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清華大學
我以為那個社工就是小女生被性侵那個是她認真想要發聲欸 至於幫那殺人的媽媽講話真的無語 一大堆大眾也覺得那媽媽很可憐 我一整個問號 殺一次沒成功又預謀殺第二次 還是只要是媽媽兩個字就是免死金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