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是過世 我可以接受~ 當年就連普通朋友意外過世 我都哭到不行 何況是曾經熟悉的人永遠離開 原po或許可以換個方式看這件事 例如樓上說的 他的反應其實是有情有義的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