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的女人
@lovetokio
共發表 篇文章

#文長 前TOKIO成員山口達也近況分享

9月7日 14:50
8/29出刊的女七刊載了山口達也的專訪,剛好當時人在日本就買了一本,原本回國後想要自己翻譯的,但看到微博上已經有人翻譯了,於是就向原po取得了原稿,希望同樣關心達也的人能稍微放心。 我自己讀完完整報導後真的安心不少,雜誌裡的附圖也比五月被拍到的樣子好很多(五月那個簡直災難),可以看得出來他現在很努力的讓自己回復到更好的狀態,希望他身體健康! 以下正文: 翻譯:@长濑圆_丶 校對:@sumire家的野兽 山口達也“致TOKIO” “看到TOKIO困擾的樣子,我覺得很苦惱” 八月下旬的一個上午,出現在東京某公園裡的山口達也面對記者直接發起的採訪,開始慢慢回應起來。自去年5月山口退團以來,TOKIO的音樂活動一直處於休止狀態,最後甚至傳出了TOKIO要解散的報導。粉絲們期待著山口的回歸,期待著TOKIO音樂活動的重啟……在事件過去後的1年又4個月後,山口將自己內心的想法花了300分鐘的時間來剖白。 山口達也300分鐘內心剖白 ––對“TOKIO解散報導”“與傑尼桑的道別”“回歸娛樂圈”“支撐著自己的存在”逐一回應 這是事件發生後的第一年零四個月。如恩人一般的Johnny喜多川先生去世,即便自己曾經的“老家”TOKIO傳出解散報導後也保持一貫沉默的他,最終還是開口了。這些話沉重而深刻,甚至讓人覺得有些沉重地喘不過氣來。這是他從傑尼斯事務所辭職以來,第一次、也將是最後一次接受採訪。 “對於我的所作所為,我必須用一生來謝罪” “我現在每週都要去寺廟學習幾天。透過讀經、抄經,在院內清掃等等作務,來重新審視自己。” 剛剛開始對話的時候,他的臉上還掛著一絲緊張,對說話的措辭方式也感到有些迷茫。但在聊了一會兒之後,他也開始說起“自己的話”來了。這也難怪,畢竟他已經沉默了很長一段時間。 去年4月,TOKIO的原成員山口達也(47),將在電視節目中認識的女子高中生叫到家中,在醉酒狀態下強吻了對方,故因強制猥褻嫌疑被書類送檢(之後被判為暫緩起訴),5月6日退出了傑尼斯事務所。自此之後,他便從人們的眼前消失。 但在最近幾天,他的身邊又開始出現了一些喧囂。 “據悉,從傑尼斯退社的藝人們也收到了定於9月4日舉行的Johnny喜多川先生(享年87)的告別會請帖。而粉絲們希望山口出席告別會的呼聲也越來越高。在山口退社後,TOKIO停止了音樂活動,而在八月時也相繼傳出了TOKIO要解散的報導。在粉絲們中流傳著‘如果能在傑尼桑的告別會上看到山口的身影,那麼TOKIO已經停止轉動的時針會不會再次啟動呢?’這樣充滿希望的推測。”(記者) 8月下旬的上午十點半,在東京的一個公園裡,本雜誌直接向山口發起了採訪。雖然在一開始的時候,山口只是說“我已經是個普通人了,所以沒有什麼可說的話”,但在記者向其說明了TOKIO現在的狀況之後,他的心理狀態也發生了變化。 他坐在公園的樓梯上,慢慢地開始和記者聊了起來。 “看到了很多關於TOKIO非常落寞的報導,我覺得很震驚。雖然我已經不再是TOKIO的一員了,但是如果可以通過瞭解我的現狀來幫助他們的話……我已經決定不再談論這些事了,不過這也算是給我最後告白的機會吧。” 以下,是與山口先生的一問一答。 ——我想粉絲們如今最關心的是您和TOKIO成員之間的關係。現在您還和他們見面,保持良好的關係嗎? ——“自從我從事務所辭職以後就沒有再見過他們了,畢竟我是個給他們帶來大麻煩的人,不能夠再依賴他們了……成員之間的關係非常特殊。和與朋友、同事、家人的關係都不一樣,他們仿佛就是一直一起戰鬥的戰友。確實,他們也非常擔心我的狀況,我也想和他們見見面,談談話之類的……” 在山口的醜聞發生後,TOKIO的城島茂(48)、國分太一(44)、松岡昌宏(42)、長瀨智也(40)4人召開了記者招待會。針對幾天前,山口記者會上說的“如果還有我的一席之地的話,如果我還能以TOKIO的身份繼續下去的話”這樣的發言,松岡淚流滿面地向他發出了指責。 “如果讓你如此幼稚的根源是TOKIO的話,那麼我覺得這樣的TOKIO就應該及早消失。 而其他的成員也向被害者表示了歉意,並且說出了對山口嚴厲的看法,每個人都雙眼通紅。 ——你如何看待成員們那一場見面會? ——“其實那場見面會舉辦的時候我已經住院了,也沒辦法知道所有的具體情況。雖然我知道後面可以在網路上看見面會的視頻,但是因為自己感到有讓成員們替我道歉的負面責任,所以也沒有再看……或許聽到我沒有再和成員們見面,有人會覺得‘將近30年的友情不過如此罷了’、‘太涼薄了’,但是,在做出和他們保持距離的決斷之前,我一直非常苦惱,因為我能做的只有這些事了。” ——現在和被害人還有聯絡嗎? ——“我現在必須做的是轉換自己的心情,潔身自好。我覺得讓自己徹底改變,以重整旗鼓後的姿態面對大家是最重要的事情,所以也沒有再和她聯繫了。自從今年5月之後,我的病情也穩定下來了,於是我就去了寺廟。因為我比較擅長做木匠活,所以現在經常去寺廟的山上做伐木的工作,以這樣的方式來面對自己,重新審視著自己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自己可能過於天真幼稚了吧。我一直以一個能體現童心的成人代表自居,並由此活躍在電視機前。但是正因如此幼稚,我才犯下了這樣不可饒恕的罪行。 ——你覺得被寬恕的日子會到來嗎? ——“我不知道。雖然現在說這些還太早了,但是我覺得當我回歸社會的時候,能夠不再以慚愧的模樣面對對方就好了。我至今為止還對對方抱有歉意,以後也會一直有,我也明白了應該如何站在謝罪的立場上面對事情。對於我的所作所為,我必須用一生來謝罪。” “長瀨現在應該也在寫很棒的曲子吧” 事件後,山口被曝出疑似患有酒精依賴症及躁鬱症,並因此而住院。 ——你的病現在如何了? ——“已經恢復了許多了。在這之前,《女性SEVEN》也曾寫過我‘走路搖搖晃晃’之類的新聞,但現在已經不是這樣的狀態了。幾個月去一次醫院,說是看病,其實也只是聽醫生的叮囑而已。” ——每天的生活都是怎樣的呢? ——“除了在寺廟裡受教之外,基本上就是在家。每週去一次超市買食材,照著Cookpad(日本料理網站)做自己想吃的東西。當然,家裡的掃除啊洗衣服什麼的也是自己在做哦。還有就是運動健身了。我最近已經能夠在網上看到一些關於自己的新聞了。抱著‘不知道這些新聞有幾成是真的呢?’這樣的心態點進去看了一圈,基本上全是假的吧。然後我也看了Youtube。有很多的播主都會用我的事件作為素材。從謾駡我到替我說好話的,我基本上都看了。我的精神是最近才變到這個狀態的。” 身體狀況恢復到現在,人們最關心的還是他能否回歸娛樂圈,回歸TOKIO。 ——你還會回到TOKIO嗎? ——“這個的話……不可能。因為娛樂圈已經沒有我的容身之地了。” ——因為您的離開,TOKIO也暫停了音樂活動,甚至出現了關於解散的報導。 ——“不希望他們解散,這是我發自內心的想法。雖然說身為這件事情起因的我沒有資格說這個話吧……可以插個題外話嗎?TOKIO的話一直都是傑尼斯裡與眾不同的組合哦。從出道開始,就一直被傑尼桑說‘YOU們真的太無聊了(感覺這裡翻譯成太菜了更貼切)’的我們,最後終於開始拼命地努力起來了。音樂活動、演員、各種各樣的MC,還做起了關於農業和漁業之類的活,活躍的範圍也變得大了起來。每次去一個地方出外景的時候,農民呀漁夫呀,還有和我們沒有任何關係的大人小孩都會特別高興地說‘TOKIO來了!’。演唱會的時候也有從小孫子到祖父四代同堂一起來參加的。無論男女老少,看到的時候都會說‘那不是TOKIO的山口君嘛。’一般來說,藝人或者音樂人的粉絲都是固定年齡層的。像這樣的偶像,真的沒有其他的了哦。TOKIO的主要活動是音樂。在日本武道館開辦演唱會的次數進了排名前五,從94年出道以來的24年內,每一年都在紅白歌會上出現。真的已經不同於偶像了……而我卻破壞了這一切。現在再說要回歸?我做不到。我要用怎樣的表情去面對成員們才好呢?我是不能夠回去的。” ——長瀨先生說過,沒有山口的貝斯的TOKIO沒有辦法做出音樂這樣的話。 ——“不是我也可以做到的。TOKIO的音樂只要有長瀨在就一定能做好。從好幾年前開始長瀨就開始兼任音樂製作人一職,和成員一起把樂曲從零做起。我們會一起配合長瀨的‘想要怎樣怎樣做’的需求來完成歌曲。這些音樂真的都非常非常酷。為什麼一大把年紀的TOKIO還能留在傑尼斯?因為長瀨、太一、松岡、城島,每個人都想要好好做音樂,想用歌聲讓粉絲們感到怦然心動。我不想看到因為無法創作音樂而困擾的TOKIO。當然,我知道這都是我的錯,但不是由我來當貝斯也完全可以的。所以我真的很希望他們重開音樂活動。TOKIO的音樂真的很酷。” 直至他說到這裡,方才回答時沒有任何猶豫的山口,在談到TOKIO和音樂的話題時突然變得時不時地露出痛苦的表情。他忍不住流下了眼淚,哽咽地說著聽不太清楚的話。 ——你現在已經不彈樂器了嗎? ——“沒有再彈了。但是,最近又聽了TOKIO的歌,播了以前的DVD。很久沒有聽過這些歌,現在終於聽了。TOKIO的歌果然很酷啊……我聽著聽著那些歌,就不禁做出了彈貝斯的姿勢。雖然已經很久沒彈了,但是這些東西已經刻在我的身體裡了。所以我至今還有能夠完整彈出來的自信。” ——粉絲們都想聽TOKIO的歌。 ——“嗯……我也很想聽……比誰都想聽……我深切感受到我有巨大的責任。現在我正在一個非常艱難的立場……內心也非常煎熬。而成員們對我的事情也處理得非常謹慎。現在甚至連我的名字也不能出現在電視上,就是這樣的情況。被人說到‘TOKIO的山口’時,我真的會覺得痛苦到無法呼吸。雖然現在還會有人這麼說,但是我已經和從前不一樣了,從一年半前退團開始,現在的我就是個啃老族。9月21 日就是TOKIO出道整整25周年的日子了。長瀨現在應該也在寫很棒的曲子吧。第25周年,作為全新的TOKIO一定會唱歌的,我這樣堅信著。” “這是You的計謀吧,所以You才會留下” 山口除了因自己的事件使TOKIO被迫音樂活動休止而內疚之外,還有一件事讓他感到後悔,那就是傑尼桑的離開。6月18日,傑尼桑因蛛網膜下腔出血而倒下,被緊急移送就醫的傑尼桑,在昏迷的狀態下,於7月9日離開了這個世界。在這段時間裡,傑尼斯旗下的藝人們都在醫院聚集一堂,向傑尼桑致以珍貴的告別。 ——傑尼桑對您來說是怎樣的存在? ——“他是我人生中的恩人啊。首先,TOKIO是傑尼桑的侄女朱莉女士作為我們的製片人帶領我們出道的,所以傑尼桑一般來說都不會前往現場。但是在出道前,他會在我們演唱會彩排的時候來到會場。我一眼瞥過去,發現他在一樓客席的座位上睡著了。過了一會兒再轉頭看,發現他又在二樓客席睡著了。再看,他這次又在三樓打瞌睡。 彩排完了之後,傑尼桑就在休息室跟我們說‘你們的演出實在是太無趣了,我都睡著了。真的很無聊哎。’但是在這之後,他又會給我們提出很多建議,比如‘你們最好換一下站位’之類的。傑尼桑會在客席之間走來走去,從不同的角度來檢查成員們的樣子看上去如何。其實他都是在裝睡。在出道前某一天的活動上,主持人將話筒對準了長瀨,問他‘感覺自己剛剛唱得怎麼樣?’長瀨就回答說‘哎呀,我太緊張了,剛剛沒唱好。’回到休息室之後,平時不應該在那裡的傑尼桑居然一直等著,突然之間大發雷霆。‘怎麼可以說自己緊張這種話!You們是專業的啊!TOKIO真的太讓我失望了!’ 在我們出道之後不久,他總會在我們演唱會的休息室裡偷偷待著,一直抱怨著一些‘太差勁了’‘那個主持人也太無聊了’類似的話。我當時真的覺得,我們被傑尼桑討厭了。直到有一天,後輩們跟我們說:‘傑尼桑一直跟我們說,要向TOKIO學習。’,還對V6和Kinki Kids說‘TOKIO真的非常棒。TOKIO真的非常厲害。You們還做不到他們那樣。’就像這樣表揚了我們很多很多次。我知道這些事情的時候已經出道好幾年了。他為了讓我們努力上進,就一直用這樣嚴厲的話來批評我們。” ——您對傑尼桑有什麼個人的回憶嗎? ——“有一件我從來沒跟別說過的事情,是關於我當時試鏡時候的事。我加入傑尼斯事務所的時候,已經是高二的學生了,算是非常晚進來的那種。正當我以為自己與娛樂圈無緣的時候,就從傑尼斯那收到了第一次審查合格的郵件。上面寫著‘第二次審查從X月X日X點開始……’,不過當時心裡就覺得,反正也過不了吧。那個時候我正在加油站打工,二次審查的當天也在打工,但是心裡總還是有些在意,就把第一次的合格通知塞在牛仔褲的口袋裡。我一邊加著油,一邊對打工的前輩說:‘就算我有這個東西,現在趕去六本木也來不及了啊。’因為這裡是埼玉偏僻的鄉村,所以到六本木要花大約一個半小時。這時候前輩就對我說:‘現在是你上班的時候嗎!趕緊給我過去!’於是,這就是我此生第一次踏入六本木。等我到了面試會場的時候,已經遲到了接近兩個小時了。我一邊說著‘對不起’,一邊走進了會場。傑尼桑直接無視了我說‘好了,接下來是個別面試時間了。’在個別面試的時候,傑尼桑也沒說什麼話。‘高中二年級……YOU,已經是個大叔了啊。下周開始就過來吧。’就這樣,我的藝人生活就開始了。 出道了10年之後,突然有一天傑尼桑對我說了這樣的話:‘You啊,那個時候是不是算計過了啊?試鏡那天故意遲到的吧。’雖然我給予了否定,傑尼桑還是說‘這是You的計謀吧。我還確實被你吸引了目光,所以你才會留下的。’我真的一點都不知道他是這麼想的。傑尼桑真的是我的恩人。當時我要是選擇留在老家,我根本就不會過上作為藝人像夢一般美好的生活。可是我在這之後,親手破壞了自己夢想的生活。不僅如此,我還給恩人傑尼桑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極大困擾。我真的很氣自己……” ——傑尼桑倒下的那個時候,有跟他們取得聯絡嗎? ——“有。我只是在那個時候和成員們特別取得了聯繫。因為我已經是局外人了,所以不能去醫院,也不能前往家族葬。家族葬的時候,他們也逐一和我聯絡了。‘現在已經入棺了嗎?’‘現在是不是已經火化了?’這樣……眼淚也是不停往下掉。” ——我想您應該收到9月4日送別會的邀請了吧。 ——“去還是不去,這不是我說了算的。雖然我有想去看傑尼桑的念頭,但是如果我現在去只會給大家帶來麻煩。我希望,等我能夠堂堂正正回歸社會的時候,再去傑尼桑的墓前,向他報到。” “希望有朝一日,我能夠再一次堂堂正正現於人前” 對於至今為止仍然抱著巨大失落感的山口來說,唯一的精神支柱就是他的家人。 ——現在在收入方面沒什麼問題吧? ——“我原本就不是個特別奢侈的人,對名牌商品也沒有什麼興趣。現在也開始過著不喝酒的生活,也沒有再和誰出去玩。每天說話聊天的對象也只是家人和醫院的醫生而已。生活中的社交也是有限的,所以現在的開銷只有最低的伙食費。” ——你指的家人,是兄弟和父母嗎? ——“是的。是哥哥夫妻倆現在在給予我生活上的支援。如果沒有我哥的話,我也不能恢復到現在能在這裡說出這些話……我真的非常感恩他們。 “還有,孩子們的存在也是非常大的一個因素。” 08年和比自己小5歲的模特兒結婚的山口在育有兩個兒子之後,于16年離婚。據悉,前妻現在正在海外居住生活。 ——和孩子們都會聊些什麼? ——“就在電話裡聊一些有的沒的。‘爸爸,今天我去玩滑板了哦。接下來就要去衝浪了’‘今天吃了怎樣怎樣的飯哦’諸如此類的……我們也會定期聯繫。” ——想見他們嗎? ——“我已經三年沒見過他們了……雖然如果有可以見面的時間會很高興,但現在還沒有考慮過立刻去見他們。他們的媽媽向他們完整地說明了我所闖下的禍,他們也完全懂爸爸做了什麼。和我不一樣,他們倆都很聰明,都是我非常引以為傲的孩子。 光是聽見他們的聲音、能夠知道他們正在健康地成長著,這就足夠了。” ——最後,關於回歸社會,您想以怎樣的形式回歸呢? ——“現在還不是我能夠對自己的未來發表什麼想法的時候。但是,如果說是夢想的話,我想這樣說。即使是像我這樣犯了不可饒恕的錯誤的人,也應該盡心去道歉、去反省、去改過自新。如果能夠被原諒,我也希望能夠讓世人們看到自己再一次閃耀光彩。我還是TOKIO的時候,就覺得自己不用太引人注目。有閃閃發光的門面擔當長瀨在,有人氣很高也很會說話的太一在,有雖然很帥但是也很會隨機應變的松岡在,有非常有趣的、作為Leader領導所有人的城島在……那麼,山口呢?我的目標,就是讓別人覺得‘說到山口的話,他看起來很開心,而且好帥啊’。和其他成員不一樣,我當時的目標就是想被人說‘這個人好帥’而已。現在我失去了傑尼斯這個招牌,也已經丟了工作。即便如此,為了能夠成為一個被人說很帥的大叔,我也會再次腳踏實地,繼續努力下去。希望有朝一日,我能夠再一次堂堂正正現於人前,所以還是想做一些能向大家訴說些什麼的工作。但這並不是僅限於藝能活動。我想總有適合自己的表現方法的。” ——有考慮過具體的前進方向嗎? ——“你知道有一句網路用語叫‘おまいう(OMAIU)’嗎?是‘以你的立場,沒有資格說這些話’的意思。但反過來說,我覺得也會有‘正因為是你,所以才能夠說這些’這樣的說法。我想,有些事情正是曾犯了大錯的山口才能夠傳達給大家的。‘希望大家不要犯下我一樣的錯誤’這樣的心情,向大家闡述‘おまいう’的另一個角度。只不過,在到達那個層次之前,我需要使自己更加努力精進一些。在這次的採訪之後,作為一個普通的人的我不會打算再做出什麼回應了。如果你們能轉告一直以來都為我擔心的各位,‘山口現在還很好’,我會非常感激的。” 在這五個小時裡,山口說出了許多他的真心話。 我們已經見不到5人的TOKIO了嗎? 圖源: https://www.news-postseven.com/archives/20190828_1440570.html?IMAGE&PAGE=1
文章很長、很沉重,他已經不是以往那個穿著吊嘎,在荒島上笑得開懷,笑聲還爆炸魔性的山口達也了,在這篇文章的他只是個沉穩、低調的普通人。謝謝他願意接受記者的採訪,希望他能越來越好,即使以往的舞台風光不再,相信他也能在別處發光。另外再兩周TOKIO即將出道滿25周年,也希望能看到老頭們重啟音樂活動,因為TOKIO的音樂真的很酷!
愛心嗚嗚森77
47
.回應 8
共 8 則回應
  • 朝陽科技大學
    我也好希望TOKIO的音樂能快點回來 然後四個人好好的走下去 對他還是抱持著複雜的情感畢竟拖累到太多人 但也對他的告白感動,無論是對喜爺還是TOKIO
  • 南臺科技大學 應用日語系
    同希望能音樂再開... 看完後會覺得有點莫名酸楚
  • B1 我也是抱著很複雜的心情,但現在已經是感慨大於生氣了,其實出事後我就不常點開TOKIO的演唱會/音樂來聽,因為每聽必哭,好想念玩音樂的老頭們 B2 我看完這篇眼淚狂掉,可以透過文字感受到他現在的心情,之前還會抱著一絲希望,希望他能再和其他四個人同台,但看完後也釋懷了,現在希望他能好好過生活,不管他在幕前幕後,我都會支持他的
  •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
    一年多了... 依然想念著有島王的Dash島..QQ
  • 國立成功大學
    TOKIO的各位 也深愛著音樂吧 希望能恢復音樂事業
  • 國立東華大學 中國語文學系
    真的回不去了, 但還是謝謝以前的你。
  • B4 唉我也是,尤其有時候掃到他以前做的東西的時候,那心情真的五味雜陳 B5 就算只是為了粉絲也好,希望他們繼續做音樂! B6 不管做了多惡劣的事,他過去為TOKIO付出的所有也不會抹滅
  • 最近leader結婚了 希望接下來tokio也能繼續順利進行音樂活動
馬上回應搶第 9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