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請不要強迫「房思琪」去告加害者

2018年5月8日 00:58
給問為什麼不吿的卡友: 性侵受害人要求法律途徑是一個痛苦大工程⋯⋯不光是程序上的繁瑣、還有更多等於是二次傷害的心理痛苦。她必需重複被迫的面對那個肉體與精神創傷以及面對加害人、法律上的質疑、社會貞操觀念的批判與否定,這些都是長期的心理與體力戰。 建立在以上的狀態,一個傷痕累累的人還要拿出大量時間金錢體力去做這件事,對誰都不容易 而且現實很殘酷的對加害者有利,所以⋯ (看看網上那些動不動就檢討受害者的文章跟留言⋯就知道有多令人寒心) 請給她選擇療傷、選擇說不吿對方的時間跟權利。 請選擇善良的包容她正在處理這個需要相處一輩子的痛苦與創傷。而不是批判她。 ———-(更)—- 我身邊的房思琪(真人例子⋯⋯ 為什麼人群對性侵的反應這件事對我來說這麼深刻? 我國中時有一個閨蜜,她人很好、很甜美、很有文字上的才華、平常愛看BL可是對真實男性卻有恐男症。 一直開朗善良的她,高中時有一天突然憂鬱症發作休學,她才告訴我,她八歲那年被家人權力性侵長達三年。她活在不被當成性奴就會被家人拋棄的地獄裡,那是她生命中無法被抹滅的創口。 但這不是她憂鬱症的原因,而是因為經營部落格寫了童年這段經歷,並且在她接受多年的諮商後決定要放下這件事。 聽起來放下是好事,但網友卻不這麼認為,他們一窩蜂的反過來攻擊她不吿就是自願被性侵的蕩婦(這邏輯🙄️八歲女童欸哪保護的了自己?)罵她不該存在這個世界上,讓她長期身陷在自我否定的痛苦,最後她崩潰了。 我才知道,社會輿論的二次傷害,有多麼恐怖。
愛心
780
.回應 33
熱門回應
國立清華大學
但這就是為什麼要把強制性自主罪由告訴乃論罪改成非告訴乃論罪的原因啊……因為一般被性侵者跟妳講得一樣覺得這是一種二次傷害,但反而姑息了性侵者的存在,讓他們更猖狂。 我不是要指責沈默的被害者為何不敢出聲,很久以前的日劇《一個屋簷下》就有探討到這個:小梅被性侵之後除了大哥以外所有的人都勸她不要提告,覺得小梅會受不了;但大哥堅持提告,因為他知道如果所有人都假裝這件事沒發生過,小梅永遠都沒辦法走出來,只能“騙自己已經沒事了”,而且其實人在實際遇到困難時往往比自己想得更加勇敢。 我很幸運地不曾是受害者,我也覺得不應以指責的語氣怪罪為何不提告。但我也不希望有助長沈默的風氣,這是真的,現在這類提告的過程已經可以選擇是否要全程隔離加害者的同席,社會也已經對此議題越來越友善了,如果可以,還是給法律跟自己一個機會吧。
我是那篇的原po 謝謝你 其實我很怕我父母親責怪我怎麼可以去男友家等等 甚至說我髒或斷我經濟來源 我會真的去自殺 而且後來我因為吃精神科的藥體力已經差到很難固定去警察局或法院的地步了......
B3 ok我已經更正了可以回到文章重點嗎😂
共 33 則回應
⋯⋯是房思琪吧
B1 謝謝 已更正
他是房思瑜⋯你在說房思琪吧⋯
B3 ok我已經更正了可以回到文章重點嗎😂
訴訟的過程真的很痛苦,幾乎整個國高中的記憶都錯亂了吧😂😂😂 問我問題還要回想或看對話記錄真的快瘋了 到現在還在緩慢的告人家..
我是那篇的原po 謝謝你 其實我很怕我父母親責怪我怎麼可以去男友家等等 甚至說我髒或斷我經濟來源 我會真的去自殺 而且後來我因為吃精神科的藥體力已經差到很難固定去警察局或法院的地步了......
推這篇
國立清華大學
但這就是為什麼要把強制性自主罪由告訴乃論罪改成非告訴乃論罪的原因啊……因為一般被性侵者跟妳講得一樣覺得這是一種二次傷害,但反而姑息了性侵者的存在,讓他們更猖狂。 我不是要指責沈默的被害者為何不敢出聲,很久以前的日劇《一個屋簷下》就有探討到這個:小梅被性侵之後除了大哥以外所有的人都勸她不要提告,覺得小梅會受不了;但大哥堅持提告,因為他知道如果所有人都假裝這件事沒發生過,小梅永遠都沒辦法走出來,只能“騙自己已經沒事了”,而且其實人在實際遇到困難時往往比自己想得更加勇敢。 我很幸運地不曾是受害者,我也覺得不應以指責的語氣怪罪為何不提告。但我也不希望有助長沈默的風氣,這是真的,現在這類提告的過程已經可以選擇是否要全程隔離加害者的同席,社會也已經對此議題越來越友善了,如果可以,還是給法律跟自己一個機會吧。
我也曾經被傷害過,其實藏在心裡很痛苦但說出來又要面對更多的責難,多年後我選擇告訴當時交往的男友,但當他知道後他不但沒有安慰我、陪伴我走出來反而再次用言語二次傷害,每當我們吵架或他不開心時他總會說"反正誰都可以上你的床"、"你跟那些再賣的有什麼不一樣",所以為什麼要說?說了只會造成二次傷害而已
龍華科技大學
會這樣說的大部分都沒經歷過 說我們不勇敢?你們懂那種痛嗎?講出來我們要犧牲多少?可能還被逼著要原諒加害者 那種痛苦 壓力 憂鬱 是你們一輩子都沒辦法瞭解的
新生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這個秘密誰都不能講,深怕講出來之後男友會怎麼想,當下不是想原諒他,而是不敢碰心理的傷口,輿論壓力非常可怕,這一輩子抹滅不掉的痛
是不是有好一點辦法,對受害者比較好,有多少人有被性侵?但是需要有心人去找。還要國家的幫忙。
義守大學 國際商務學系
B9靠北這種的可以不要了吧,心疼妳
這真的是社會很多不友善的人帶來的悲劇, 其實被害者根本沒有錯,也不需要感到愧疚, 該感到愧疚的是加害者,但是這社會還是很多人認為被性侵也有錯,導致現在很多被害者害怕外界的眼光而不求助,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被害者們都能在大家的幫助下講出實情,只有這樣才能讓那些人不要逍遙法外。
很多人告訴我 不提告我一定會後悔一輩子 不提告就代表我心虛不敢告 可是怎麼沒有人體諒過我 一提告就要一再提起這件事 甚至在法院上要被問到更仔細的細節 每一次想起對我們何嘗不是種折磨 我只想趕快完成訴訟 但到現在他根本還沒被起訴..
提起告訴,在做筆錄及開庭的過程中,無疑對被害人是二次傷害,但是被害者甘心就這麼放任這些加害者繼續在外面逍遙快活,甚至是繼續找下一個被害人嗎? 不應該吧? 憑什麼傷害跟痛苦是被害人承擔,加害人什麼損失都沒有,連個案底都沒? 我是支持提告的那一方,有時候遇到這種事,勇敢去面對,為自己爭取該得到的正義,讓那些惡人得到懲罰,過程中也許因為重新回想那段不堪的過去會讓人很折磨,但這何嘗不也是療傷的一個手段呢? 勇敢的把傷口打開,好好的檢視它、照顧它,面對心裡那道傷痕,才可以好得快!不去想、當作沒發生過這回事,這件事始終在心裡,只要遇到刺激,看似結痂的傷口又會再次鮮血淋漓,長期反覆更是折磨! 所以,遇到這種事的女孩們,請千萬要勇敢提告!提告不僅可以給自己一個正視這件事,好好的療傷的機會,更可以阻止更多的悲劇發生! 該受懲罰的是那些惡人,不是善良的你們!
我真的很討厭妳這種盲目濫情的論點 我們可以連署聯盟等方式 採已申請之集會遊行進行呼籲訴求 讓性侵的審理法庭可以更改為更人性一點 而不是要求被害者MDFK不要提告 現在性侵害的筆錄及過程都能要求女警承辦 妳可以說蒐證方式有瑕疵、可以說從法官到基層員警上到下都不夠體恤被害者,但妳這什麼瞎到爆的主張,自己的權益不伸張然後痛苦一輩子? 妳知道刑事庭被害者可以不出庭嗎? 除非是民事庭求償得部分一定要去以外 如果已有證據,可以寫訴狀代替出庭 後續有新的證據跟接受諮商等事實 都可以再補訴狀,辦法是人想出來的 還有檢察官的偵查庭跟警察做筆錄時都是單獨 不會見到加害者更不用害怕別人眼光 不要慫恿這種事!是,同理心很重要 然後代價是女性地位倒退個一百年 被性侵躲在家哭一輩子 自我檢討是不是穿太露我媽把我生太美 有病的是這個社會總是檢討被害者 因為還沒有完全擺脫封建、還不夠人道的關係 被害者沒有錯!就是沒錯才要抬頭挺胸 很難過、想死掉、自我懷疑之類的 身為女生真的能同理,有需要可以接受諮商 被家人的守舊思維二度傷害可以尋求社工 年紀夠大以後直接自立也不是問題 但是,絕對不是為了守護這些人事放棄自己 如果家人真的會怪罪的話,守護這種不會給予保護的人有何用?充其量就是血親而已 家的定義本來就是親密、歸屬感 對自己的傷害三緘其口請問沒有違反家的定義? 社會很真實、很殘酷,一點也不大同 過程很煎熬是一定的,傷口發炎不挑破表層結痂裡面的蓄膿只會讓傷拖更久、痛更久,時間不會帶走PTSD,只有面對跟治療才會 就是受害了自己站不穩才需要依靠家人、專業 不是躲著自己舔舐,口水有細菌傷口會爛 臨床好多被害者都是為了一堆顧慮裹足不前 環環相扣釀出更大的悲劇,自己也沒能走出來 這件事沒有其他辦法,就像車禍倒楣被撞了難道能躺在床上質問自己為何倒楣至此,然後不去接受復健佛系治療就會好?放棄復健=放棄行動,同理,選哪一邊對自己的效益最大應該不難看出來吧? 我沒遇過,可能會被指控沒立場來說嘴 不過悶著事情會過去嗎?已經受傷成為既定事實,很多臨床治療都有顯示被害人後續鞭苔自己、自我施壓才讓心靈失控。與其默默怪罪自己也是痛,選擇站出來讓對方一起痛怎麼樣? 加油...是給還沒放棄自己的人打氣,如果已經放棄自己的權益,打再多氣的破洞氣球也膨不回來
被害人不想再面對不好的回憶就不要逼了吧,就算可能有別人認為的更好的方法,可以鼓勵她面對,但我們又不是當事人,二次傷害的痛苦和他人與論的壓力不是我們可以想像的,那就算加害者沒有被告發,沒有接受制裁,日後再犯,也不能怪罪被害人懦弱,在痛苦面前害怕怎麼是錯呢?沒理由每個人都能如此勇敢,錯的始終是該死的加害者。但如果被害者願意站出來面對當然就好好支持她,給她鼓勵幫助。我只是覺得,當事者勇敢站出來為自己發聲當然是好事,但不站出來完全不是什麼不應該的事。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
https://www.dcard.tw/f/girl/p/228845653

dcard.tw
國立高雄大學
B0 B8 這個女生就已經成年不是受害者了齁~~ 不懂還要護航什麼欸
我認為不是專業人士,沒有底氣要求別人把這樣的創傷翻出來。被性侵可以等於一次的「死亡」,被害者可以選擇說與不說不是濫情,而是這是他們需要的,需要社會大眾的耐心體諒。 真的嘴上說說最容易啊。
國立屏東大學
B8 我只能說 妳真的很堅強 但從未處理過這些程序的人,除了各種的二度傷害之外,還有對未知的害怕。 我最後提起勇氣提起訴訟後,也是有幾度試圖自殺。 想給自己一個交代卻又忍不住崩潰。 那個漫長的程序,不停的被懷疑、不停的碰到檢討被害者的人、不停的敘述案件,真的很痛苦。而且自己也知道告贏的機率不大。 已經過了一年了,但事情依舊還沒完。 每天經過信箱依舊不停看著有沒有我的法律信件。
B6 我有跟妳一樣的經歷 只是因為我有自己去買事後藥所以沒懷孕 之前我也有詢問過 他們都建議不要走法律途徑 因為過程很繁瑣也不保護受害人 請妳一定要和心理諮商師聊聊 我覺得心理諮商還滿有用的 至少不會每個晚上都惡夢連連 (要找有這方面經驗的心理諮商師) 現在的我已經不用靠藥物了 至於父母就是要看父母的想法 我很久之後有告訴我父母 我爸知道後氣到要找人揍他 (最後有阻止) 我想說的是一般正常的父母不會去責怪自己的女兒 而是會心疼自己的女兒
國立成功大學 歷史學系
只是台灣法律在這方面真的有用嗎
國立屏東大學
b17 我想跟妳說,就算是女警,沒有人對於講述自己被性侵的過程還是很舒適的。 走進警局、身心科診所、去醫院驗傷,都還要擔心是不是有被認識的人看到。 更別說還有那些對受害人還很不友善的警官跟檢察官了。甚至連醫院的人員都是。 妳知道連法扶的律師都很不挺自己,那感覺有多絕望嗎? 還有不是每個人都懂那些法律途徑。 沒有自己走過是真的不知道的。 而很好笑的是,那些人有很多就只是想把自己的工作趕快做完而已,人家才懶得去理妳呢。 也因為需要請證人出庭作證,還得被迫告訴他們性侵的事。這中間的二次傷害真的太多了。 我自認我已經是個很堅強的人了,但我還是會忍不住自殺的念頭。 只是我剛好很幸運,在最後一刻被拉了回來而已。 其實我覺得諮商跟社工的部份,其實就已經對我有很大的幫助了。 現在我只希望訴訟程序可以趕快完結。 如果回到當初,我還會願意提起訴訟嗎? 我的答案是,我真的不知道。 臺灣最該改進的,是這個檢討被害人的詭異思想。還有完全不貼心的司法程序跟不完全的教育。
我曾經也被前男友性侵 那時候我也很脆弱很害怕變得超級神經質又厭世 覺得自己很髒很噁心 覺得人生有了如影隨形的污點 家人都支持我提告 我卻很不想面對和再看到那個賤人一次 後來我媽媽幫我找了一個專門打性侵案件的女律師 記得第一次在會談的時候 她問的一些問題害我回想起當時的情況情緒又失控 她等我哭完之後握著我的手告訴我 "妳沒有任何錯,該覺得骯髒噁心的是妳前男友,該覺得丟臉的是他,該被懲罰讓人生留下污點的是他,請妳跟我一起努力,讓司法告訴妳前男友他才是那個人生該被毀滅的敗類" 這段話真的在那時候給我好多的力量 後來我還真的告成功了 雖然過程的確很辛苦我也很多次想放棄 但是我就是要看他得到教訓 我想說的是 不管要不要提告 永遠都要提醒自己 "該感到羞愧的是他,妳一點也沒錯,他才是真的髒到不行的人" 當妳願意挺身面對的時候 總會找到願意跟妳奮戰的人 就算不想再承受二次傷害 也千萬不要責備自己
國立清華大學
我在另一篇文章也有留言: 當事人提告一定會難過會痛苦 但不代表不提起這件事 對當事人來說就不是一種傷害 那只不過是把傷口埋在心裡最深處不肯去觸碰 但傷口並不會自己痊癒 受害者也不會從此變得更好受 我希望大家不要鼓吹其他人不要強迫當事者去提告 因為妳懂這後果嗎? 加害者可以一而再 再而三的去尋找下一個被害者 我引用《房思琪的初戀樂園》裡的幾個段落 「社會對性的禁忌感太方便了,強暴一個女生,全世界都覺得是她自己的錯,連她都覺得是她自己的錯。」 、 「忍耐不是美德,把忍耐當成美德是這個偽善的世界維持它扭曲的秩序的方式,生氣才是美德。」 我希望大家都能夠以「鼓勵」與「治療」的方式幫助當事者當事者提告 並在過程與後續階段持續陪伴受害者 只有妳主動、勇敢的去面對 她才能夠真正得到解脫 大家都知道受傷之後擦的藥和消毒,甚至縫線 會讓傷口更加疼痛 但只有這麼做才能讓傷口好好的復原 不至於潰爛,對吧? 用愛和關心保護受害者 同時讓她勇敢走出傷痛 也要讓加害者得到他該有的制裁 否則只會有越來越多的房思琪
國立臺中科技大學
更多的人是善意的說著如若不讓他受到懲罰可能還會有別的受害著 對被害人施加名為為其他人好的壓力
B6 你不髒的!是施暴者的錯,他們有罪,而這個社會也都看見他們惡劣、難以追捕的難處。 要不要說絕對是你的自由跟隱私,沒人有權追查過問,甚至那就是個過去、一個無法改變的事實,但不需要用過去懲罰自己。雖然現在的我們是過去的累積而來,但眼下和未來才重要,因為往後的事實可以一直修正,過去已過,也不再重要。 這件事不可恥,你值得幸福、值得被愛、完全有權力選擇想要的幸福。
這則回應已被刪除
2018年5月9日 14:15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馬上回應搶第 34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