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江大學 資訊創新與科技學系 應用資訊組
我給焦總電話,說一個朋友在你那兒預定了一套房子,能不能優惠? 焦總說,廢話,還用問,趕緊過來。 我帶著朋友S去了售樓部。 焦總問,優惠多少?我說,最大幅度吧,這是我的鐵哥們兒,外人的事,咱不管。焦總大筆一揮,每平從5260直接降到了4999。 S看著籤條,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套120平米的房子,總價降了3萬多,S預想的是能優惠1萬就很不錯了。 辦完手續,已經快中午了,S說,請焦總吃個飯吧。我說,不用,不需要。S說,人家給咱們優惠了這麼多,感謝一下總是應該的吧。我說,真不用,你不懂,現在誰還事兒上吃飯,你走吧,有事聯繫。 送走朋友,我返回焦總辦公室,他問,你中午怎麼吃飯? 我說,吃擀麵皮吧,發現一家小店的擀麵皮吃著不錯。 他就一個字,走! 成皋路,二胖擀麵皮店。 還沒到中午就滿員了,我和焦總坐在店外的楊樹下,風來,楊樹葉嘩嘩作響,紅色麻油把擀麵皮攪拌得充滿食慾,店裡連個小菜都沒有,不過還好,我們要了兩瓶酸奶。 焦總,我的好友,身價千萬,我和他的午餐就是這麼的簡單。 一年前,我和焦總共同參與了一次對山區幾個困難家庭的資助,我倆同頻振動,一見如故,相識恨晚,於是成為知己好友,無話不談。 其實,真正的好友,無需去酒店吃大餐,而是找個小店吃碗涼皮或是喝碗羊肉湯,彼此之間,少了拘束和禮節,多了一些自然和隨便。 餐後離別,我甚至都忘記了說聲謝謝,轉念一想,也許這個謝謝反倒會疏遠了我們之間的關係。焦總常說,有事聯繫,沒事各忙各的。於是,他總是沈浸在他的忙碌中,我們之間不多打擾。 我和S曾經是工友,當年,他曾經借給我2000塊錢幫我老家一個大忙,這份感激我一直都記著。十年前,我選擇了離開,他仍然繼續留在工地。現在,他還是工地上的一個打工仔,而我已經成為一家自媒體的主編,經常游走於不同的城市和領域。 逢年過節,我都去拜訪S,他總是說,周弟,你總是來看我,我也沒有去看過你,實在不好意思。 我總是說,這是應該的,有事你打電話啊。 去年,他告訴我說想在城裡買套房子,我就說,看中哪家了,給我說,我給你找人便宜。今年4月,S終於下定決心買了焦總那兒的房子。 一個月後,S準備裝修房子,他給我電話,看能不能給焦總說一下減免一些垃圾清運費、裝修房屋保證金。 我給焦總電話,焦總自然又大方地應允了。S還是那句話,你的朋友真辦事,連面都沒有見,事情都直接辦了,我出錢,你請請人家焦總吃飯吧? 我說,沒事,你掙錢不易,把家裡房子裝修好就行。 S憨笑著,他說,謝謝周弟,這次買房,你幫了我不少的忙。 七月,焦總給我電話,他說,小姨子該上高中了,看能否幫忙找個好點的學校? 這些年,因為工作關係,我和學校方面往來也不少,就一口答應了下來,沒過多久,就給孩子安排了未來要上的中學。 焦總說,怎麼感謝你呢,連面都沒見,你就把事情給辦妥當了。 我說,何必客氣,你不是常說嘛,有事聯繫,沒事各忙各的,這種狀態最好。 焦總說,就是,就是,那就不謝了啊。 飛龍路,和源茶社。 焦總約我喝茶,這個裝修簡單,風格樸素的茶館,透漏著老闆對唯美的追求,每一處細節都設計得相當考究,茶具擺放得錯落有致,線條優美。 我說,焦總,有何指示? 他說,沒事啊,就是好久不見,總是電話聯繫,約你一見,喝杯茶,不行? 我端起溫熱的普洱茶,抿了一小口,說,當然了,能見焦總也是我的榮幸。 我們兩個都哈哈大笑。之後,我們小做交流,再之後,我打開手提,瀏覽新聞,他打他的電話,忙他的業務。 服務生不斷地給我倆泡茶倒茶,我倆不斷地對飲,就是很少說話,互不影響又互相共存。 也許這便是好友之間的最佳狀態,有事聯繫,沒事各忙各的,得閒了,可以一見,說說話,聊聊天,也許,彼此之間無需太多的話語,因為真正的好朋友,並不是永遠都有聊不完的話題,而是在一起不說話,也不會覺得尷尬。 前天,S給我電話,要搬家了。我去給他祝賀,新家裝修得很簡單,站在他家樓上,能看到這個城市的縱深,視力所及範圍內,車流、道路、綠樹、房屋,組成了一副完美的人生畫卷。 焦總給我電話,問我在哪裡。 我說,S今天搬家,正在你的地盤上呢。 焦總去了,他也隨了一份賀禮,他對S說,你當年幫助過周弟,我都知道,周弟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有事你說話,歡迎你入住我們小區。 聽著焦總這麼說,我的鼻子酸酸的。 「從來都不會想起,永遠也不會忘記」,陳佩斯這樣評價自己和朱時茂的友誼。你有沒有這樣的朋友,你們平時都彼此忙碌,有事了,一個電話就可以幫你解決燃眉之急? 其實,朋友之間,越簡單越好,為人處事也是一樣,有事就聯繫,沒事各忙各的。知乎上對「什麼是好朋友」的問題回答點贊最多的是「雖然很久才能見一次,但每次見面既不會感到時光讓我們缺失了共同語言,也不需耗費精力去解釋彼此不在時發生的那些事的前因後果,就好像,昨天才剛剛一起喝茶聊天過」。我想,我和焦總之間便是如此。 好朋友是有心靈感應的,你的磁場會把那些和你有共同頻率的人聯繫在一起,把陌生人變成熟悉的人,再把熟悉的人變成一伙志趣相投、能幹事創業的人,一切無需刻意追求,成功自然水到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