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老的恩寵(第二十四章)與攝政王議和

7月29日 13:10
「願邪神詛咒你生生世世。」內弗爾卡拉二話不說,用劍削去薩胡拉的鼻子。   「呃……!」薩胡拉頓時血流如注。他發出吃痛的哀鳴,一隻手摀著臉上的患部,另一隻手卻冷不防地自懷裡拔出一把嵌著紅寶石、劍柄上爬著一條蛇的匕首,刺向內弗爾卡拉的心臟。   「嘔……」內弗爾卡拉一時間沒躲過,被刺倒在地上。   等等,那把劍的形制……我有印象。   無數的記憶自我的腦海中閃過。我看見自己被供奉在「那個神」的廟中,我被綁縛在祭臺上,薩胡拉自那個神的神像前,拿起那把匕首,插進我的肚子裡,將我的心肝腸肺一一剜了出來,獻祭給那個神……而那時的痛楚,就算僅僅只是透過回憶想起,仍銘鏤五內,如熱鐵烙膚。   這是那個神的祭器!薩胡拉簡直太狠毒了,他怎麼會想這麼對待他的親弟弟呢?!   事發突然,只聽歐西里斯在我腦中說道:『別讓內弗爾卡拉死於那把匕首之下,他的靈魂會被吞噬進永恆的虛無中,你快點幫他補一劍。』   我心裡也是這麼想的。隨著內弗爾卡拉倒地,我自他手中奪過劍來。   內弗爾卡拉睜大了眼,「瓦提……咳……!」   「對不起!請你原諒我!」我拔出那把匕首,內弗爾卡拉的胸口已經破了一個洞,我用那把劍插了進去,直到插入一個正在跳動的,如生物一般柔軟的臟器,我往下一突,刺破了那個東西。   只聽「噗!」的一聲,無數的鮮血自內弗爾卡拉的心口噴出,撲鼻的血腥味襲來,他的熱血把我全身噴得一塌糊塗。   「瓦提……我恨……!」內弗爾卡拉吐出最後一口血,躺在地上,死不瞑目。   我伸手去探內弗爾卡拉的鼻息,他已經斷氣了。我用手闔上他的雙眼。   歐西里斯繼續對我說道:「解咒的條件已經沒了,這一輪你重來吧。」   『什麼意思?』我在心中問祂。   「自殺。」祂斬釘截鐵地說道。   我相信歐西里斯,儘管我不想死,也不想痛──然而,我終於意識到,影響我解咒的那個至關重要的人是誰。   內弗爾卡拉。   「大王子,殺了我。」我說道。因為我實在是不想自殺。   「──為什麼?」   薩胡拉表情不大對勁,幾近喪失心神。他張狂地笑道:「哈!我弟弟已經死了,既然沒人要削去你的神職,你就是穩妥的太陽神祭司。如果連你都死了,誰來宣揚我繼位的正當性,嗯?」   我二話不說,提起內弗爾卡拉的劍,往心口刺了下去。   薩胡拉見狀,嘴一時間沒闔起來,露出非常莫名其妙的表情。確實,我的所作所為他一定是無法理解的。   如今我活在這裡,就只是為了解決我唯一的問題──那個神的詛咒。   「──噗啊!」我吐出血來,胸前一痛。   還沒死,我還沒死透……   我用力地把那把劍往身體裡頭刺,直到劍柄摁在胸口,劍身刺穿我的身體。   「咳咳咳……」   視線逐漸模糊,我往後倒在地上,死前的最後一幕,卻是看見薩胡拉走向內弗爾卡拉的屍體,抱起他,甚至是……低著頭,往內弗爾卡拉的唇瓣上一吻。   內弗爾卡拉削下他應挺的鼻子,使他破相,他卻在為了內弗爾卡拉而流淚。   為什麼呢?薩胡拉他不是非常痛恨內弗爾卡拉嗎?怎麼會……? ※   這一次醒來之後,我發現還是在第二天。為什麼我會知道呢?   因為內弗爾卡拉同樣在早晨的時候進入我的房內。   他坐到我的床畔,看著我,柔聲問道:「睡得還好嗎?」   我朝他點了頭。   「你下面的傷口如何了?」他問道。   他說的是在王立圖書館裡頭弄的傷。我把手放在他緊嫩的大腿上摸娑,「不痛了。」   本來的我,定然會在這時,問他我是否能去花園散心,藉口接近宮門之時離開,但是我現在的想法已經改變了;內弗爾卡拉是那個解咒的關鍵。   我必須待在他身邊,死都不能離開,直到我明白解咒的方法為止。至於替我下咒的人是誰?或許是內弗爾卡拉,但是這無所謂,我不會恨他;只要把詛咒解開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   他瞥了我放在他腿上的手一眼,而後看著我,說道:「你今天陪我上朝。」   我點了頭。   他露出詫異的表情,「你不問為什麼?」   當然不問,我早就活過這一天,我知道你是來幹什麼的。   「有什麼事是我能幫忙的?」我問他。   「我需要你向貴族與長老們發話。安努的神廟已經二十年沒有整修過了,但是迫於財政問題,貴族們不願意放權。」   他說道:「太陽神的庇護與埃及國內的繁榮息息相關。前朝曾有過不好的先例,因為疏於供奉太陽神,導致努比亞的異族入侵,替代了我們的政權。這是拉神要藉著異族人的武器來擊打我們,讓我們順服。」   我點了頭。身為現代人,我絕對不會說他是迷信,畢竟埃及的九柱神是確確實實的存在。在明知這是個神還沒死的世界裡,還敢不拜神,這才是頭鐵。   「你……身為攝政王,權力是不是還沒完全到手呢?」我摸娑著他的大腿肉,朝他的腿肉上輕輕地捏了一下,「陛下給了你這個名頭,卻還是放著元老院的大臣們制衡你,是不是?」   內弗爾卡拉眼神一沉,沒有說話。   我握住他的手,「我是想幫忙你,但是我希望你可以向我坦白,不論是你遭遇了什麼樣的困難,你都應該和我商量。」   他看著我,有些遲疑。   我告訴他:「或許是打從娶了伊塞諾菲特開始,你就不明白婚姻對一個人的意義,但是你想和我結婚的話,我們就是夫妻。夫妻是互相扶持的;我可以作你的支柱,你就不必孤軍奮戰了。」   內弗爾卡拉雙眼圓睜,而後變了臉色,「……我知道你在想些什麼,瓦提耶。   「別耍心機,試圖用話術來控制我。我告訴你,在登基大典結束之後,我依然會削去你的神職。我會把你控制在孟斐斯。我不會給你外援,更不會給你回到優努的機會。」   他太多疑了,但是我不能怪他。畢竟就連我在非禮歐西里斯,這種事都能被他當場抓到,雖說拉神已經使他忘記,但是我能理解他為何不信任我;我都不太信任我自己。   我握住他的手,摸娑著他的指關節,「沒關係,就照你的想法去做吧。」   考慮到歐西里斯曾說過,我身上中的是一個情咒,而今內弗爾卡拉又是那個解咒的關鍵人物,那麼詛咒內容十之八九與內弗爾卡拉對我的感情跑不掉。這是一個理所當然的推理。   我思量再三以後,告訴他:「內弗爾,我想讓你知道,作不作太陽神祭司,對我而言並不重要。對我而言,真正重要的其實是你。」儘管說完我都覺得很想打死我自己。我要吐了,我尷尬得腳趾頭都在摳地。   內弗爾卡拉非但沒中招,看起來甚至很困惑。他說:「成為太陽神祭司,是你一直以來的心願,不是嗎?」   「那你又為什麼會想剝奪我的心願呢?」我問他:「如果你真的在乎我的話,就不應該這麼做。」   「……我會把那個位置還給你。」他說:「等我控制了元老院,控制了全埃及的行省,等到太陽神祭司所說的預言不能動搖國本,我就會把那個位置還給你。」   原來如此……也不是不能諒解。   只要他確保我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確信他的力量大過於我,他自然不會介意我坐在哪個位置上。   「我……只是作夢。」他低著頭,沉吟道:「我夢見以前你在逃婚之後,聯合大哥起兵。大哥把我殺死在王宮裡,你當著我的面,賜與大哥象徵拉神詔命的石板,為他戴上象徵上下埃及一統的紅白王冠。」   「因為你是神的代理人,所以他的出兵是拉神的旨意,你為他加冕也是拉神的旨意──而我什麼都不是。」   說完,他苦笑道:「我知道,這對你而言不公平,你會覺得這只是個『夢』。但是我知道,我必須力挽狂瀾。」   「你在運籌帷幄,而我又何嘗不是?」他伸手撫上我的臉。   這話實在令我感覺事有蹊蹺。內弗爾卡拉,他,難不成也是……   「我問你,你知道薩胡拉他為什麼針對你嗎?」我看著他。   他露出茫然的眼神,「他恨我,不過如此而已,有什麼好問的。」   是因為前一世薩胡拉褻瀆他的屍體的時候,他已經死了,所以沒有感覺嗎?還是說,他在向我裝蒜呢?   如果事情跟我想的一樣,那麼,身為一位「玩家二」,他已經入局了多久?他又比我多經歷了哪些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你……可以多跟我說說,你那些夢境嗎?」我握住他的手,「我只是純粹好奇而已。」我希望不要暴露出我自己的身份,也不要讓他知道,我已經察覺了他的身份。   「我的眼睛曾經被你挖出來過。我的舌頭也被你割斷過。一次是你讓西臺國王做的,一次是你讓薩胡拉做的。還有一次……你親手刺破了我的心臟。所以,我覺得你憎恨我。」   說到這裡,他那雙黑曜石般的眸子裡有些惆悵,「但終究不過是夢而已。瓦提,我希望你不要當真。」   「如果你除了恨以外,對著我並沒有其他的感覺,那麼我……很可能無法再繼續下去。」他說道。   他的模樣,竟然讓我感到有一絲絲的心疼。倘若他和我一樣身不由己,那麼他的無助感,全天下恐怕只有我一個人能體會。   我明白他的意思。他總是該有一個遊戲動力,假如沒一個盼望,只能受苦,那麼他會很想跳GAME的。可是他跳GAME了,我的解咒就沒有盼頭了,我不能讓他發生這種事。   「我很對不起你。」我相信我很可能真的對他做過這些事情,只是我沒有記憶。至於最後那一次也才剛發生不久,他跟我說話居然還不怕我,也算是難為他了。   「我該怎麼樣才能補償你?」我問他。   「……這一次,不要再和其他的人在一起。」   他顯然心事重重。他緊鎖著眉頭,緩緩地說道:「不論是薩胡拉,還是西臺國王,都不要。」   考量到薩胡拉這麼勇,不只敢殺我,還敢殺內弗爾卡拉,我肯定是不敢靠近他,能離他多遠就多遠;西臺國王的話,我根本不認識他是誰,怎麼和他在一起?不管我是不是同性戀,反正我不是見一個愛一個的人。   「好,我答應你。」我回答道。   聞言,內弗爾卡拉一怔,緊鎖的眉頭頓時紓解開來。他驚詫地看著我,「你是說,真的?」   我點了頭,「而且我答應嫁給你。所以你不必再把我軟禁在宮裡了。」   內弗爾卡拉面露猶豫。我不知道他心裡是怎麼想的,然而過了一會兒以後,他也點了頭,「好,這次我相信你──只要你不會再背叛我。」   他終於露出一抹笑容,卻是邪魅而狂氣的微笑。   內弗爾卡拉微微地笑道:「如果你膽敢再背叛我,我會讓你生不如死。」而他望著我的眸色越發冰冷,使我膽寒。
2
回應 0
文章資訊
231 篇文章160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8 則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