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北大學
不是什麼極惡的人 只能說有心機 而且蠻重 不會否認他做的善事 畢竟很多都是我們到不了的高度 但背後的小動作真的有點多 也很拙劣 所以也不會太認同這個人 頂多看到美工刀偶爾會想到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