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 錯過不是過錯 6

7月23日 14:46
蒲麥在和靖薈談過後就決定慢慢的處理對緹杏的感情,不管是友情還是愛情,他覺得靖薈說得對,既然已經影響了自己就該好好處理,就算放不下愧疚也該原諒自己。 抱著這份覺悟,蒲麥盡量以平常心對待緹杏對果宇的各種行為,一開始還以為很難,但最後發現心一狠的冷眼旁觀是最快的方法,雖然這讓緹杏多少有些困惑,但蒲麥覺得等這陣子過後,自己和緹杏就會像從前一樣,擁有最純粹的友誼。 日子來到了暑假 升高二大家都很忙,蒲麥忙於準備學生會的迎新活動,緹杏和果宇都是民歌社的,每天都在準備迎新表演的事。但靖薈還是幫大家規劃了三天兩夜的行程,算是分班前的小旅遊。 分班結果會很剛好的在旅遊結束當天宣布,明明只是個人生小分歧卻被這群天真浪漫高中生認真得對待。他們五個只有果宇選了三類,其他都選擇一類,這也讓緹杏特別的失落,這代表著接下來兩年他和果宇只剩社團能夠有接觸了,但值得高興的是社團活動在他們高中是頗重要的一環,如果有活動他們幾乎每天都可以見面。 在這些日子裡,蒲麥逐漸放下對緹杏的感情,與緹杏和果宇的互動也越來越自然。 他們兩個其實很少與對方訴說自己的心事,這次也不例外,不同社團又讓他們相處的時間驟降,只有偶爾的吃冰約才讓他們能敞開心房聊天,但不是討論社團就是討論果宇,這讓蒲麥感到無趣。 他總感覺緹杏對他的笑都不是真心的,這讓蒲麥再次沮喪起來,但他卻不敢問,儘管緹杏對自己的疏離感越來越明顯,他不想打破現在這平穩的現狀。 他們決定在火車站集合,在這三天要把麗寶、九族文化村和劍湖山玩遍,行程非常緊湊但很符合高中生的調調。 火車的位子就是個問題了,知情的蒲麥藉著稱自己想坐靠後面的位置成功讓緹杏和果宇自然的坐在一起,緹杏的臉看起來卻一點也不高興,一路上都不給蒲麥好臉色,只和其他人互動,明顯到其他人都開始感到了尷尬。 玩遊樂設施時,緹杏也不像以前出去玩時黏著蒲麥讓蒲麥爲自己打理一切,反而反常的自己準備了紙巾啊雨傘啊之類的隨身物,這讓已經習慣準備兩份的蒲麥感到一股複雜的情感:「這人怎麼突然脫離對我的依賴了?
9
回應 0
文章資訊
22 篇文章36 人追蹤
Logo
每週有 13 則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