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哥華社區大學
我有曾經是被當作這種吐苦水的對象 但久而久之卻覺得累 好像只是在被需要時才會想起 而不是真正的被當作朋友 希望原po平常時候可以多找你的朋友 而不是需要吐苦水時才想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