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有很嚴重的經前症候群(PMS)嗎?

2021年11月1日 18:00
經期前過度的憂鬱、喜怒無常、注意力不集中等這些症狀,已經「嚴重影響」到妳的社交情況甚至是工作表現,那麼妳可能不只是經前症候群(PMS),妳可能和我一樣是經前不悅症(PMDD)的患者。 寫這篇文章是希望給正在飽受很嚴重的經前症狀的人知道妳們並不孤單, 妳可能有中度的經前症候群(PMS)或者是經前不悅症(PMDD),希望妳們都能夠意識到這個狀況,讓自己的人生更好。如果妳懷疑身邊的家人、朋友或是伴侶有這個狀況的話,也希望妳能夠支持她,一起和她解決這個問題。 我很高興身為一位女性, 但遺憾的是荷爾蒙深深地影響我的所有生活, 從我12歲初經來潮,我已經與她共存了13年, 如果在國高中的時候我能夠選擇改善這個問題,我相信我的人生一定可以更好。 我知道身邊一定沒有任何一個人會意識到經期相關狀況會是一個問題, 並且可能需要去治療的, 「每個月女生都會有,其他人也會有啊?你太小題大作了吧?」 「你也太玻璃心了吧?情緒不好就要學習控制啊?」 「不就一個星期,忍一下不就好了?」 「月經前你自己要調解啊?找紓壓的方式啊?」 「妳又來了,既然沒辦法工作那妳不要工作啊?餓死好了」 「妳根本沒病啊,是怎樣?覺得自己有病?」 「你自己要想辦法和她共存,不然你每個月怎麼辦?」 以上的對話是我身邊的家人或朋友在我月經前來的時候對我說過的每一句話, 然而我想和他們說的是這些經歷其實根本一點都不簡單,因為你們根本不知道我遭遇過什麼,多睡覺、多運動、作息正常就這麼容易改善的話,我想沒有一個人會想要去吃藥治療把自己當作是一個病人吧? 一個月4個星期的時間我有1/2都會受到荷爾蒙的影響,我在月經來的前約7-10天就會開始一連串的症狀,我無法很有效率的完成工作,同一件事情我必須要切割非常多天我才能完成, 因為我對於喜歡的事物完全失去熱忱和動力, 最難控制的是情緒的喜怒無常或是敏感、容易和周圍的人吵架、容易健忘, 在工作時後的表現甚至是被家人或者同事表示是不是抗壓力過低, 情緒的控管能力在那段時間會被質疑, 但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其實是無法控制的無望感、憂鬱、焦慮的情緒, 我印象很深刻中有一次我買不到想要吃的滷味因此一路哭回學校, 這有什麼好哭的?你可能會這麼想吧! 對的沒錯,因為我也不知道,我自己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 心情會在那7-10天像是雲霄飛車一樣一路往下衝,無望感是一種對於未來完全沒有動力的感覺,人生會突然覺得找不到目標和方向,這10天中我幾乎只想在沙發上當一塊會呼吸的肉,什麼事情都不想做因為會有強烈的疲憊、無力感。 再來身體的味覺的改變也是很大的, 我會在月經前開始瘋狂攝取高糖分的甜食, 巧克力、蛋糕、麵包、飲料等食物都希望可以越甜越好, 巧克力系列的產品是我最偏執的甜食, 味覺的改變以及對甜食異常的渴望, 高糖分全餐吃好吃滿,然而難以想像的是, 我在平常卻是個非常少吃糖的人,一點糖我就受不了。 除此之外皮膚的症狀只要是經期前必是滿臉的痘痘,試了各種方法看了皮膚科,照著皮膚科醫師建議的方法,仍然是每個月在經期前就開始長痘痘。 雖然經期前會這樣, 但是我在排卵期約3-5天的時間身體卻是呈現完全相反, 只要進入排卵期階段, 人生會有一種極度美好的感覺, 就算睡眠時間不多,精神和體力仍異常的好, 整個人會變得過度亢奮、思考方式變得更加跳躍,如果不做高強度的運動,我入睡會有一定的困難性,排卵期最大的缺點是荷爾蒙的驅動下會迫使我一定要去找伴侶,如果有不是自己理想中的對象,也可能不經思考的就答應了對方, 那段時間我單身,我的心裡會異常的渴望找伴侶這件事情, 所以會無法獨處並且讓自己安排很多個約會, 我的性欲會異常的高漲,就算高強度的有氧運動也只能稍微減弱性慾, 另外分泌物大量的產生會讓內褲濕透, 並且讓更容易陰道感染, 就算排卵期帶來像是超能力般的感覺, 但一個月平均只有2個星期的工作時間是非常的困擾。 聽了我的描述後, 不知道你們是否有覺得我的狀況很像是躁鬱症/雙向情感障礙(Bipolar)呢? 其實PMDD和Bipolar是兩種週期性的情緒疾病,有時會同時出現,也因此這兩種疾病間很常會被誤判(Sepede et al., 2020),唯一可以看出不同的地方就是PMDD症狀是有規律性,而Bipolar症狀是沒有規律的。 國外也有類似的案例分享他們的自身經歷, I was told I had bipolar disorder when it turned out to be PMDD – a severe form of PMS linked to my period’ What It’s Like to Live With PMDD 在接受PMDD的4個月治療後, 我確實感受到自己有很大的不同, 對於自己的控制感也更高了, 心情更加的沉穩和對於工作上可以更有效率地完成, PMDD的判斷、治療方向以及發生率會在下一篇和大家說明喲! 我也會分享我自己治療的心得。
希望這篇文章能夠幫助到妳以及妳身邊的朋友。 最後,謹以此文紀念我的朋友佐佐。謝謝你,因為遇見你讓我的人生變得更好。
Reference Sepede, G., Brunetti, M., & Di Giannantonio, M. (2020). Comorbid premenstrual dysphoric disorder in women with bipolar disorder: management challenges. Neuropsychiatric disease and treatment, 16, 415.
愛心嗚嗚驚訝
2099
留言 1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