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是子瑜啦 我會記恨當時逼向中國道歉的事件 我明明去韓國賺錢 又沒賺中國錢 憑甚麼要我向中國道歉 但礙於各方壓力我不得不道歉 要捐也不會捐給中國 台灣肯定是他的第二順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