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鳳科技大學 安全科技與管理系

當夢境成為現實2

2018年10月21日 12:11
前情提要
第二章 是希望還是絕望? 現在時刻早上十點鐘。 沉睡中的我做了一個惡夢,夢境裡的我身處一個黑暗的空間中,我摸著黑四處走動,突然間我摸到了一個東西,那個東西有些軟軟濕濕的,還有著一些毛髮,我驚覺不對,猛然一看! 是一顆頭顱,是女性的頭顱,臉上遍布傷痕,斷頸處鮮血橫流,一顆眼睛已被挖去,僅存的一顆眼睛,瞪得很大,且直勾勾的看著我,蒼白的臉龐還還掛著一絲冷笑。 一股寒意壟罩了我的身心,心臟無比緊縮,轉身就想逃的我,動彈不得,而那顆頭顱,緩緩地滾到了我的面前,接著用舌頭輕輕舔了舔我的小腿。 我嚇的亡魂皆冒,尿都快滲出來了,下一刻。 「呼呼...呵..呵.....呼呼....是夢..原來是一場夢..還好...還好.....」 就在我心臟快承受不住的時候,醒了過來。 我的手擦去了我臉上的冷汗,看了下牆壁上的時鐘,十點鐘了阿,我得趕緊起來,出去採購一下,今天晚上還有面試呢。 於是我走出了旅館的大門,來到了一間服裝店面前,接客的服務生是一位長相甜美的可愛女孩。 「請問客人有需要什麼嗎?」女孩甜甜地說著,絲毫不嫌棄衣衫破爛的我。 我有些不好意思說:「沒有...那個我就找件事和我體面的衣服,今天要去面試呢!」 「好的先生我推薦你穿這件襯衫,還要這件西裝褲,還有這件......這件還不錯。」 一段時間後,我爽朗地走出了店門口,像極了成功人士,這間店的服務生真是不錯,有眼光,只是髮型還是不行。 接著我去了理髮廳,剪了一顆中規中矩的西裝頭,我拿起了昨天陳山明給我的名片一看。 奇怪這不是在西門町內區的地址嗎,我曾經在西門町流浪過一陣子,怎麼不知道有這種奇怪的地方,好像就在威秀影城附近。 思考中的我,坐了公車,很快就進了西門町裡頭去,我左逛右逛,最後來到威秀影城面前,接著我開始四處尋找,地址的下落。 我四處詢問了,西門町的在地人,但所有人都說,根本沒有這個地址。 當下我覺得怪了,難道陳山明耍我不成,但是也不可能啊,拿十萬塊耍我,這人不是傻子,就是錢太多! 難道陳山明是捉弄人的小精靈?想起昨天發生詭異的事,我內心還是久久不能平復。 四處奔波尋找地址的我,最終還是放棄了,索然無味的我最後又走到了威秀影城門口,無聊之下我打起了瞌睡,半夢半醒的我,一直坐到了黃昏時分。 「咕嚕」「咕嚕」我的肚子向我提示他餓了。 我隨便選了間麵館,隨便吃了點甚麼,順便感嘆下這物價上漲,薪水只有22K的人民,是要如何在這大台北生活下去。 吃飽飯的我發現太陽,已經下山了,這冬天的日子,太陽總是下得特別快。 隨後我又接著尋找起地址來,畢竟這十萬塊花完還是得死的,我說了如果這世界願意給我機會,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會去做的。 雖然這時的我並不知道,什麼上刀山下火海,也只是心中憤恨所說出之詞而已,真正遇上了,那還真的不如去死。 就在這時我走進了一個小巷子裡,一個漆黑無比的巷弄,裡面鴉雀無一點聲音也沒有,這時的我突然察覺不對勁,白天人來人往的西門町,就算晚上人變少,也不至於一點聲響也沒有,正當我想走回頭路時,一股冰冷的寒意再次鎖住了我的心臟,就像今天早上做的那個惡夢一樣。 我瘋狂的朝著走過來的路,狂奔回去,但是怎麼跑也跑不到盡頭,這座巷子彷彿與世隔絕一樣。 無奈又害怕的我,最好只好朝著更深處走去。 大約過了十分鐘。 前面突然發出一絲亮光,我像是溺水之人,即使水面上只有一根稻草,我也要緊緊握住它。 朝著亮光處奔去,這是一棟類似旅店的屋子,大約五層樓高,招牌上寫著夢境旅店。 我靠近了這座屋子,發現了兩個人,一男一女,在這種鬼地方發現有人真是太好了。 我連忙上去攀談:「那個,兩位也是來這裡面試的嗎?」我帶著詢問的語氣問著他們。 一名長相普通的眼鏡妹回答我:「是阿...我昨夜在深夜裡徘徊,遇到了一名男子給我現金,他讓我來這裡面試。」眼鏡妹有些怯懦的說著。 另外一個是一個帥氣男子,身高大約一百八,身材消瘦,染著一頭金髮。 金髮男子說:「我的情況與他差不多,只是我們現在都後悔了想回去,但是找不到回去了路了,不知道你是如何進來的。」 我回答說:「我也是一進來就後悔了,拼命地跑回去,但怎麼樣就是沒有盡頭,無奈之下才來到這裡。」 「你們可以跟我說說來這裡之前的情形嗎?」 眼鏡妹我些驚慌的搶先回答:「我....我其實翹家了,但身上帶出的錢又花光了,但我內心又不想回家,那時候我內心一嘆,如果有個人能幫助我就好了,然後..然後....那個怪人就出現了。」 金髮男子說:「我則是昨天酒喝多了,跟一個朋友翻臉了,我內心想著這種人怎麼不去死一死,於是....那個怪人就出現了,他說他能給我力量。」 我回答說:「其實我也差不多,我失業了走投無路,我在街頭迷茫的遊盪著,然後他就出現了。」 對了還沒請教你們姓名。 眼鏡妹回答著:「我叫陳欣婷。」 金髮男子說:「我是張蕭然。」 我也向他們告知自己的姓名:「我叫蘇卓宇。」 隨後拿起陳山明給我的名片,對著牆上的地址,沒錯這裡便是我要面試的地方。 我的臉色有點不太好,便對著兩人說著:「既然我們都沒有退路了,我們要不就進去面試一下吧,然後早早離職,離開這裡。」 張蕭然回答道:「我贊同這個想法。」 「可是我很怕..」陳欣婷身體顫抖著躲到張蕭然身旁。 「別怕,這裡有我跟蘇老哥在,有事情我們會保你出來的。」金髮男子臉色瀟灑的拍著陳欣婷的背後,說著還向我使了個眼色。 「哦哦....對,有事我們會幫助你的!」我連忙回答道。 說完此話眼鏡妹的身體好多了,不在像之前一樣一直顫抖。 隨後旅店大門打開了,昨天那個叫陳山明的怪人出現在門口說:「怎麼還不進來,還面不面試了!」 「我們可不可以不面試了,我想回家。」陳欣婷急忙地問道。 「當然不行,從你們簽了合約的那刻起,一切都已經無法挽回了,而我不是正實現你們內心的願望嗎,為什麼急著逃避面試呢。」陳山明還是一樣一張死人臉。 「當然你可以試著逃避看看,只是下場是如何我可無法保證!」他的嘴角翹起了一絲微笑。 「嗚嗚.......嗚嗚嗚...」陳欣婷蹲下身子,委屈地哭著。 張蕭然這時站了出來:「那個真的沒有其他辦法了....?」 陳山明臉色戲謔的說:「當然有,如果你們能殺死我的話。」 聽聞此聲,我們三個人都頓了一下,但是沒有敢動手,這陳山明不知是人是鬼,一看也知道打不贏。 陳山明接著說:「如果沒事的話,就進來面試吧。」隨即轉身離走進了屋內。 無奈之下我們攙扶著哭哭啼啼的陳欣婷,也走了進去。 一進此屋,那股冰冷緊縮的感覺又湧上了我的心頭。 「砰」原本打開的大門忽然間自己關上了,眼前也傳來一陣聲音。 「歡迎來到,夢境旅店,各位新人們做好準備了嗎?」 我抬頭一看陳山明正站在我們面前,高高的俯視著我們。 我鼓足了勇氣回答說:「好!你說,我已經準備好了。」 張蕭然推了陳欣婷一把的說:「我們兩個也都準備好了。」 陳山明臉色一松說:「很好,那我要開始說面試規則了!」 「非常簡單,今天的測試只有兩個目的,第一、試探你們的膽量,第二、活著到明天吧。」 聽到此話,我內心一緊,原來沒有通過面試的人都.....死了。 陳山明接著道:「今天晚上十點到明天早上六點都是你們面試時間,明天早上我會來找你們的。」隨後轉身離開,邊走還邊說著:「只有活下來的人,可以知道一切,努力活下去吧。」 「切記人只有在絕望深處,才會爆發無與倫比的力量,這裡的奇異磁場將會幫助你們,你們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 最後緩緩消失,在我們眼前。 我接著說:「那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 張蕭然看了我一眼說:「還能怎麼辦,當然是想辦法逃阿。」說完便衝到了門口,一腳踹了下去,但是大門卻紋絲不動,接著他又拿了旁邊的椅子,朝著窗戶又是一陣猛砸,但仍是徒勞無功。 真是奇了怪了,鐵製的椅子,竟然砸不破玻璃窗。 「唉,這下我也沒輒了,只能在這待到明天早上,在想辦法吧。」張蕭然癱倒在,一樓接客廳的沙發上。 而陳欣婷嚇得只敢縮在一旁。 「咚」「咚」「咚」 這時樓上突然傳來一陣敲打聲。 嚇得我們三人一個機靈,連躺在沙發的張蕭然都嚇得站了起來。 「這......是甚麼東西...難道是....鬼?」陳欣婷非常害怕地向我們說著。 「或許吧.....但是我們只要,乖乖待在這裡到天明,我想應該不會有事的。」張蕭然也無可奈何的回答到,語氣中充滿了不確定以及恐懼。 我說:「這會不會是什麼節目安排來嚇我們的,或許那些奇奇怪怪的東西,都是新科技搞出來的。」 「那.....不然我們上去看看?」張蕭然回答道,顯然他也覺得有可能,與其待在這裡到天明,上去或許能發現什麼。 「不.....不要,我們可以不要上去嗎。」陳欣婷說著。 「那,不然你留著,我跟張蕭然上去探探。」我壯著膽子說出了這句話。 「可以不要留我一個人嗎,我怕...」陳欣婷回答道。 「那我們三個一起上去看看?」張蕭然試探著問到。 「不,我不想要上去」陳欣婷依舊堅持自己的想法。 「那就對了,你在這裡等著,不會有事的,有什麼事大聲喊叫,我們會立即衝下來的。」張蕭然盡量地安慰著陳欣婷。 「好.....」 說完我們便一陣翻箱倒櫃,這裡黑漆漆的甚麼都看不見,剛進來的時候還有亮光,隨著陳山明走時又變回一片黑暗。 還好我們還是,在櫃台裡找到了一支手電筒,後來又把椅腳折斷當作武器使用,便悄悄的往樓梯上去,再上去時我回頭看了一眼陳欣婷一眼,他竟然在微笑,我全身的雞皮疙瘩炸了出來。 便催促了張蕭然一聲,讓他趕快上去,陳欣婷的微笑,讓我本能地想離開那裏,而我也不敢點破,因為我也不確定張蕭然是不是也能夠信任,而且點破了陳欣婷其實是鬼,那我們豈不是完蛋了。 張蕭然說道:「那我們先上去了 你自己小心啊。」 「好.....」陳欣婷的微笑瞬間轉成了哭腔。 就在樓梯轉角處,我拿著手電筒向上一照,那裡竟然有個人只露出半張臉偷偷地看著我們。 「誰他媽給我出來,裝神弄鬼的。」我大喝了一聲。 「誰?剛剛那裏有誰?我怎麼沒看見。」張蕭然奇怪的看著我。 果然我在看時,那張臉已經不見了。 「可是我明明有看見.....」我有點不確定的回答。 「行了,別這樣嚇自己,說不定是你太緊張了。」張蕭然冷靜地說著。 「好,或許吧。」我也很想相信張蕭然的說法。 接著我們便到了二樓,手電筒朝四周一照,什麼都沒有,只有很多的房間,於是我們便把所有房間都給探查了,但是真的什麼都沒有。 「現在只剩最後一間了,我們進去吧。」我對著張蕭然說著,然後打開了門。 就在我開門走進去的時候。 「砰」 門用力的關上了,把我跟張蕭然隔了起來。 我用力的踹著門鎖,這時的我又怕又急,只是無論如何這門就是打不開,這時的我大喊道:「張蕭然,你能聽見我說話嗎。」 但卻沒有絲毫的聲音從門後傳出。 我緊張的拿起手電筒,朝著房裡就是一照,跟剛才我們開過的房間,沒什麼區別,接著我就繼續朝房裡摸索,突然我的手變摸到了一個濕濕軟軟的東西,有著一頭長髮,我有了不好的預感,在摸到的瞬間我想起了早上的夢。 我嚇得後退了好幾步,用手電筒就是一照,果然是那顆頭顱,只有一顆眼睛的且留著長髮頭顱,他輕笑地看著我,隨後緩緩地滾了過來。 只是這次跟夢境不一樣的事,我的身體還能動彈。 「幹!幹!幹!這到底是什麼!」我整個人瘋狂地踹打著門,因為我的精神快崩潰了,只能用行動來掩飾自己的脆弱,就在那顆頭滾到我身邊時,門打開了,我頭也不回地衝下了一樓。 當我來到一樓時,卻發現地上只有一灘血跡,陳欣婷早已不見蹤影,而張蕭然也不知死去哪裡了。 「砰」「砰」 一樓大廳廁所,有著拍打門的聲音,我偷偷走過去一看,發現也有一人在偷看著我,頓時我們四目相接。 我心中一震,這不是剛才我們上樓梯時偷看我們的那個人嗎。 此時的我顧不上那麼多了,整個大廳只剩下我一個人,躲起來也是死,衝上去也是死,不如跟他拚了,我將恐懼化成了能量。 提著武器,衝進了廁所裡,我看見了他...... 那個人並不是躲起來看我,只露出一半的臉,而是他身體只有一半....而另一半身體,還掛著些許的腦漿以及內臟,他見我發現了他,開心的裂嘴一笑,趴在地上以奇怪的姿勢,不停的蠕動著他僅存的一手一腳,快速向我爬來! 「阿一一一!」 看見這一幕,我肝膽欲裂,什麼衝也是死,不衝也是死,他媽的都是屁。 我高高的舉起了我的武器,然後拔腿就跑,悶著頭不停地往樓上衝,也不知道跑到了幾樓。 隨後找了一個房間就跑了進去,將房門關起然後鎖起,我蹲在房間的角落裡瑟瑟發抖。 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寧願去死也不想碰到這種事情,我真的不該簽什麼契約的。 就當我這麼想著的時候。 「叩」「叩」 好像有什麼東西敲起我的門了! ---------------------- 這篇文章其實我有在popo發過,只是好像都沒有人看,我常在想是不是我寫的太差,所以弄到這裡看看其他人的評點。
共 2 則回應
置板凳! 坐等續集 樓下有爆米花嗎?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