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 錯過不是過錯 4

7月21日 12:31
「說吧,什麼事讓你連球都不打耗費你心愛的體育課來跟我說掏心窩子姐妹話!」靖薈一反常態笑鬧著,對面露疲憊的蒲麥開玩笑。 「我跟緹杏沒有怎樣,只是他跟果宇同社團比較好而已…」蒲麥還在猶豫該怎麼開口,靖薈握住蒲麥的手說:「放輕鬆,你說吧,我會盡量給你意見的。」 蒲麥報以一個安心的微笑:「你知道我跟緹杏國中很好吧,國一國二的時候他對我很好,好到我忘記朋友是平等的,老實說現在想到之前那些推搡和冷落我都很愧疚,還有就是……」蒲麥往後躺下,看著滿耀細碎陽光的藍天,伸手看向手腕又是一陣刺痛:「我好怕緹杏的傷疤,你也有看到吧,那是我害的。」 蒲麥和緹杏高中是直笛團的。他們學校的直笛是有名的強盛,每年選入參賽團的都是佼佼者,蒲麥和緹杏都是高二才被老師選進去參加,雖然被選進去很光榮,但其實能不能參加比賽還是靠實力。「指揮很兇」是他們進團後第一個意識到的事情。被罵到哭是常態,整團出去跑10圈再回來繼續練是最常出現的處罰方式,而緹杏的面攤也踩到了指揮的地雷,沒有真情展現的演奏對指揮來說是沒有靈魂的屍體,他常意有所指的影射緹杏是個拖後腿的「無趣骷髏」。 蒲麥曾問過緹杏要不要退團,但緹杏很堅決:「我喜歡直笛!讓我努力到選拔賽吧,我要讓指揮知道我一點都不差,我的演出是有靈魂的!」 蒲麥對此深信不疑,緹杏對很多事都很拿手,包含直笛,緹杏總是很快就可以學會這些難喬的指法,他可以感受到緹杏沈浸在演奏直笛時散發出來的氣息,身體的起伏與手指的靈活轉動,當然除了臉沒有表情以外。 蒲麥深信緹杏會進入參賽團的,每次緹杏被針對的時候,可以的話他都會待在緹杏旁邊等他恢復好情緒才回位子,但也有他發懶的時候,補眠對蒲麥來說是很重要的事,午休都拿去練團了,蒲麥這個睡覺狂魔是沒辦法習慣不休息就接著上課的。 結果出來是不盡人意的。 蒲麥穩穩的進了參賽團,而緹杏的評語還是那句:「沒有感情的演奏是無情骷髏的垂死掙扎」 蒲麥不知道拿什麼身分去安慰緹杏,不管如何都好諷刺,一整個下午蒲麥都不知道怎麼向緹杏開口,看著他明顯低落的心情,焦躁的蒲麥半日無語。 蒲麥回家問了爸爸自己該怎麼做,爸爸表情溫柔卻有著擔心的神色:「你應該直接的關心他啊!」 蒲麥在反覆的打了又刪刪了又打後,將一串長長的安慰訊息傳給緹杏,然而緹杏卻一直沒有已讀訊息,讓蒲麥今夜在不安中難以入眠。 - 之前在一篇關於身邊人自殘影響到原po生活的文章下看到的留言,覺得很溫暖決定分享給大家。
4
回應 0
文章資訊
22 篇文章36 人追蹤
Logo
每週有 12 則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