輔仁大學 法律學系
我也是學生 我是獅子座 要是我 我也覺得有點黏 我有點採放任制 只要沒有出現什麼不忠或離譜的問題 我不會管他 他也不會管我 但會適度互相關心 這樣可以各自保有自由 對對方也會一直有新鮮感和神秘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