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夢境成為現實3

2018年10月21日 21:15
我的心跳不停地在加速,冷汗浸濕了整隻手掌,怔了半響,我緩緩地將頭轉向門口。 門口的敲響聲,嘎然停止,彷彿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我的身子已經有些遲鈍了,但我還是盡量將身體面向著門口,以防萬一。 我隨即悄悄的走向了門口,還嚥了一口口水。 「崩」「崩」「崩」 原本安靜的房間,又傳來劇烈的撞擊聲,比一開始的敲響聲還要劇烈的多。 「怎麼辦,怎麼辦,誰他媽能告訴我我該怎麼做!」我內心狂吼著。 眼看著房門就要破裂。 我最終還是發瘋了,我不管一切的,衝上門前,用力轉開門鎖,拿著椅腳就要砸下去。 「喂!等等是我啊,我是張蕭然阿,你不要太激動了。」 「是你...竟然是你.....還好....還..」我的眼角滑下了劫後餘生的淚水,整個人癱軟的坐在地上。 雖然我發現有些不對勁,無論如何張蕭然出現的時間點太奇怪,從一開始自己被困在門內時,張蕭然應該就已經失蹤了,最算最後出現了,也不會毫髮無傷,更不會這麼淡定的站在門外。 但是無論如何,自己開門看見的不是一隻怪物,這就足夠了。 「你幹嘛這麼激動阿,是不是遇到什麼了。」張蕭然關心道。 「我..沒事,只是驚嚇過度,剛才去到一樓發現你們都不見我可嚇死了,所以我就躲到了這裡,我還以為是什麼怪物呢,結果是你,真是虛驚一場。」我嘴上扯著謊,不是很相信張蕭然。 「對了,我一開始被關起來的時候,你怎麼不見了。」我試探性問道。 「哦,那個哦!我發現你被鎖在裡面,立馬跑下一樓去尋找鑰匙,想說幫你開門,沒想到一回來你就不見了。」張蕭然若無其事地回答我。 我內心有些害怕,我非常確定,張蕭然不是本人。 因為這張蕭然根本就在胡扯!這麼情急的情況下,竟然有人不是撞門,而是急忙跑下樓,尋找鑰匙,連開都沒選擇開,從他一開始用腳踹門,拿椅子砸窗戶這種尿急的個性,根本不是那種會想用鑰匙的人,再說了我剛剛衝回樓下,怎麼沒看到他! 等等!他說要去一樓找鑰匙,那我剛剛去遇到了什麼,怪物阿,他比我早下去,怎麼可能沒有碰到,還是說那時候怪物還不再那裡。 不對不可能,從一開始在樓梯間碰到那怪物,上去二樓之後他就不見了,那肯定是跑去三樓以上了,而我衝下樓的時間,那時候張蕭然早就不見了,那隻怪物肯是趁我跟蕭然,搜二樓房間的時候,偷偷跑下了一樓。 又或者說,在我被關起來的時候,蕭然已經被怪物殺死了,然後怪物便跑下了一樓。 那眼前這位,肯定是怪物變得。 那我該怎麼辦,只剩下逃了。 我望向了已經打開的房門,上面寫著503。 那這裡應該就是五樓了。 這時的我鼓起勇氣,拿起了椅腳,揮向了假張蕭然的頭。 「砰」 我狠狠的敲在他的頭上,也沒敢回頭看效果如何,然後就拔起雙腿,急速地又衝回了一樓。 但是此時的我已經山窮水盡了。 就算跑到一樓又如何? 遲早還是會被追上的。 最終我停在了一樓大門前,我不停地拍打著大門的,希冀有人可以來救我。 但一切終究是徒勞。 「呱啦」「呱啦」「呱啦」 一個身體拖動的聲音,緩緩的樓梯口傳下來。 我更加焦急了,雖然我之前常說不如死一死好,但是要死也不是這種死法阿。 最後一道在地上爬行的身影,從樓梯口出現了,沒錯就是那具半面人,他頭上有被我擊中的傷口,但是卻很輕,我用力的一擊竟然只造成這種效果。 就算最後死拚,我也肯定不是他的對手阿,身體素質差太多了。 我慌亂的拿起了,手上僅剩下的椅腳,沒想到我竟然因為緊張,椅腳不小心滑掉了。 該死我怎麼會這麼笨手笨腳,在這種關鍵時刻。 「不一一一!」 我突然間想起了,陳山明對我說的一句話。 「其實你不是笨手笨腳,只是你的潛力還沒發揮出來而已,這裡的奇異磁場將會幫助你們,你們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 對沒錯我是獨一無二的,既然上天又給了我一次機會,我又怎麼能死在這裡呢! 「砰」「砰」「砰」我的心臟越跳越快了。 彷彿有什麼要跟我重合了,我感受到這裡的磁場了,無形的磁場撩動了我體內的一個開關。 一股黑色能量,瞬間從我體內爆出。 黑暗瞬間佈滿了我的眼前。 「你是誰?」黑暗中我看著對面有一個,跟我長得一模一樣的人。 「我是蘇卓宇。」另一個我,臉上掛滿了邪笑。 「不!我才是蘇卓宇,你到底是誰?」我有些慌張地說著,不知為何我有些畏懼他說著這話,也許是因為我害怕另一個我才是真正的蘇卓宇,而我只是虛構的。 「哈哈哈一一一!!!你是傻了嗎,我們都是蘇卓宇阿。」另一個我,竟然來個超級大反派式狂笑,笑得我一愣一愣的。 「快點想起來吧,我們本就是一體的,只是你的懦弱隱藏了我,將我深埋在內心深處。」 「只要你想起來,這世間就沒什麼是你辦不到的,你可以把所有你看不順眼的人通通殺死,你可以盡情豪奪這世間的女人,你的人生將會輝煌無比,你會一掃之前所有的不順遂,對著老天怒吼吧!!對著世間咆嘯吧!!!把所有人都踩在腳底下吧!!!!」 「啊啊啊啊....」痛!撕心裂肺的痛,我的腦袋就快要炸開了,我單手扶著地面,一手卻緊緊的抓著頭。 一段時間後。 疼痛漸漸消退,是的,我想起來了,一切都想起來了! 原來在我五歲那年,我就有這種傾向了,我的嘴角也翹起一絲邪笑。 五歲那年我親手宰了一隻狗,因為只要我每次路過他便會狂吠,真她媽吵死人了!為了讓他再也吠不出聲,我一刀一刀的桶死了牠,將他抽筋扒皮,做成了一碗碗香肉。 八歲那年,一個路邊的的高中小混混,經常欺負我們孤兒小孩,一個很照顧我的孤兒院小姐姐受傷了,小拇指骨折,據說是因為那個小混混﹑想要強暴小姐姐,雖然小姐姐奮力抵抗了,但最終還是被上了,小拇指也給折了,看著小姐姐憔悴的臉龐。 當天我就弄來一包安眠藥,加在了可樂罐裡拿去孝敬那位混蛋,沒想到他真喝了,喝得不省人事,我操起了,身上的小刀一刀刀的刮了下去,沒想到號稱強效的安眠藥竟然這麼不頂用。 我只在他身上劃了二十多刀他就痛醒了,真是無用,我挑斷了他的手腳筋,接著一刀一刀的割開地的肌肉,還在上面撒了一些酒精,隨即點火,哦!那天的殺豬聲真是悅耳,到現在我還依稀記得。 十歲那年,路邊有個阿姨,開車不小心撞傷了我的左手腕,用著尖酸刻薄的語言斥責我,說我是個四處亂跑的野小孩,沒人教沒有教養,才會害他不小心撞到我,雖然事後賠了一筆醫藥費,但那時我一語不發,只是緊緊盯著他的一切,記下了有關於他的一切。 待我傷好的那一夜,我找上她了,那一天我將他吊在家中客廳,一刀刀割開他的動脈,將她的血液一滴不留的放乾了,那鮮血的滋味真是濃郁啊,香醇的讓我無法抵抗。 誤了隱藏這些年來的作為,我隱藏的很辛苦,一邊要隱藏我嗜血的性格,一邊又要裝成憨厚的老實人,很累,真的很累啊,不久後我成了雙重人格,而憨厚笨手笨腳的人格,卻在日益茁壯,漸漸的,我嗜血的性格,被埋藏在心底深處。 憨厚的人格在無意間,發現了自己冷血的特質,便害怕的不斷將其壓制回去,就怕這個冷血的人格取代了他,殊不知自己才是後來衍生出來的人格。 是的,我想起來了,這一切的一切,原來重和的滋味是這麼美好,瞬間我洞悉了自我。 當懦弱的人格,與嗜血的人格碰撞時,究竟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我舔了舔我腥紅的嘴唇,沒錯,我依然還是我,我是【蘇卓宇】。 我緩緩地閉上了眼睛,在張開時。 我回來了,哈哈哈哈!!!! 看著眼前的一路蠕動過來半面人,黑暗的能量在我手上流動,化做了一柄匕首。 無盡的黑暗,將我壟罩,形成了一個無比狂暴的黑色旋風,震耳欲聾的狂風呼響聲,向著眼前的小魔物席捲而出。 「轟」 狂風過境後,只留下滿地的碎肉。 「呵呵,雜碎就應該有雜碎的死法。」此時的我不再是從前的我了,現在的我渾身沾滿邪氣,好似從地獄深淵爬出的惡鬼。 我輕蔑地看著地上的碎肉,緩緩的化做了一股黑煙,飄向了二樓。 我要去尋找那顆頭顱,我要宰了他! 一陣狂風捲開了「214」,沒錯就是「214」那顆頭顱出現的地方。 狂暴的我站在了頭顱面前,頭顱的臉上已經掛不住笑容了,他的臉上滿是驚恐,他驚訝我的黑暗能量從何而來,他恐懼我會不會就一刀滅了他。 「哈哈....哈哈哈.....哇哈哈哈...戲弄老子很好玩是吧。」我癲狂的笑著。 頭顱張大著嘴巴,但卻一個字也說不出,我輕拍著頭顱的臉頰,饒有興趣的看著頭顱,心想一顆頭顱也敢這麼囂張。 最後也爽快地送他一程,一掌將他爆成了飛灰。 完事後的我,回到了一樓大廳,滿臉慵懶的躺在沙發上。 順便說了句:「小妞看夠了嗎?還不出來嗎,難道要我去請你出來嗎?」 旅店大廳內,種滿了美觀用的小樹,樹上花朵艷麗,五彩繽紛,但是樹幹上,卻浮出了一張人臉。 「你怎麼知道我躲在這裡?」樹上的人臉開口說著。 我環視了一下四周說:「在這樣的黑暗中,我如魚得水,沒有什麼是我看不出來的!」 「也是,像你這樣的黑暗能力者,躲在黑夜中觀察你的我,也真是夠傻的。」那張人臉從樹中走了出來。 「陳欣婷小妞,可以說說嗎,為什麼稱呼我為黑暗能力者,我自己都不清楚這股黑暗能量是什麼。」 是的,躲在樹中的那個人就是陳欣婷,他一改之前懦弱的的形象,給人一種睿智的光芒。 「先天覺醒的人都被稱之為『能力者』,而你身上的黑色能量,便是黑暗。」 我輕挑的的看了陳小妞一眼說:「那你可以說明一下,這個狗屁旅店,還有那兩個奇怪生物又是什麼嗎?還有你又是什麼東西?」 「可以,對你解釋這些本來就是我的工作之一。」陳小妞開始說起了來龍去脈。 「我是這次面試的觀察者,負責給你們打隱藏分數的,這一次的測試者只有你跟張蕭然而已,而張蕭然已經被鏡屍魔給吞食了。」 「而這兩隻怪物,便是夢境怪物,從古至今,夢境世界就一直存在著,與正常人類世界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西,但大多數正常人,只會以作夢的形式看見他們。」 「只有少數人,只有在夢境管理局的引導下,才能完成覺醒。」 「在沒有夢境磁場的地球,真的就只是一個平凡星球,就像一般人所看見的那樣,從來就沒有自主覺醒者。」 「而我要恭喜你,你在這裡覺醒了能力,可以成為夢境管理局的一員了。」 「夢境管理局超然物外,凌駕於全人類之上,你可以理解為,這是一個守護人類的組織,他們不斷的掃除入侵的夢境怪物,便不停地探索著那裏的世界,為人類奪得更多資源。」 「而這間旅店剛好是一處,有著夢境通道的地方,只是這裡的通道很小,只有鏡屍魔,以及那顆頭才能鑽的進來,如此弱小的生物,用來培育新人是再好不過了。」 我的腦中開始消化這些不可思議的訊息,然後說了一句話:「那我再問你一個問題。」 陳靜婷臉色微笑說:「好的,請說!」 「夢境管理局,最強的人是誰?」 「西方管理局我不知道,但是東方管理局是『張三豐』。」 「蛤?你這謊說的還真糟糕,我都想代替你父母教訓你了!」 「這是千真萬確的,歷史上有很多身負雙異能的人,只要屬性不衝突倒是還好,但是一但衝突了,最後都落得爆體而亡的下場,尤其是身負黑暗、光明的人沒有一個人能活下來,除了一個人!」 「就是『張三豐』他不但沒有死去,還憑藉著自己的驚人天賦,悟出了陰陽魚,最後化成了太極,成就了赫赫有名的武當派,是東方夢境管理局第一人。」
愛心
1
.回應 0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