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黑特 西門知名理髮店RM Hair Salon惡行惡狀

11月24日 01:42 (已編輯)
📌當事人希望的只是店家有誠意的道歉,賠錢不是問題。 其實這件事也不是什麼大事,主要還是希望幫大家防個雷。 目前來說頭皮沒有嚴重的問題,只有掉髮的問題。 ___ 更 很感謝大家的關注,也很謝謝大家的幫忙,契約的事在諮詢律師後有些部分是我沒搞清楚。 然後另一個點是我沒有令任何人去惡意留言,這篇文頂多就是給大家爬文用的。 ________ 近況更新 剛剛負責人王先生打來關切狀況,並且要求錄音,我同意。 大致的內容就是在確認發生的狀況,並且也沒有打算重新協商條件。 既然又講上一次話我就很直接的說,如果對方*沒有*打算把剩下四次的錢一次付清,那也不用特別說什麼,我也沒有要幹嘛,就是打算評論這件事之後,接下來找消保官處理。 雖然我還是覺得如果對方願意把該賠的賠回來,我就到此為止。但他說:「給你一個建議,你直接走法律途徑去告。」 我講真的,我沒時間,Q也沒有缺法院判賠給Q那一點錢,但讓大眾了解這件事就很夠了。 其實他們道歉就好了,但他們選擇不要。 那就照他們同意的,我就來評論,畢竟也是溝通後的結果。 還有他回應了一個點:「你怎麼知道我們事後不會再給設計師這筆錢?」 我說:「我當然不知道啊,但你如果要做你就證明你會給嘛,你讓底下的員工在客人面前掏錢出來,我是覺得壓力很大啦,這種錢你們公司不負責任,不好吧。」 RM這麼大一間,裝潢讓環境這麼舒服,價格不菲,啊——原來出事都是底層員工負擔,當你們實習生真可憐。 ————————————— 更 有句子太瓊瑤了 以後處理完再放回來 希望各位能幫忙高調 更正 是去做縮毛矯正(已從內文修正) -
imgur
___ 如果位於武昌街的這間Maggie創意染燙接髮/RM Hair Salon願意合理的賠償和道歉,原本可以息事寧人的,但很可惜事與願違。為了避免四面八方的消費者一樣受到這樣的不合理待遇,在和店家溝通過之後,決定先發一篇文,再請相關單位正當的處理。
imgur
頭髮原本的樣子
imgur
Q小姐在11/18時,從Dcard填了表單,接受了RM當髮模的邀請,到店做縮毛矯正,要幫當店的設計師累積作品集,髮模是一種互利,應該是個很好的合作機會。沒過兩天她的頭髮就炸開,原本要到另一家理髮廳A補染,被理髮廳A的設計師評估她的髮質沒辦法染,當時應該是藥水沒上好,燙壞了,必須取消當天的預約。
imgur
imgur
頭髮是女人的第二張臉,結果現在髮質差的像玉米鬚或剛毛刷,事態嚴重,就跟原RM的「設計師甲」詢問,才得知對方是新手沒有告知,進行了第一次協商,RM也從來沒有主動負責。 第一次協商,要求退款以及索賠5000元。 如果大家有概念,五千元去一般的店家做一次護髮跟縮毛矯正,還要打個折才有機會。 想當然爾是設計師自掏腰包賠了錢,畢竟是她自己搞砸的,但從頭到尾店家沒有任何的回應或道歉,掛一個牌子五星評價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當下只能看看怎麼做可以把頭髮救回來。 接下來,去理髮廳B護髮,B的設計師評估Q小姐的狀況沒辦法做縮毛,只能做京喚羽護髮。京喚羽要3500,燙壞的是頭皮跟髮根,髮根長回髮尾起碼一年,護髮一個月一次,都還沒算皮膚科診療,頭髮一個月長一公分,瀏海是全部最短11公分,5000塊顯然完全不是合理的賠償。問題就在於,一般人是不可能一開始知道這沒救了,別人犯的錯,自己卻要承擔一整年,到底是什麼道理。 設計師甲是一名新手,社會上有多少人需要一份工作,一個機會,新手可以諒解,但賠償還是該賠。RM讓甲獨自負責,不論公司內部怎麼討論、處理,都顯得該主管沒有拿出合理的態度。聽好,甲是一個新手,當時在燙的時候卻沒有老師在旁邊監督,燙壞了自己負全責。所以有了第二次協商。 第二次協商,Q請求RM索賠護髮一年的費用,RM請Q到現場接受評估。 約好了7點到了現場讓Q等了半小時不說,當時闖禍的設計師甲沒有出面溝通,由主管Maggie來談。 Q交代去做了京喚羽,兩天沒有洗頭,髮質摸起來會好一點。 Maggie回應「你的要求是給一年的護髮?但我看你這個頭,護個三次就差不多了」語氣咄咄逼人。
imgur
(再護兩次就會好的頭髮) 這一個禮拜以來,Q的劉海漸漸斷髮、掉髮,頭皮搔癢。每天只能戴帽子。 Maggie提出「這幾次護髮就去他們店裡護。」 你們把人家頭髮燙爛,還去給你護?我不想長頭皮屑欸。 如果不願意付一年的護髮,Q退一步要求半年的護髮費(總共六次),不包含醫藥及掛號費。主管Maggie:「這樣我們不能對你之後的頭髮負責,我們怎麼保證其他外面的設計師能不能幫你好好弄?會不會弄壞我們也不能追究。」 寫到這裡我打個岔。 我們以一般車禍的負責來說好了,負責就是有第三方合理的報價之後,肇事方依照金額賠償,賠了錢,基本上就等於付了責任,滿足了民法上恢復原狀的原則。 但RM的負責不是這樣。 這時Maggie不同意半年,回到她一開始說的三次護髮費,然後質問Q小姐,他們「要怎麼知道Q會去護髮?」Q也沒辦法,被牽著鼻子走,回應那就拍收據。到這對Q來說顯然是一個很大的壓力,雖然不知道這時候同情設計師甲對不對,但顯然最後又是甲自己要掏錢負擔這一切。時下Q也不願多待,Maggie就去寫了單子。(以下)
imgur
「如果超過1/31去護髮的收據不賠,期限只到1/31。」Maggie這麼說。 然後她又強調,11月的護髮,設計師甲已經匯了5000,所以剩下12月、1月的護髮。 Q覺得很沒有保障,都要拍收據不然不能拿錢,能不能先給?Maggie:「我能理解,但就是匯給你,你如果沒有去弄呢?」好不容易Q爭取到可以先拿12月的。果然,設計師甲就去掏錢給她了。最後只拿到12月的護髮費。RM跟Maggie沒有負任何責任。 恕我直言,RM有什麼理由要求Q證明她會去弄護髮?你本來就該賠這筆錢吧。 還脅迫Q簽一個條約不平等條約,想到就很氣。 第三次協商,是我打電話去問。 我主張這樣的賠償顯然不合理吧,你叫Q小姐簽字,她簽了,但條約不平等,消費者到你的店,你是主管來處理,逼著人家簽你的單子,我管她當下同意不同意,你這不是欺負老實人嗎? Maggie不斷重複「你要求六次,給我一個合理的理由。」要求至少一次付清,Maggie說要回到現場簽字。 第一, 我質疑這間理髮店的專業程度。縮毛矯正造成我當事人的頭皮和髮根的永久性損壞,並且因為藥水使用不當,令我當事人Q小姐滿頭惡臭,只能戴帽子維持一般日常生活。 第二, RM Salon沒有對我當事人Q小姐表示任何道歉,並且讓其手下設計師甲全權負擔賠償任,卻在甲進行業務時鮮有指導,顯然是店家的疏失。 第三, RM Salon實際上無權要求Q小姐證明其索賠金的用途,並且因不符合正當性或合理性,應不得由此作為延遲支付的理由。 我當事人Q來來回回找了三間理髮店(A、B以及一間線上訊息)評估,都說沒救了,只能護髮。 我11/23晚上八點左右打去,我表示如果你願意一次付清包含前面2次總共6次的護髮費,我可以息事寧人,這件事就算石沉大海,我也可以承諾不做任何表述,畢竟你也負起責任了。 10點半Maggie回應「你的協商也好、威脅也好,為了避免出爾反爾,我們就照一開始的討論結果。她同意了就同意了,我們剛剛來來回回這些討論不能不算數吧?」 補充一個法律常識,定型化契約有一個審閱期,大家可以自己去查多久。 也有兩個概念叫做「違反強制規定」、「違反平等互惠原則」。 我說清楚了一件事,RM要嘛就六次護髮一次付清,要嘛你拒絕我,我自己來處理,我現在先發Dcard,待會去Google評價,算我給你客氣來個序曲。你如果看到,我只想說不賠錢也無所謂,當然你重新考慮,如果願意賠你該賠的,我覺得還有很多機會跟後路可以商量。 希望廣大的男性女性和其他人,可以知道原來台北市有一間五星評價的美髮店,他們的售後服務是這樣子的。 說真的,一個女生碰見一個店家,多麼簡單的事兒,被你搞得這樣亂七八糟的。3500x4=14000如果可以把風險轉換為成本,算是雙方互惠妥當的商量。何況一間這麼有公信力的理髮店,指控我威脅,是不僅有失格局,還拿自己的名聲賭。 真令人厭惡。 ———— 以下附原對話(Q小姐和設計師甲)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愛心嗚嗚驚訝
1711
留言 544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