……他不住的深呼吸,卻始終無法平復下來。   「小趙,你冷靜點,如今對他生氣也沒用了。他算是毀了,或者是瘋了。我不知道他要怎麼面對之後的事,如果你不幫他,他一個人過不去的。」汪崇德拍拍他。   此刻,他不知道到底是趙天成比較需要安慰,還是杜見悠?他看著那個失了心魂的年輕人,心中深深的惋惜。   汪崇德搖著頭離開了。   原本還抱著一絲希望──希望杜見悠不是真傻到無藥可救的趙天成,希望破滅了。汪崇德的一番話,證實了他心中的恐懼。   杜見悠瘋了。他親手毀掉自己。      趙天成站在原地不斷的調整呼吸,他克制自己不要衝過去打死他。   他慢慢地走向檯子,站到杜見悠身邊。昨天那個滿身怒氣、精神抖擻、口口聲聲說絕不放過那個渾蛋王八蛋的杜見悠早已經不見了,取代而之的是一個癱在那裡死氣沉沉、奄奄一息的傻子。   曾經,那麼驕傲、那麼精神奕奕神采飛揚的一個人。就這麼沒了。   趙天成伸手,輕輕摘下杜見悠的大墨鏡,兩夜未睡的黑眼圈,還有,佈滿血絲毫無生氣的眼瞳。他彷佛被抽去了靈魂,就連呼吸也都輕而緩慢。      趙天成見他這樣,什麼氣都發不出來,他搖搖他,很小力的。他似乎有錯覺,彷佛再搖大力一點,眼前的這個人就會支離破碎、一塊塊血骨崩塌。   終於,杜見悠開口了。他輕輕地說:「他沒事了吧?」   趙天成又氣又疼,一股酸氣直衝鼻腔。   去他媽的沒事了吧,你有事啊!你事情大條了你知不知道?   趙天成站在他身邊,一把將癱坐著的杜見悠攬進懷裡。杜見悠動也不動的被攬在趙天成的胸腹,他仍不死心的拉拉趙天成的袖子還要追問:「這樣,他就會沒事了吧?是吧?」壓抑中帶著一點急切。   趙天成見他這樣,畢竟不忍心。他哄孩子似的,拍著他的背,一下一下的安撫:「對,沒事了,你們都會沒事的。走,我們回家。」趙天成對著毫無生氣的杜見悠,眼角漫出了水氣。   此刻流下眼淚的,不只是趙天成。   躲在會議室看完整場記者會鬧劇的蘇安,不知道什麼時候也已經淚流滿面。原來,這就是杜見悠的辦法。   快速有效、洞悉人性、覆巢毀卵、積毀銷骨。   這就是杜見悠說的:總得有人要付出身敗名裂的代價!   是他。在剛剛不到半個小時的鬧劇中,成功地讓自己身敗名裂。 他十多年來努力的一切盡付東流。   在她滿腦子要護住廣盛集團、護住唐鶴的同時,何嘗不是自私的護住了她自己。而杜見悠選擇護住什麼?他選擇護住一個出了事就把他一腳踢開的渾蛋負心漢。   這個笨蛋,就這樣奮不顧身的毀了自己。曾經一身自愛自重的潔白羽毛,如今被叼啄踩踏的凌亂汙穢。她彷彿能看見泥地裡血跡斑斑殘羽片片。   蘇安作夢也想不到,在杜見悠被唐鶴傷得這麼深之後,他居然還能義無反顧為他做出這樣的犧牲。在那個尷尬難堪眾人背棄的當下,杜見悠就已經決定這麼做了。他刻意讓律師錄了音,說了那段讓自己陷入萬劫不復的違心之論。那甚至都不是氣話,是他杜見悠親手剮了心、斷了後路,也要護著唐鶴周全的算計。他就這樣一點退路也不留的算計了自己。   這個人,真的值得唐鶴的深愛。   而唐鶴,他值得杜見悠什麼?他該拿什麼去換回這個人的清白?   讓杜見悠去開這場記者會,付出的代價竟是這麼大。她知道此刻廣盛集團跟唐鶴的第一波危機過了,接下來只要穩住就行。但是過程中折了一個杜見悠,這值嗎?如果,在事前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她還會讓杜見悠去搞這一齣嗎?   她閉上眼,咬了咬下唇,她噁心的發現:還是會。她還是會當作不知情的讓杜見悠去。為了這個醜陋的心思,我真該再多被搧一個耳光。   蘇安擦乾眼淚,剛從會議室走出來,就聽到總裁辦公室傳來大吼:「你說什麼?」然後是東西掃落一地的聲音。   蘇安急急推開總裁辦公室的門,只見一地淩亂的辦公用品,唐鶴正手忙腳亂心緒浮躁的敲打鍵盤。   「老唐,怎麼了,發生什麼事?」蘇安不安的詢問唐鶴。   「王律師打電話來說,他剛剛離開杜見悠的記者會。杜見悠他召開了一場控訴我的記者會?」唐鶴赤紅的雙眼憤怒的像要噴出火來。   他看著眼神閃躲的蘇安,他壓低聲線:「妳知道的是不是?始亂終棄記者會。妳知道的是不是?」最後一句幾乎是洪水爆發的用盡全身力氣大聲吼叫。   唐鶴憤怒的幾乎失控。他抖著手指搜尋,當在鍵盤上打出「始亂終棄」四個字時,力氣大到幾乎敲壞鍵盤,然後在看到記者會上花枝招展的杜見悠及其背後寫著特別大字的始亂終棄紅布條時,又氣得幾乎要砸了筆記電腦。   蘇安一個箭步過來,將電腦闔上。   「別看了,現在不是看這個的時候。一個多月後就是董事會議了,你只有這短短的時間穩定廣盛,如果到時你穩不下來,你就等著董事會處置你吧!」蘇安避重就輕。   此刻,剛剛賠上一個杜見悠,這個代價太大,她要確保杜見悠的犧牲是值得的。現在絕不能讓唐鶴看到記者會的影片。以他的個性,絕對會毀了這個精心設計又得來不易的結果。然後,也救不回杜見悠。   總之,唐鶴先把廣盛搞定,而杜見悠,由她蘇安來想辦法。   然而,她沒想到的是,當她費盡心思調查出一切真相時,杜見悠已經憑空消失了。 (待續......)
10
回應 6
文章資訊
424 篇文章509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8 則貼文
共 6 則留言
靜宜大學
很難過
B1 是不是因為這樣,大家都棄文了😭😭😭
昨天來不及追完 今天一次追這兩集 心好痛啊啊啊ಥ_ಥ 前幾篇多甜現在就多苦ಥ_ಥ 兔兔抱抱😢😢
國立中央大學
沒棄沒棄 只是有時候沒留言😅 事發三集了兔兔一滴眼淚都沒掉 反而是配角們哭 真是難受😢
B3 哇,一次看兩章,真的很痛吧😭😭 B4 因為兔兔說了:「還不行...」 所以他驕傲的嘴角還掛著微笑😭😭😭 嗚嗚,你們沒棄就好,陪兔兔一起走過這段難過的時光吧😭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