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亂不終棄(41)

7月29日 11:46
前情提要
第四十一章  唐鶴,你怎麼不知道?   趙天成打算帶著杜見悠先回自己家待著。   杜見悠的家已經回不去了,一定會有一些好事者來鬧。   正當他帶著靈魂已經抽空的杜見悠走出飯店的時候,杜見悠的手機響了起來。   「別接。把手機關機。」趙天成警覺的交代,甚至想奪過杜見悠的手機。但是兩個人一看到來電顯示,都傻住了。趙天成不敢再阻止,而杜見悠,卻也不敢接。      來電顯示:柯叔。   杜見悠不知道該怎麼接起這通電話。剛剛的寡廉鮮恥醜態百出心機算計,家裡的長輩也看到了嗎?   他還沒想好怎麼解釋。應該是說根本沒想過要怎麼替自己解釋。   手機鈴聲歡快急促的不肯放棄,在短暫停歇了之後,又隨即響起,可見電話那頭的人是如此急切的連續撥打著電話。杜見悠顫抖地劃開手機螢幕、接通了電話,遲疑微弱地發出了一聲:「喂……」   只聽見柯叔僵硬又帶著慌亂的聲音傳來:「你媽昏倒了,現在在Z大醫院急診室。」說完,不等杜見悠有任何回應,隨即掛斷了電話。   杜見悠身子晃了晃,差點站不住。所幸趙天成架住了他。他茫然得不知所措。媽媽怎麼會昏倒了?是因為我嗎?因為我不孝。   趙天成離得近,剛剛也聽到了柯叔的話,二話不說拖著杜見悠往車上走:「快,我們去Z大醫院。」杜見悠仍是一臉茫然失措的樣子,任由趙天成拖著他動作。     在車上杜見悠緊絞著雙手。聽柯叔話語間的生疏冷硬,他幾乎可以確定他們已經看到電視直播剛剛那場讓全天下人訕笑的記者會了。他也知道,往後因為他,他們可能再也笑不出來了。   天啊!千萬保佑我的媽媽平安無事,她沒做錯什麼事。   是我,是我錯了。   一開始我就不應該隨意招惹,先是害了唐鶴,現在又害了媽媽。   杜見悠幾乎是一路踉蹌地進到急診室。他像無頭蒼蠅般在急診室團團轉,直到看見柯叔站在一個床簾半拉上的病床邊,杜見悠才猛然停住。他找到人了,但是他不敢過去。   柯叔一看見他,眼神黯了黯,輕輕的點了頭,轉身就往簾內走去,微駝的背影好像老了十歲。   趙天成示意杜見悠過去看看:「好好跟叔叔阿姨解釋,他們會相信你的。」他推了推杜見悠,將他推進那個小隔間,然後幫他們把床簾拉上。   隔間內,只有他們三人。杜媽媽已經醒了,紅腫的雙眼看到杜見悠,隨即把臉轉開,背著人又開始流淚。   杜見悠慌了:「媽,你別哭。別哭,身體要緊。柯叔,醫師怎麼說?我媽怎麼了?」   「……我們在家看到了,記者會。你媽她就……醫師說她激動過度,血壓忽然飆高,身體一下子承受不住,所以才昏過去。接下來要避免再刺激她。」柯叔垂著眼,坐在床邊握著另一伴的手,意有所指地提醒杜見悠。   「……」杜見悠無語。果然是因他而起,他無可辯駁。   「小悠,」杜母忍住滿心的驚惶,叫了兒子一聲:「你告訴媽媽,你在記者會上說的不是真的,是不是?」她滿懷希望地望向從小到大一向乖巧懂事的兒子,卻只見杜見悠低著頭不發一語,沉默了一陣子,他雙膝一軟,重重地跪了下去。   「小悠……」杜母跟柯叔一聲驚呼,隨後伴隨著杜母抑制不住的淚流滿面:「為什麼?為什麼你會這樣?媽媽沒有這樣教過你啊,你怎麼會這樣?你告訴我,這只是你騙我們的是不是?你有苦衷的是不是?你別怕,媽媽保護你。我去幫你澄清……」杜母激動又壓抑的哭喊,柯叔連忙安慰,要她別激動。   「媽,對不起……是我錯了……」杜見悠跪在病床邊,聽著母親還依然試圖相信自己,心裡一陣淒然。   趙天成要他好好解釋,怎麼解釋?他為了保護唐鶴,用了極端的手段,這是他要的結果。現在,在他毀棄一切換得唐鶴安穩的風頂浪尖上,他又怎麼能開口翻供?   別說在這急診室半開放的空間,就算在家裡,他也什麼都不能說。眼前這兩位氣極敗壞的長輩,一旦知道真相,這還不衝出去跟人拼命?還不到處嚷嚷解釋澄清?他只能不斷的說著對不起……對不起……   「我們哪裡做錯了,讓你長成這樣心術不正愛慕虛榮的人……」杜母看著跪在眼前承認錯誤的兒子,痛徹心扉。   「小唐對你那麼好,對我們都那麼好,你怎麼會,怎麼會……?我們不缺這個錢啊!」杜母忽然厲聲的問:「我再問你一次,你真的是為錢為名去接近小唐?你真坑了他?」   「……」杜見悠一直跪著,他哽著喉頭、忍著眼眶的酸澀,咬著牙微不可見的輕點了頭。   啪!杜母猝不及防抬手給了兒子一巴掌。   杜見悠沒有防備,被忽然而至的一巴掌打得整個人撲倒在地上,他整個心臟都揪緊緊的疼痛。媽媽,那個連兒子性向都無條件接受的溫柔媽媽,居然氣到動手打了他。   杜見悠這輩子從沒那麼自責過,是他辜負了媽媽。從小到大第一次挨打,這巴掌,挨得不算冤。   柯叔也嚇了一大跳,連忙過去要扶,只聽見杜母哽咽的聲音:「你走,就當我沒你這個兒子。」說完話又是一陣激動的大哭。   剛剛掀開床簾就看到病人打人又大哭的關東寶傻在當場。   「這,這,這是怎麼回事?不是說讓病人不要激動嗎?怎麼還讓病人氣成這樣?」關東寶皺著眉看著眼前跌趴在地上的人:「你是她兒子?先跟我出來。」他沒認出眼前這狼狽的人就是唐鶴的男朋友,他這時甚至還不知道那場記者會。   杜見悠反應過來,顧不得自己臉上火辣辣的疼,連忙起身安撫母親:「好,好。媽,您別激動,我先出去……」說完就狼狽地從上爬起來,搖搖晃晃地掀開床簾往外走。趙天成連忙迎了上來,他聽到裡面的動靜,看到他臉上的紅腫,知道杜見悠什麼也沒解釋,他氣得不輕。   為了一個唐鶴,到底要賠上多少才算完?   關東寶面色不佳的跟在杜見悠後面出來:「你媽媽的血壓其實之前控制得還不錯,可是今天早上忘了吃藥,然後下午又不知道怎麼回事的心情激動,導致血壓忽然竄升,所以一時受不住才會昏倒。你當人家兒子的,要多關心媽媽啊。她養你到這麼大不容易,別跟媽媽吵架了,聽得懂嗎?」杜見悠點點頭。   「聽得懂就要聽進去,這麼大的人了,還在搞叛逆期,惹媽媽生氣啊,真有能耐……」關東寶最氣這種不孝的孩子,一路沒給杜見悠好臉色,注意事項說完了拿了一些衛教單張給他,讓他在一些單張上簽了名,之後還訓了幾句才離開。   「杜見悠?字跡還挺端正的嘛……怎麼就不能乖一些呢?」他看著紙上的簽名,隱約覺得這個名字有點熟悉,但也沒想起什麼,直到很後來跟唐鶴林晏的聚會,才驚覺那個人就是唐鶴的杜見悠,也才想起有這麼一件事。   杜見悠整個人都蔫了,兩天沒闔眼,傷心又勞神。他虛弱的靠著牆滑坐到地上,他不想回家,他還想守著媽媽。   柯叔出來看見杜見悠癱坐在走廊邊上呆愣,目光渙散面無表情。這哪裡是剛剛在電視裡那個花枝招展貪婪狡猾的杜見悠?又哪裡是他們一向自信驕傲充滿陽光貼心懂事的小悠?   他搖了搖頭,紅著眼過去蹲在他面前,伸出手慈愛的揉著他的頭說:「柯叔知道電視上那個人不是你。老杜跟淑玲的孩子不會是那樣的,我從小看顧到大的孩子我知道。你是有什麼苦衷的吧?沒關係,你不想說就不說。你自己知道你在做什麼就好。事情總會過去的,我們等你回家。」   說完,又拍拍他,然後起身走到趙天成跟前再次叮囑:「帶他回去休息吧!他媽媽這裡我會照顧。我……我們都相信他不是那樣的人。他媽媽現在只是在氣頭上,氣他到現在還不肯說實話。我會勸勸他媽媽的。你讓他,事情解決了就回家。」   杜見悠鼻腔酸澀,看著眼前瞬間老去的柯叔,想起唐鶴曾說過的:柯叔,他從小看著你長大,他也知道的,你是一個很棒的人。      柯叔他真的知道,他相信我。     可是唐鶴,你,怎麼不知道?   趙天成硬將杜見悠從地上拉起來,連哄帶騙的將他拉出了急診室。   他將杜見悠帶回自己家。家門一開,貓皇就踱出來喵喵叫了,那氣勢不是歡迎他回家,倒是一副「出去瘋了一天,你可知道回來了,還不快去備糧鏟屎」的不爽。   趙天成一如往常,一進門就先去伺候貓主子,準備貓糧。留下一貓一人對看。貓皇是認得杜見悠的,平常杜見悠看到牠,都是大呼小叫的衝過來調戲牠。可今天不太對勁。牠遲疑的走到他腳邊繞了兩圈,長尾巴又試探的拍了他小腿兩下,杜見悠才蹲坐下來,讓貓跳到他大腿上。   杜見悠摟著貓,稍微有點沉甸甸的溫暖在懷裡,他將下巴靠在貓頭頂上揉揉,那貓也回頂摩娑了幾下。   「喵咪,吃飯了……」趙天成呼喚著愛貓。他懶得替貓取名字,就直接叫喵咪。那貓喵嗚喵嗚的應了兩聲,又蹭了杜見悠一下,似乎在宣告:朕先去用膳了,待會兒再來寵幸你。   趙天成忙完小的,又忙大的。他強迫杜見悠吃了些食物,洗了個澡。然後將他塞進客房,囑咐他好好休息,什麼事都不用管,他會處理的。他還強制關了他的手機。不准聽、不准看。反正此時肯定不會有什麼值得杜見悠關注的消息。   杜見悠蜷縮在趙天成客房的床上,像個做錯事的小孩般聽話。   他的確做錯事,他欺騙了母親與柯叔、欺騙了趙天成。他欺騙了這些真心關懷他的人,還引得趙天成跟他共謀,去為了一個渾蛋辯護。   一個他深深愛著的渾蛋。他很無奈地閉上眼,直到現在,他還是能感覺到自己滿腔的愛意。無奈的是,這份愛,已經投遞無門。 杜見悠聽到趙天成輕輕關上房門。此時,在滿室黑暗中,他輕輕吐出一口氣。   現在可以了。   解脫似的,他放任這兩天來一直隱忍的淚水失控。   杜見悠躲在被子裡咬著指節,壓抑無聲的哭到幾乎昏厥。   喵咪無聲地跳到床頭蹲坐著,牠趁著趙天成不注意時,在他關門前偷偷地溜進客房。此時牠正居高臨下的看著縮在被子裡不斷啜泣的杜見悠,不耐的甩甩尾巴。這人一定不是我認識的那個人。那貓對於他的軟弱顯得無奈。但牠決定留下來陪陪他。貓趴在床頭安靜無聲。   這頭的蘇安立即開始著手調查這次事件,包括私人照片如何外流、是誰策畫此事、動機目的為何。她不能用廣盛集團的人脈勢力去查。免得好不容易撇清的關係又被連結上,只能動用自己的私人關係了。即使,她十分不願意欠他人情。   許翔,一個富二代、集團副總裁,正瘋狂追求蘇安。面對此刻有求於他而約他共進晚餐的蘇安,開心到一張嘴簡直要裂到耳朵了。他忙著拍胸脯打包票:一定動用最強的關係、最先進的科技將這件事調查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還絕不跟廣盛集團有任何牽連。   蘇安見許總這般開心的模樣,心裡直發毛,直覺告訴她,實在不應該扯上這個男人,但是她實在太需要有人協助。許翔是目前最佳的人選。他們集團合作過幾次,這個人雖然看起來老不正經,基本上還算正派,是個可靠值得信任的人。她避重就輕的說明這個事件,只提到唐鶴跟杜見悠原本是非常好的朋友,卻因為雜誌偷拍風波,引得唐鶴誤會。所以杜見悠召開了那樣一場記者會,還給唐鶴一個清白。   「許總,真的十分感謝您願意協助。關於這次調查所衍生的費用,我會支付的。」   「蘇安,妳別這麼見外。老唐我又不是不認識,幫點小忙也是應該的。更何況我聽完妳的說法之後,我也覺得事情不單純,不是那個杜見悠在記者會上說的那樣。那場記者會鬧得沸沸揚揚,如果不能有人幫他澄清,那這個人真的要毀了。我是沒辦法在知道內情的情況下還置之不理的。妳放心,這件事交給我,我會儘快給妳一個滿意的答覆。在這之前,妳先穩住唐鶴再說。」   許翔在蘇安面前難得正經,這倒給了蘇安一個重新評估這個男人的機會。接下來的晚餐,他們針對這事件持續提出看法,也整理了幾個疑點跟突破缺口,兩人相談甚歡。 (待續......) ======================= ♡ 月光碎碎念 ♡ 好了,現在可以了..... 兔兔終於哭出來了😭😭
11
回應 6
文章資訊
424 篇文章509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8 則貼文
共 6 則留言
哭吧哭吧 兔兔辛苦了(抱抱 我給你靠!!! 希望快點解決這場鬧劇😢 許翔是蘇安的歸宿嗎
國立中央大學
終於哭了😢 唐鶴快來啊!
靜宜大學
好可憐🥺
B1 在文裡面沒有寫到蘇安跟許翔的故事,但是,許翔後來的確有追到蘇安喔,許翔就是蘇安最終的歸宿😂 B2 唐鶴還在自怨自艾中,很忙😡 B3 月光的受好像都蠻慘的😂😂
猜對了٩(˃̶͈̀௰˂̶͈́)و 期待明天😚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