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陽科技大學
我覺得他是很真的人耶,我有看到他在臉書分享他去當志工(?)我覺得以他現在的身價可以不用去做這些,還有在媒體上哭,我覺得如果是我我一定是分手很傷心才會哭出來,畢竟影片是會一直留著的,6的影片我有看過,我是覺得這就比較糟糕,但跟他做的事情不能混為一談,曾經有個女生言語霸凌我,但發生地震時他自己跑去超商捐錢,討厭一個人跟會不會做善事是兩回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