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 PO - 朝陽科技大學 傳播藝術系
B4 😆我並不在乎他們是什麼心態,但如果單純因為參與率不高就要用這種破制度制約學生,這間學校可以收一收了。 假設一場選舉投票率不高,難道沒投票的選民,政府就分配貧民窟給他們嗎? 況且這個規定還分化了名次,那要能力不佳但精神可嘉的團隊該用什麼心態去面對? 學校與學生之間的活動或賽事,參與率或許不高、向心力不足是有許多因素造成的,這或許不是這篇討論的重點。 但處置方式的是非很明顯,到了大學還用這種方式處理,我感到羞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