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潔癖

2018 年 9 月 18 日
上次趁著放假,我和三名朋友相約去了陽明山旅遊。 那是個晴空萬里的好天氣,看著竹子湖一望無際的海芋田襯著湛藍的天。那奪目的自然之美,令人不禁反思人類的渺小以及萬物的連結。彷彿一切的煩惱都能一掃而空。 但是,我的心裡一直有種莫名的煩躁。 花田中的清香,似乎摻雜了一絲奇異的怪味,讓我心神不寧。 「你該不會是聞到硫磺的味道了吧。」一名朋友看著我緊皺的眉頭,無奈地說。 「不要太在意啦。畢竟陽明山的溫泉就是有這個味道啊。」 「你的潔癖就是太嚴重了。而且這裡離溫泉區那麼遠,你聞的到才有鬼。」另外一名朋友不以為意的笑笑。 「是這樣嗎?」我試著專注在眼前的美景上,但那股淡淡的臭味卻讓我始終無法安心。 怎知,這竟會是我人生的轉捩點。 到了下榻的飯店後,我才驚覺這是惡夢的開始。 那硫磺的惡臭,彷若齜牙咧嘴的兇獸一般,吞吐著濁黃的氣息,讓我幾乎窒息。 看著朋友們興致沖沖的換上浴衣拖鞋,要前往公共浴場泡大眾池。我卻只能虛脫的倒在床上,任臭氣侵襲我的求生意志,緩緩吞噬我身於人類的尊嚴。 「欸你不去嗎?」朋友看著我一動也不動的躺著,不禁發問。 「好臭。」我連回答的力氣都幾乎喪失。 「走啦你不泡很浪費欸。」另外一名朋友強制將我拉起。 「不要。」真的很臭。 就在這時,我聽到直到方才都一語不發的朋友,發出了一聲不屑的冷笑。 「你以為,你的潔癖是件值得驕傲的事嗎?」 我抬頭一語不發的看著他。 他冷冷地注視我的雙眼,繼續發表愚昧的謬論。 「從今天一早開始,你那故作清高的姿態,就讓我作嘔。」 「人類演化之初,過著茹毛飲血的生活。在那時,乾淨這個想法根本無法、也不該存在。」 「適者生存,若不吞吃下眼前骯髒的食物,斷無存活之理。」 「而現在,兩億年後的現在,你竟為了那虛偽的驕傲,否定你先祖的生存之道?」 我本半帶譏笑的聽著他大放厥詞,不料他的下一句話,竟重重的敲動了我的信仰。 「這個世界上,根本不需要絕對的乾淨。」他的眼神,彷若悲憫的看著低下的螻蟻一般。 「又怎麼不用乾淨了?」我忍不住回嘴。 「照你這麼說的話,豈不是在隱喻,我們現在仍要依循遠古時期的規則過活?」 「人類存活的兩億年,並非毫無進步。」 「現在我們理所當然般享受的健康,恰是有了衛生的觀念後,才能創造的成果。」 「當初禍害千萬人類的瘟病,豈不是在有了清潔的食物房舍後,方能慢慢根治?」 「你口口聲聲的說潔癖無用,其實是你完全看不通萬物發展的因果!」我氣得面紅耳赤,恨不得揪住他的領子質問,不過仍因覺得太髒而作罷。 不料他聽了我的話後,還是繼續鎮定的保持一副似笑非笑的臉。 「你很愛乾淨是吧。」 「我們正要去洗澡呢,如果你真的那麼注重清潔,當然會跟來的對吧。」 我一時語塞。 就算知道是激將法,但是若不去的話,豈不在氣勢上就輸了一截? 「欸不用勉強他啦,我們自己去就可以了。」早已換好衣服的二人看著我們的爭辯,也有些嚇到了。 但是,這句話反而點燃了我的怒火。 「我去可以了吧。」我發出一聲冷哼,開始動手著裝。 片刻後,我們便抵達了浴場。 那股奇異的硫磺臭味,在我打開更衣室的們的瞬間馬上朝我撲來。 我意識一片空白,彷若置身九幽冥界,正要進入火湯之刑的冤鬼。 「欸你沒事吧,不要勉強啊」一名朋友擔心的問道。 「沒事。」我努力提振精神,四處張望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沒想到,這正是地獄的開始。 地板上彷若潔白的磁磚,定睛一看,經緯分明的磚縫中盡是毛髮皮屑,可以想見有多少皮膚細胞在此地完結了他們光榮的一生。 那進門處的地毯,不須細看便可見灰塵附著於上,足見它的風塵僕僕。 「難道...?」我看著剛剛接到手上的置物櫃鑰匙,果不其然上面沾黏著來路不明的污漬,沒撕乾淨的標籤餘膠更是讓我幾欲發狂。 「快點換衣服啊。我要先進去了。」轉過頭來,只見他不屑的臉,彷彿嘲笑著我的無能為力。 我一時無言,只好強忍著腳底碰觸髒汙的不適,僅快脫下衣服進入澡堂。 只求能夠趕緊洗澡,並讓這個惡夢早些結束。 我拉開浴室的門,氤氳蒸氣頓時暈染了我的視線。 隨之而來的,自然是那如影隨形的硫磺氣味。 但是在一天的折磨下,我發覺我竟已稍稍習慣了這氣味,令我不禁有些吃驚。 不過也罷,若少了氣味的干擾,想必能讓這看似無法忍受的時間輕鬆些許吧。 有些放鬆警惕的我,卻沒料到會在此地見到最後一根稻草。 那是,浴室共用的小椅子。 那椅子到底有多少人坐過了? 原來清香的檜木原料,在千百男性的臀部摧殘下,本來的原木質地早已不復存在,只剩虛無的光滑,泣訴著它不公的曾經。 它的怨念,幾乎讓嘶啞的吶喊在我耳邊響起。 但更恐怖的,卻是在那不甘的嘶吼下,隱隱的爬梭聲。 那是,無數的微生物活躍的徵兆。 一聲聲,都撕裂著我的理智。 我近乎瘋狂,只能震驚地看著眼前的小椅,久久無法平復。 「你還是太天真了。」早已泡在浴池中的朋友看著我失神的模樣,冰冷的說。 「到底什麼又是乾淨,你現在知道了吧。」 「真正的乾淨,與髒污是一體兩面的,就如光與影的存在。」 「你追求的、自以為是的絕對清潔。其實脆弱不堪。」 「若以為洗個澡就能乾淨,殊不知卻需經過骯髒的洗禮,才能到達這浴池中。」 「你必要放棄自己的信仰,方能繼續追求下去。」他臉上冰寒的表情不知何時已消失不見,剩下的竟是苦口婆心的諄諄教誨。 我怔怔的看著他。 好像,有些地方不太對勁。 他明明只比我們早進來浴池幾分鐘罷了,怎麼可能這麼快就進到浴池? 我看著他仍然乾燥的頭髮還有肩膀,心裡突然有了一絲不安的念頭。 「你該不會...?」我的語音發顫,試圖壓抑住我內心最深的恐懼。 「沒錯。」他恬不知恥的說道,雙眼熠熠發光。 「我沒有沖身體就進來了。」 在他一說出口的瞬間,我的世界終於崩潰瓦解。 腦中千思萬緒飛快轉動著,質疑著我一直以來的生存之道。 在那一刻,我感受到了語言的蒼白無力,無數想法同時吞噬著我的理智,令我頭痛欲裂。 我唯一能做的事,只有逃出這個地方。 在我踉蹌跑走時,我的耳中只聽到他的大喊。 「唯有拋棄你的潔癖,你才能自由!真正的自由!」 我奔回房間扭開浴缸的水龍頭,將全身泡了進去,任由冰寒的冷水包覆我的身軀。 縱使欺騙著自己是清潔的,但腦中卻清楚明瞭,這樣根本不會乾淨。 只因,根本沒有真正的乾淨。 我將臉埋入水中,細碎的氣泡慢慢逸散而出。 但真正的答案卻一直沒有隨之浮出水面。 那夜,我便這樣度過。 隔天從浴室出來後,我們都一語不發。 在這壓抑的氣氛之下,旅途自然無法繼續,於是在無言的沉默下,一行人一早便踏上了歸途。 回家之後,我看著眼前一塵不染的屋子,感到一陣無力。 一輩子的潔癖,竟全是虛假。 而我又得到了些什麼? 昨夜泡在冷水中,一定是感冒了。 我額頭發燙,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向床鋪。 然後倒下沉沉睡去。 睡醒之時,太陽早已西沉。 我掙扎的爬起,想尋找屋內有什麼可以充飢之物。 找了半晌,卻只看到一罐洋芋片。 將一片洋芋片放入口中,清香的雞汁芬芳在我口中散開。 我慢慢吃著,眼淚卻不知不覺地流了下來。 從小,我便執著著絕對的乾淨整潔。 在這樣的堅持下,不知不覺竟有了潔癖的稱號。而我也一直引以為榮。 怎知,就算打掃得再乾淨,卻仍是有污穢的存在。 而現在,又有誰能夠傾聽我破碎之心的哭泣? 就在這時,我手中的洋芋片碎裂。 細小的碎屑掉落在我的褲管之上。 要是平時,我肯定大發雷霆,並著急的找尋垃圾桶,以防掉落至地板。 但今天,我只是隨意將碎屑拍落。 看著洋芋片屑飄落的軌跡,我內心突然感受到了一絲解脫。 這就是所謂的自由嗎? 終於,我見到了一線曙光。 我心中有些遲疑,但身體的反應卻快了一步。 伸手不由自主地拿起手機,撥出了一串熟悉的號碼。 「喂?」朋友疑惑的聲音傳來。 「我懂了。」我鄭重地跟他說。 「欸白癡喔我現在在打工你是在說三小...」他不耐煩地回道。 「反正,謝謝你,讓我體會到了真正的自由。」我感恩的說完後掛上電話。 這就是我擺脫潔癖的故事。 也許噁心、也許骯髒。卻飽含著真我的解脫。 就算偶爾看到地上灰塵還是會忍不住拿吸塵器來清,只因一直以來的習慣。 但在吃完零食後,看到地上的碎屑,感受到仿如自我毀滅的快意時。 我方能理解,一切的束縛全是你強加自身。只要換個方向,將是一念天堂。 但是泡溫泉前還是要沖一下,不然真的很噁。 共勉之。
共 4 則回應
文很廢 但是文筆怎麼可以這麼有趣
閱。
國立高雄師範大學
吃毒喔==
中山醫學大學
跟你朋友說想吃這種東西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