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po 出處:ptt二師兄

2017 年 11 月 30 日
各位有沒有好好觀察過自己的蛋蛋呢? 前陣子洗澡的時候,肥宅我發現了一個驚人的事實,我兩邊的蛋蛋有著些微的高度差。 如果你也當過胖子,就會明白,胖子看見自己蛋蛋的機會並不多。 所以發現這件事的當下,我的內心相當惶恐。 怎麼會這樣子? 我是不是生病了? 是因為平常我都側睡嗎? 難道單身太久,身體開始發現蛋蛋很累贅,長在那邊只會浪費養分,即將要脫落了嗎? 不要放棄希望啊混帳! 驚懼之下,我馬上打電話找朋友求救。 我有個朋友叫阿翔,大學唸的是生科系,他跟肥宅我不同,有穩定的人生目標,還有一個 交往六年的女友萱萱。 萱萱氣質優雅,人又貼心,兩人感情甚佳,幾乎形影不離,是大家心目中情侶的好榜樣。 那天阿翔走進咖啡廳的時候萱萱也在。 阿翔推開咖啡廳的門,一看到我就焦急地問:「怎麼了?我們剛剛本來要去看電影,你突 然說有急事。」 「阿翔。」我臉色蒼白地看著他,難過地說道:「我可能要死掉了。」 「發生什麼事了?」阿翔皺眉。 「我的蛋蛋……兩邊不一樣高。」我帶著哭腔說道:「阿翔,你老實跟我說,我還剩多久 可以活?」 阿翔一愣,才笑著說:「其實這很正常啊,只是你以前沒有發現罷了。」 我倏地抬起頭。 「人的蛋蛋都是左低右高的啦。」阿翔拉著萱萱坐在我的對面,笑著道。 聽到我們的話題,萱萱的臉色有點難看。 這也難怪,甜蜜的約會為了肥宅的蛋蛋而中斷,任誰都會不高興吧? 不過我管她去死,沒有蛋蛋的人當然無法體會這種苦惱。 「真的嗎?你不要騙我。」我有點不放心地問:「為什麼會這樣?」 阿翔侃侃而談:「從演化的觀點來看,也許是為了增加生存機率。」 「你想想看,蛋蛋不是我們的要害嗎?萬一兩顆一樣高的話,豈不是很容易撞在一起?」 「人類從四肢著地演化成雙足行走的過程中,兩腿間的距離越來越近,相對的蛋蛋的活動 空間也會受到壓縮,這種情況下,蛋蛋發展出不一樣的長度,才能避免碰撞,降低風險啊 。」 「你們一定要講這個嗎?」萱萱臭著臉。 「真的很抱歉。」我低下頭。 一陣愧疚感湧上心頭,不是對萱萱,而是對我的蛋蛋。 活了二十幾年,我從來沒有仔細觀察過自己的蛋蛋,更遑論站在蛋蛋的角度思考。 我從來不知道,為了人類的存亡,左邊的蛋蛋付出了這麼多努力。 它垂的更低,讓人類可以站得更高,讓我們的種族得以在險惡的大自然中存續。 我羞愧得無以復加,恨不得馬上脫下褲子來跟蛋蛋說聲謝謝。 阿翔彷彿沒有察覺女友的不愉快,仍興高采烈地說著。 「其實人類也像蛋蛋一樣,要適時調整自己的高度,才能避免互相碰撞,讓社會文明和諧 存續。」 「蛋蛋的高度,決定你的高度。」 沒想到蛋蛋除了幫助人類進化,也默默地教導著我們為人處世的道理。 我感動到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太偉大啦!」我簡直熱淚盈眶:「我們都要跟蛋蛋學習!」 「不要再說了!」萱萱突然拍桌大叫,茶水四濺。 嘈雜的咖啡廳陷入錯愕的寧靜,周圍的人們紛紛投以好奇的視線。 萱萱站起身,紅著眼眶看了阿翔一眼,轉身走出咖啡廳。 她向來是個明理的女孩子,突然發這麼大脾氣,我跟阿翔都很訝異。 「不好意思……我好像打擾你們約會了……」我乾笑。 「不會啦,我回去哄哄她就好。」阿翔不在意地擺擺手。 我們又聊了一陣子,談話內容不外乎蛋蛋對人類的貢獻、其中蘊含的哲理,以及給人類的 啟發等等,最後才意猶未盡地分開。 隔天我才知道,當晚萱萱沒有回家。 她失蹤了,手機也不接,所有的通訊軟體都沒上線。 阿翔這才發現大事不妙,發瘋了似地找過每個萱萱可能會去的地方,卻一一落空。 我因為覺得氣跑萱萱,自己也有一份責任,也就跟著幫忙找。 一整天的搜索徒勞無功,天色已黑,我們打算暫作休息。 「如果明天再沒有萱萱的消息,我們就報案吧。」我說。 「嗯。」阿翔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告別阿翔,我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租屋處,卻訝異地發現萱萱正站在我的家門口。 她穿著一間白色連身裙,輕薄貼身的布料勾勒出纖瘦的曲線,微捲的長髮軟軟披在細白的 肩上。 她的眼睛紅紅的,似乎剛剛哭過。 「妳……」我張大嘴,拿出手機就要打給阿翔。 「不要!」萱萱著急地叫了聲,囁嚅道:「不要告訴阿翔……我有話跟你說……」 我緩緩放下手機,眼看著萱萱又要哭出來,從來沒有點過哄女孩子技能的我,突然有點不 知所措。 「先進來坐吧。」我嘆了口氣。 她沒注意到的是,我垂下來的手已經悄悄傳了訊息給阿翔。 進到屋內,我請萱萱坐下,再幫她到了杯水,問道:「妳怎麼會跑來這裡?阿翔很擔心妳。」 「我不知道該去哪裡……」萱萱心虛地低下頭,兩隻手慢慢摩娑著馬克杯。 看到她的可憐樣,我不禁心軟,放緩了語氣:「妳還在生他的氣嗎?」 「沒有,我從來就沒有生他的氣,是我對不起他。」萱萱搖搖頭。 「阿翔很愛妳,發生什麼事都會原諒妳的,更何況只是發個小脾氣。」我說。 萱萱還是搖搖頭,小心翼翼地啜了口馬克杯裡的水,才幽幽道:「你不明白的,有件事,我一直瞞著他。」 該不會是劈腿了吧? 我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只得乾笑道:「情侶間也難免會有秘密,哈、哈哈。」 萱萱神情複雜地瞅了我一眼,咬著嘴唇,像是思考著什麼。 屋內陷入尷尬的沉默,我在內心暗暗祈禱阿翔趕快來把她領回家。 突然間,萱萱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放下馬克杯,彎腰前傾,微微起身,向我靠近。 我們之間的距離迅速縮短,一股清香撲面而至。 「你能幫我保密嗎?」萱萱握著裙角,發白的指節隱隱顫抖。 她的眼睛又大又亮,彷彿就要滴出水來。 一直把萱萱當成阿翔的女友看,此刻我才想起來,萱萱是個正妹。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肥宅我哪裡受過這麼大刺激,心跳瞬間漏了一拍,嚇得說不出話。 「其實我……一直一直……」 她紅著臉,緩慢地、羞怯地提起自己的裙襬。 萱萱是阿翔的女友。 我不該,我知道自己不該。 但是我眼睛卻著了魔般無法控制,視線跟著裙襬慢慢往上移,看著柔軟的布料滑過她結實的小腿,然後是圓潤的大腿,再往上…… 萱萱沒有穿內褲。 我鼻頭一熱,兩槓鼻血情不自禁噴湧而出。 單身多年,沒想到我竟然會在這種情況下看到…… 「蛋、蛋蛋!」 我失聲大叫,嚇得肝膽俱裂,手中的水杯框啷墜地。 幹!我到底看了三小! 萱萱居然有蛋蛋! 「我始終沒有告訴阿翔,其實我兩邊的蛋蛋一樣高。」 等等,順序搞錯了吧!? 在這之前,妳還有更重要的事忘了告訴他吧!? 「蛋蛋!」千言萬語積在胸口,我還是只能用這兩個字表示震驚。 「你也嚇了一跳吧?」萱萱露出悲傷的笑容。 「我生下來就這樣了,醫生都說我活不久,算命先生也說我會早夭,但我還是一路長大到現在。」 萱萱靜靜地訴說著。 「你知道嗎?二十幾年來,我永遠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失去性命,或許是走路的時候,或許是爬樓梯的時候,或許是睡覺翻身的時候……」 「我不知道蛋蛋什麼時候會相撞破掉,可能是下禮拜,可能是明天,也可能就是下一秒。」 我禁聲。 的確,依照阿翔的理論,萱萱隨時都有可能被天擇淘汰掉。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蛋蛋禍福。 大自然的機制宛若一台精密而殘酷的機械,容不下蛋蛋一樣高的人類。 等高的蛋蛋,簡直就是上天的詛咒,死神的烙印。 啪嚓。 就在這個時候,阿翔推開了我家的門,走了進來。 「萱萱……」阿翔震驚地看著背對自己拎著裙角的萱萱,一時間動彈不得。 聽見愛人的聲音,萱萱雙肩一顫,蛋蛋跟著一顫。 「妳……」阿翔啞然。 「阿翔,你聽我解釋。」我急忙說道。 話雖這麼說,我也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解釋。 阿翔沒有理會我,慘白著臉看著女友在自己的好友面前掀開裙子,好半晌才擠出一句話。 「……妳兩邊的蛋蛋……怎麼會一樣高?」 欸欸欸欸欸不對吧!? 所以說你們的重點好奇怪啊! 比起這個,到底為什麼萱萱會有蛋蛋啦!?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萱萱低著頭,一遍又一遍地唸著。 「為什麼從來都不跟我說?」阿翔問道。 「我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萱萱哽咽。 「妳總該知道,不論如何我都是愛妳的。」阿翔彷彿憔悴了許多。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但我壽命不長,怎忍心……怎忍心……」萱萱已經泣不成聲,晶瑩閃爍的淚珠落下,打在蛋蛋上。 兩人對視,一時間無語凝噎。 好半晌,阿翔才強笑著開口。 「萱萱,妳還記不記得?向妳告白那天,我發誓願意為妳做任何事。」 「我記得。」 「這六年來,我發的那個誓,從未有過一絲改變,即使是現在也一樣。」 「謝謝你。」萱萱抬起頭,清秀的臉龐梨花帶淚:「可我現在只求你一件事。」 「妳說,只要妳開口,我一定為妳做到!」阿翔的臉上彷彿發出了光,那是希望的神采。 「我只求你忘了我,千萬別再找我。」萱萱燦爛一笑。 那是多麼令人心碎的一笑。 阿翔的臉孔瞬間失去血色,彷彿整個人被抽空了靈魂,愣在當場,任由萱萱掩面奪門而出。 我沒有追出去,因為我已不忍再看那個女孩一眼。 是啊,我們都忘了。 蛋蛋一高一低,其實是件幸福的事。 我們都是受天眷顧的人。 可是萱萱呢? 那個溫柔卻又堅強的女孩,到底做錯了什麼,要承受這種折磨? 阿翔就這樣愣在我家門口,眼神空洞。 「我真是個垃圾。」他彷彿在跟自己說話。 「自以為享受著甜蜜的戀情,笨蛋一樣規畫著婚姻與未來。萱萱一直以來承受的痛苦,我卻一點也不明白……」 「阿翔……」我想出聲安慰,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要去找萱萱。」阿翔對著我說道。 「可是……」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救她,但我一定要找到她。」阿翔堅定地說道。 我點了點頭:「不論如何,我都會幫你。」 阿翔看了我一眼,感激地說道:「謝謝,明早我們就去找她,把話說清楚,今天大家都累了,就先休息吧。」 說完,他失魂落魄地離開。 我抽了張衛生紙塞進鼻孔,一頭倒在沙發上,筋疲力竭地想著剛剛得知的震撼消息。 天一亮就去阿翔家吧。 雖然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再怎麼我也不能放他一個人面對這一切。 想著想著,我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 隔天我去到阿翔家的時候,他已經離開了。 屋內空無一人,大門並沒有鎖上,彷彿是在等著我的到來。 那個傢伙…… 一陣不祥的預感湧上心頭,我急急衝到阿翔的書桌前,打開電腦。 「我的電腦……D槽……顯示隱藏的資料夾……搖桿驅動程式……聖人養成手冊……日文聽力測驗……流體力學概要……」 我焦急地打開一個又一個資料夾,瘋狂祈禱自己的猜想是錯的。 最後一個資料夾中,我只發現一個文字檔,上面寫著兩行字。 「萱萱所背負的一切,從現在開始我也要一起承擔。」 「即使是,與神為敵。」 短短幾個字,道盡了阿翔的決心。 我向後一仰,絕望地摔在椅背上。 阿翔竟把多年來珍藏的A片刪得一點不剩。 對一個男人來說,這象徵著最徹底的訣別。 這意味著阿翔再也不會使用到蛋蛋。 ──他已做好最壞的打算。 沒想到他用情如此之深。 我的眼角有點濕潤,不由得哽咽:「起碼也留個備份給我啊……笨蛋……」 之後的幾個月,我都沒有再聽說阿翔的消息。 我明白,他已經踏上尋找萱萱的遙遠旅途。 那是即使耗盡一生,也在所不惜的浪漫旅途。 幾個月後的某天早晨,我在信箱裡發現一枚信封。 上頭沒有署名,也沒有寄件地址。 信封中,只有一張手術報告書的影本,以及一張照片。 看完了手術報告,我心中的疑惑終於煙消雲散。 我靜靜凝視著照片,那是風光明媚的海畔,兩組蛋蛋靜靜地躺在沙灘上,相互依偎。 我從來沒有看過高度這麼一致的兩組蛋蛋。 阿翔竟動了手術,把自己的蛋蛋調整成一樣的高度。 唯有透過這樣,他才能體會萱萱所體會的一切。 也唯有如此,他才能向萱萱表達那股至死不渝的愛意。 照片中,夕陽映照在蛋蛋上,燃燒著生命的熱情與喜悅。 它們彷彿正頑強地說著:「看呀!我們還活著!」 無懼命運的詛咒,無懼死亡的威脅。 只因它們還有彼此。 阿翔與萱萱,如今也在世界的某個角落,帶著一樣高的蛋蛋,堅強地生活著。 各位,你們有好好觀察過自己的蛋蛋嗎? 你們的蛋蛋也是一高一低嗎?又或許是一樣高的呢? 不論如何,希望你們也能找到,屬於自己的另一對蛋蛋。 □ 題外話,後來我在幫忙阿翔處理住處的物品時,發現他的滑鼠墊下壓著一張紙條。 紙條上寫著一串網址。 我馬上按照網址搜尋。 最後,我找到了一個內容豐富、品質精良、分類齊全的雲端硬碟。 幹啊阿翔,你真的很會。 好兄弟,祝你一生平安
共 5 則回應
這則回應已被刪除
2017年11月30日 11:54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我花了五分鐘看了甚麼…
看到我腦袋炸裂,我到底看了尛
我竟然把他看完了... 我只想說... 你媽蛋唬爛我啊
B2 感覺被浪癈了五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