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中教育大學
防彈每個成員都被回過 可怕的點是每個對於這種玩笑的接受度不同 像常常他們開直播是在飯店房間 在不熟悉的地方一個人看到這種留言 就算不怕我也會覺得不舒服 真的不懂開這些玩笑的人心裡在想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