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中興大學
我耳骨只打一邊 不過當時診所打都是收兩個洞的錢 所以我等於是花兩個耳洞錢打一個 耳垂一樣兩邊 沒有什麼只能打雙邊的講法吧 然後耳垂槍穿耳骨手穿 耳骨比耳垂痛一倍以上 而且真的難顧 耳垂只有吹乾都沒發炎 耳骨吹乾還抹藥還是發炎好幾次 發炎的時候側躺就會壓到很痛 有一次被排球打到還直接流血 真的完全怎麼弄都沒事大概一年之後了 不過發炎這種事很看體質 別人怎麼說都不代表你是否會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