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BL #耽美 《無極》 第三百二十章 〈人生的分岔〉

7月29日 23:44
這一天張沂天亮後, 帶著小芽到過去河西市王大正的當舖, 他的想法自然是先找周全拿當初王大正允諾的那一百萬, 有了錢後,他打算在河西市買套房, 對張沂來說雖說河東鎮他們較為熟悉, 但是說到底他們算是被趕走的, 有了這個原因,他自然不願意與元家有太多的機會碰面。 一路上兩人走得並不快, 小芽醒來後對於發生的事情並不是很能理解, 她抓著張沂的衣服靈活的往上爬, 接著人坐在張沂肩膀上,下巴靠著張沂的頭道 「哥哥,元少學哥哥他為什麼會吐血?」 「我後來想過,那可能是因為被煞氣反沖所至, 那個法術本來是修士在用的,而元少學的體質只是凡人, 雖說他命格已經……。」 張沂說到這裡時他突然意識到問題, 常人命格不高,被墓地煞氣反沖, 的確有可能吐血重傷, 可是如今那個身體裡住的魂魄是一個神, 那怎麼可能依然會起那麼嚴重的反應。 這件事情不對! 注意到事情異常的張沂一邊思索,嘴裡一邊道 「以元少學的血做為引子,利用魂魄共振的原理, 找尋他失去的主魂,血蛇到了墓地後被墓園的鬼魂攻擊, 於是靈蛇炸開,元少學的肉身遭受反噬, 接著吐血暈了過去, 這原來沒什麼問題, 如果說那個魂是一個常人的魂自然說得過去, 可是那是一個神的魂,既然是神魂, 怎麼可能區區墓地的野鬼就能傷到他, 更別說還昏了過去。」 一想到這邊張沂突然懂了, 想通事情前因後果的他明白了, 對方是要藉由這個方式將他們趕走, 其目的自然是不要讓他們有所妨礙。 想通了這事看來是出自於對方的陰謀後, 張沂有一種說不出的惆悵, 他一心想幫那個進駐在元少學身體裡的神, 但對方不知從何開始,就已經開始在算計他, 這樣的落差,讓他胸口像被石頭壓住般的鬱悶。 張沂停下腳步,看著河西市的市容, 這時候不過清晨七點多的時候,前方已經些早起的人, 一位年輕人緩緩的踩著一輛三輪餐車,奮力的沿街叫賣, 『燒餅、油條、熱豆漿,您街坊的好手藝。』 一個在早起的大嬸站在前頭,熱情的對小販招手, 大嬸拉開喉嚨開口道 『兩份燒餅夾油條加蛋,快點。』 小販聽到大嬸的叫喚後踩著餐車過去, 下了車後的小販動作俐落的掀開餐車上的鐵蓋子, 只見餐車上的鐵板兀自冒著熱煙, 小販左手拿起小油壺在鐵板上轉了一圈, 右手拿了兩顆雞蛋依次打在鐵板上頭, 油熱得很快,雞蛋發出滋滋的聲響, 一股蔥蛋香在大街上飄了起來。 眼見蛋正在煎熟,小販趕緊做其他事情, 他動作熟練的打開鑲嵌在餐車上的小油鍋, 接著掀開油鍋旁的木盒子取出油條麵胎, 有條不紊的將麵胎丟下油鍋, 『刷』的一聲輕響, 小小的麵胎碰到熱油後快速的脹大成型, 沒幾下子兩條黃澄澄的油條魔術似的出現在鍋裡, 這時小販拿起鐵鏟將蛋翻面,接著把鐵鏟放在一旁, 換拿起長筷挾著油鍋裡的油條翻轉了幾圈……。 沒幾下子兩份燒餅夾蛋夾油條,被報紙包好著放到大嬸的手上, 抱著兩份鮮熱的早點,大嬸爽快的掏出六毛錢交了過去, 接著抱著兩份早點離開, 從餐車離開的大嬸停在一家鐘錶店門口 她從兜裡拿出一把鑰匙, 打開一間鐘錶行的門進了去,原來她住得這麼近。 看著街上這一幕再平凡不過的場景, 從小販殷實的笑容裡,張沂覺得他好像懂了什麼。 每個人都在選擇如何活在當下, 沒有店面的年輕人將烤箱、油鍋、鐵板組裝在拉車上, 沿街做起了叫賣的生意, 這樣的生活既簡單又踏實, 小販大可選擇到某家館子打下手, 忙進忙出的與客人交際, 也或許他就在某一個定點擺攤就好, 不必那麼辛苦沿著街叫賣, 可是他就是這樣選擇了, 照著他想要的方式選擇了活下去的姿態。 元少學的命是他自己的命,旁人的動作在一定範圍內叫幫助, 而過多的幫助就是干擾, 想通了這一節後,張沂豁然開朗起來, 原本因為被元浩逐出的他心情有些陰鬱, 但此刻他想通了, 就原始層面來說, 他的離開其實是一種順應天理, 他本不該因為自身的喜好行事, 現在既然已經出來, 那就讓事情照著原有的軌跡而行。 轉變想法的張沂覺得自己的肩膀輕了許多, 他輕輕的笑了出來。 一隻小手摸了一下張沂的頭,指了指前方的小販餐車, 小黑芽的童音有些不好意思的從頭上傳來, 「哥哥,我也想吃那個。」 順著小芽的指頭看去,只見餐車附近一個、兩個、三個人朝著小販揮手, 報出了他們要買的數量。 『我要買一個給我老婆,再加一個我自己吃。』 『我也要兩個,從剛剛就聞到那香味,害我從床上爬了起來, 他奶奶的,這還讓不讓人睡了。』 『小哥哥我要買三份,兩個是給我爹娘的。』 看到買氣開始聚集了起來,小販樂得眉開眼笑。 張沂噗嗤的一笑,伸手往小芽的腰眼挖去, 笑道 「好,走我們去買,現在哥哥能買很多給妳, 看妳要吃幾個都可以。」 「好!那哥哥你快一點,用跑得過去。」 ======= 這一日當張沂見到周全已經是上午十點後了, 周全親自端著兩杯茶走進當舖的貴賓室裡, 說笑道 『張少爺下次你找我,就直接跟當舖的警衛說一聲, 人在裡頭等就好,你帶著一個小孩眼巴巴的在外頭等,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是來當人來著,哈哈哈哈。』 周全知道張沂會帶著一個小孩, 一大早過來找自己一定是有要事幫忙, 對周全來說, 他可是親眼見過張沂如何趕跑那隻潛伏在陳嫂身上的厲鬼, 更別提對方給予吳秀芳與王大正間的恩情, 那可是讓人傾盡一生都報答不了的, 這樣的人前來找自己幫忙, 周全自然打起十二萬分精神來招呼。 張沂也不扭捏,隨即開口道 「周哥,我是來拿你先前說的王老闆承諾給我的那筆錢, 如果方便的話,我打算今天一次拿走。」 張沂的話著實讓周全吃了一驚, 雖說當舖裡資源豐富, 但是如此巨大的金額,他們也是存放在合作的銀行代為保管, 可別的不說,目前市場上通用的紙鈔, 面額最大的也才五十元,一百萬要一次拿走, 那不就得找一兩個人拖車來搬? 周全知道張沂定然不會犯這種低級的錯誤, 於是他開口詢問道 『張少爺錢的事定然不會賴你,如果你要我們可以即刻去銀行, 屆時看你要在那裡辦個戶頭, 還是找人拉車來拖走我都可以幫忙, 可我還是要問一句,你拿這麼多錢打算做什麼呢? 你周哥我在河西市打滾也有四十年了, 對這裡的一切再熟悉不過,如果你有需要幫忙, 千萬別客氣儘管開口。』 張沂知道此刻接收了王大正生意的周全, 實際上早已是這當舖真正的主人, 看到他面對自己這樣的江湖術士, 還這麼有誠意的樣子, 當下張沂便將昨晚發生的事娓娓道來, 最後他提到他有意在河西市買套樓置產, 這消息讓周全的眼睛一亮。
2
回應 0
文章資訊
428 篇文章75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8 則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