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清華大學
其實我們也不是故意忽冷忽熱的 是有時候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想太多 不曉得在妳心裡面自己是有多麼重要 深怕如果不重要 哪天妳們離我而去的時候 整個世界就毀滅了 - 常常口是心非小劇場的處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