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都不會忘記的羈絆 #休閒玩家

2021年11月30日 13:07
這個卡稱,是為了紀念早幾些年那段有點瘋狂的時光(大概只有同鍋玩家知道卡稱的緣由),此文大概會非常長。 我的第一台桌上型電腦,是在我大三那年由我當時的男友組裝的,也是目前用來撰寫這篇文章時用的電腦,這之間經歷了十年,從原本的頂配,到現在是一台只能靠內顯勉強苟活的破爛;早幾年前外顯就已經完全壞了,但我也沒打算換一張,而是默默轉到了家機遊戲去,就好像有些人事物過去了終究逝去了...... 當年組了這台電腦後,我的第一個線上遊戲便是魔獸世界,這個對我來說『人物有夠醜』、『打怪還要轉視角』、『地圖有夠大還不能自動導航』的遊戲──有夠難玩! 沒錯,這是我當初的感想,怎麼會有人想帶女朋友玩這種遊戲??? 並且當時的男友(前男友)對於遊戲這塊可以說是斯巴達,一起玩遊戲已經可以說是一個吵架的開端,所以這之間我也沒有很專注在魔獸世界上,覺得玩起來不舒服,那我不如去打D3或是PSO2。 對魔獸世界的看法,大概是一直到我換了公會、遇到一個叫做『木月』的副會長之後才有所改變。 (很可能他會看得到,希望他別介意,也希望都過了這麼多年能夠聯絡一下。) 在副本中一向只是當補師在旁邊苟活的我,不知道哪條神經不對跟他說我想試著做看看坦克;起初絕對是非常不順利的,尤其在初體驗過後,公會另外一個坦克只丟了一句「這麼爛還來坦?」就退組,讓我實在非常尷尬,好在木月並不計較,他覺得既然我有心想玩,那多嘗試幾次便是;之後他便常常拉我一起打團隊,也介紹他的朋友給我認識,漸漸的我有了固定的隊伍,也結交了很多朋友。 其實,這些線上的活動對我的生活造成了巨大的改變(包含延畢),在現實生活中我是一個相當沉默寡言的人,不喜歡結交朋友、不論男女都無法好好的和對方溝通,但在遊戲每一次的合作中,我都必須嘗試去和未曾蒙面過的人溝通,漸漸的也改變了我的個性,也許還是沉默,卻不同以往,知道何時該明確表達自己的訴求及感受。 天下無不散的筵席,第一個離開的就是木月,在國外念書的他,某天突然(?)想到應該要好好面對學業,就此消失在了艾澤拉斯。 而第二個之後,我就開始記不清了,也許是創公會的合夥人?也許是一起組團的坦克? 這之間有好多數不清的回憶。 自己創建的公會,一開始蓬勃發展,最後因為和合夥人鬧翻,而被挖了牆角。 自己組件的團隊,在當時的版本也沒有完整的拓荒。 一切的一切難免傷心難過,但這些事情其實也漸漸陪著我成長,也讓我遇到了現在的一群好朋友。 在我退出魔獸世界的最後一個自己組成的團隊,達成了一直以來的理想。 第一,沒有人會因為性別或其他原因受到不平等對待,這是我最開心的一件事情;以往待過的團隊,通常會給女生或是熟人優待,像是裝備需求優先、不用檢討出團表現等,其實在一般成員眼裡是非常不公平的。 第二,出團表現透明化;每次出團都會將當日的數據上傳,每個人都能夠查到自己的出團表現,以此來檢討整體團隊的不足之處。 雖說我們的拓荒進度算是相當落後的,基於各種開團遲到、太能抬槓、分裝喊太久等令人詬病的問題,其實整體進度一直是同服團隊裡中下的,卻是我非常開心的一年。 在魔獸電影上映的那年,我們還相約了一起進電影院的聚會,此後的每一年都會不定時的有聚會,而我們彼此也成為不可或缺的朋友。 也許,有些人走著走著就散了,許多人因為工作出差、結婚、離開遊戲,就漸漸失去了聯繫,而我應該也會在近幾年,與在魔獸裡認識的現任男友結婚,不過對我來說,魔獸他不只是遊戲上的一個巔峰,也是一段完全無法取代的回憶。 ARU團的各位,我愛你們,我是一個永遠記不住減傷鏈的RL,但我永遠記得我們一起推倒的每一隻王。
imgur
愛心
76
留言 0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