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大學
我進去演唱會傻笑出來也在傻笑,是忘掉所有煩惱的那種發自內心的笑,他們真的很溫暖又那麼的好,我以為我會大哭,但我發現我只是不斷的笑和吶喊,原來人在幸福中的感覺是這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