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曾經遇過..當下真的完全沒辦法反應 我只會哭 和同學哭訴 後來發現自己的朋友也曾經被同一個摸 我們決定告訴教官 (我讀女校)教官載集會告訴大家要小心這個人 發現有更多受害者 我們決定集體吿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