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守大學
樓上那個也太仇女了吧... 現在明明就是就事論事 男生就是不應該出現在女宿 明明就是人身安全的問題 為什麼一定要扯到長相問題? 拜託有點同理心 要是今天受害者是你女友 你一樣會對他說這樣的話? 要是之前沒有先有重男輕女的概念 女權主義也不會興起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