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很多人說因為一間房間而已 爸爸打小孩也是家常便飯 但我們都不是凌芸 也許對他來說正是因為他爸爸的家媽媽的家她兩邊漂泊 他才會覺得他很茫然 歸屬究竟是哪裡 如果是我 也許也會萌生出 我是不是多餘的 面對房間的事 或是換作其他事情 我也是第一個犧牲的人嗎? 他愛他爸媽 我也相信他爸媽也是很愛凌芸 只是殘酷的就是家庭給他相信愛的信心太少了 我只希望凌芸能夠在天上更幸福 更希望世界角落 有類似或是相同處境的你 能夠知道 你活著就是有價值 就是有人愛著你的 若真覺得沒有人愛你,要記住還有一個人愛著你 那就是你自己 自己要的愛 我自己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