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葉大學

有人說:妳被侵犯了,是妳自己有問題

2020年7月7日 12:29
「你裙子穿太短了」 「你的內衣透出來了」 「你妝化太濃了」 「因為你的動作很不檢點」 「因為你的行為很像在勾引他」 性的禁忌亦是恥感 讓受害者優先地、下意識地、習慣性地也先檢討自己 認為是自己的問題 7 月 3 日,新北市衛生局傳出一位女性職員墜樓身亡,女職員生前在臉書公開發文指出,自己曾經被性侵,且長期處在親密關係暴力中,根據中央社報導,這位加害者為某物理治療所執行長。 女職員提到,某天晚上對方宿醉性侵,隔天又找上自己,「用眼淚跟下跪跟我懺悔,說真的很喜歡我,一時忍不住,會對我負責,一切他會處理」。 她說,自己過了一段生不如死的日子,羞愧感與罪惡感日日襲來,對方更以愛為名,對自己施加暴力。當她選擇離開加害者後,對方還無數次騷擾自己的生活。 「想到你用強暴,謊言,暴力,背叛毀了我的人生,你卻還有家庭可以回,還有無知的群眾可以靠,而我的傷痛要回歸給誰。」 最後,她留下訊息「願用這條命,讓真相浮出檯面」。 在整起事件中,我們看到所謂「非典型受害者」的回應。從女職員的貼文中可以得知,她被性侵後曾有段時間與加害者來往。也許你會疑問,為什麼不說出來?為什麼不離開這段關係? 諸如此類的追問,常常是把責任丟回到受害者身上。而或許從另一個角度來想,我們可以思考的事情是——為什麼有這麼多的受害者會覺得,他無法安心地說出來?是不是擔心會被檢討正當性與資格性? 在跳樓事件後,加害者的妻子發文提到女職員介入自己的婚姻,同時拿出報案的三聯單證明。我們無從也無證據去定奪誰的說法是對、誰的說法是錯,但可以談到一個現象:性侵案的揭露,可能伴隨各種對受害者的質疑,它可以出現在司法體系、大眾媒體,抑或是受害者的好友、家人、最親密的人身上。 社會對於傷痛亦有禁忌,當我們在安撫受害者時,往往會告訴他:「事情過去了」「別再想了」「不會再痛了」,藉此逃避、否認性侵事件的存在。事實上,這是抹滅性侵受害者的感受,因為痛苦很巨大,傷痛依舊存在。 當我們不願去承認每一個感受與經驗是真實的,防護網就將會不斷漏接。 在真相被信任以前,受害者必須先證明自己是「足夠正直的」「足夠清白的」「沒有說過謊的」。每當性侵案件發生,社會首先去質疑性侵受害者的言論與人格可不可信。在抵達真相的彼岸前,受害者早已沒了隱私,傷痕累累。
70
回應 11
文章資訊
熱門留言
這社會也太愛檢討受害者 侵犯的本質就是侵犯/暴力,曾經有調查顯示,受到侵犯時受害者的衣著多數都不暴露
原 PO - 千葉大學
B1 曾經有一個展覽,主題是「我被強暴當時的穿著」,結果出乎意料的是,裡面有「一般的高中制服」、「完全不暴露的上衣褲子」等等,完全不「暴露」。這就是加害者想要犯罪,許多人還可以當幫兇的世界。 男性也會是受害者,女性也可能是加害者。
國立臺灣大學
B3 之前有國中男生被學校男老師性侵 也一堆人說怎麼不反擊 是不是很爽 靠邀都嚇死又覺得丟臉了 真的沒幾個人敢說出來 所以性教育很重要讓孩子知道性不可恥 遇到問題時才能趕快遏制避免傷害擴大
共 11 則留言
這社會也太愛檢討受害者 侵犯的本質就是侵犯/暴力,曾經有調查顯示,受到侵犯時受害者的衣著多數都不暴露
難道她以為自殺後大家就會相信她說的話? 就全憑她一個人單方面說詞? 🙄
原 PO - 千葉大學
B1 曾經有一個展覽,主題是「我被強暴當時的穿著」,結果出乎意料的是,裡面有「一般的高中制服」、「完全不暴露的上衣褲子」等等,完全不「暴露」。這就是加害者想要犯罪,許多人還可以當幫兇的世界。 男性也會是受害者,女性也可能是加害者。
國立臺灣大學
B3 之前有國中男生被學校男老師性侵 也一堆人說怎麼不反擊 是不是很爽 靠邀都嚇死又覺得丟臉了 真的沒幾個人敢說出來 所以性教育很重要讓孩子知道性不可恥 遇到問題時才能趕快遏制避免傷害擴大
教育真的很重要 這幾天看這個新聞看到心情好差 但是不想忽視! 因為我們周遭的每個人都有可能是她。
原 PO - 千葉大學
B4 有個很簡單的實驗,跟男友或是哥哥弟弟說:「你可以壓制我嗎?我想反擊看看」。 我曾經試過,結果他們有「稍微讓一下」,我才能成功脫逃。就想問問那些同是女性的人,能說出「你怎麼不逃跑」這種話,是到底有多荒謬。
原 PO - 千葉大學
B5 你好棒👍 的確接下來就是我們的責任了,能夠有這樣的意識,接下來的行動就會往那個方向走,謝謝你也重視這個議題。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這男的確實人渣 但這女的也有問題吧 面談五小時 堅持一定要當店長還要住在公司? 這很明顯了吧⋯⋯⋯⋯ 女生不要貪眼前的小便宜 很危險的
國立中興大學
馬上有人開始檢討被害者了= =
國立臺灣大學
認真的問一下 如果把「為什麼不離開這段關係?」,換成「是什麼原因讓她無法脫離這段關係?」的問法,會不會比較恰當一點? 因為有時候不是真的要指責受害者,只是疑惑其中是不是有什麼導致受害者無法脫身的難言之隱
中國科技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