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南大學 應用日語學系

我在日本電信業的那些日子。(文長)

2017年7月28日 15:45
2016年02月,仍然處在遲遲找不到願意以正社員錄用我的泥沼我開始不安與慌張,履歷一張一張的投,業界一個一個的增加,倒不是說回台灣是一件那麼痛苦的事情,但是那時候我更多的是「不想要就這樣結束」的不甘心感,然後我拿到了兩個工作機會,分別是透過某家派遣公司找到的免稅店中文電話客服(派遣社員)以及在轉職網頁上找到派遣人員管理職(正社員)。 而後者則是主要以電信門市為主的派遣,一言以蔽之呢,當時便是被這正社員三個字所吸引,也覺得當一個中文客服我並沒有辦法累積太多什麼專業經驗,沒怎麼猶豫便回絕了客服的工作,並接受了後者的內定。 而這家公司的規模相當小,2016年04月入社時,整家公司的社員包含我連10個人都沒有,辦公室也是光坐下五個人就幾乎連走動都要挪個椅子借個過的程度,不過第一份願意以正社員雇用我的公司讓我覺得欣喜若狂,覺得自己的人生正步入一個新的階段,加上留學初期對各家電信業者都小有研究,所以對於電信知識的研修駕輕就熟,也跟在本社的上級們相處十分愉快,譬如說入社第三天,部長開玩笑的說如果午餐吃中本的北極拉麵的話他就請客,結果部長還有課長跟我就真的跑去吃北極拉麵,結果我跟課長都辣到拉肚子之類的…… 至於我為什麼會離開公司,就得談談我這次應徵的職位「人才Coordinator」,中文造詣之差實在讓我不知道該怎麼把這個職位翻譯成中文,如同前言所述的派遣人員管理職,基本上就是這個職位的工作,管理派遣出去的員工,並適時的給予協助、建議,用更通俗的說法就是派遣人員的擔當營業,而面試的時候公司就清楚的告訴我,成為一個Coordinator之前,必須要在現場(派遣先)待上半年左右累積經驗。 而日本的電信門市主要是「代理店」的經營,就譬如說7-11的上頭加盟廠商不一樣的概念,雖然日本的電信也是有直營店不過直營店的數量極少,而由於有保密協定的緣故,所以我不能公開被派遣到哪一家公司跟哪一個電信,不過在這家代理店的經歷正是造成我離職的原因。 2016年05月上旬,跟著組長跟課長周旋了幾家跟我們有合作關係的代理店公司,很快的順利決定配屬,不過當時對方的業務跟我說的店,跟我最後被配屬到的店並不一樣,通勤時間一個小時半,雖然是有這麼一些不滿,但是想到也不過是忍耐個半年我就想說算了。 當時恰巧是2016年學生專案的最後大戰時期,店裡的前輩們不要說教我東西了,大概沒礙到他們辦業務就不錯了,這個狀況直到06月後才得以改善,一開始我被委由的業務大概就是些手機費收納(客人繳費)、解約以及費率變更等販賣以外的雜項,在那個時候就隱隱的察覺到一件事情。 ──客訴的數量不對勁,我來到這家店還不出三個月,就已經被說了數次『你們這不就是詐欺嗎。』 ,其大多在於覺得手機月租費太高,委由我調查契約內容跟各項費率明細時,發現我調出來的數字跟當時客人買手機時接受的說明幾乎完全不同。 每每碰到這些客訴,便是頭一扭請店長處理,店長在忙的話就只能由我焦頭爛額的邊跟電信本部的人通電話想辦法調降費率以及遭受客人謾罵(遑論客人看到是一個外國人來對應客訴就已經頗有不滿),當時我並不明白怎麼會有這些客訴。 但是隨著季節入夏,我開始學習如何販賣的時候我很快就知道了。 那些客訴,根本就是這家店的自作自受。 第一次發現的時候,是我在門市大廳簡易的為客人試算機種變更後的每個月資費,之後引領客人給前輩辦機種變更,在該客人離開之後前輩很快的對我說 「你不可以一開始就把便宜的資費出給客人啊,這樣我們要怎麼抬高價格。」 但是以一個販賣員的角度來說,我覺得這並不是什麼大問題,我也就摸摸鼻子想說算了,但第二次的時候,我遭到店長指責說 「你必須要讓客人加手機險,不管他想不想加。」 我對店長皺著眉頭說「那無論如何客人都不願意加的時候呢?」 店長這麼說了。 「那你就跟客人說,要加10000日圓的頭期款,就說一台手機要賣多少錢是店家可以決定的,這家店不加手機險就是得付,不然就請他去別家店。」聽到店長這麼說,在歪頭一看展示機的價格標籤上大喇喇地”不加入任何附加服務也不用支付頭期款以及分期利率”就覺得諷刺,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手機險的獲得率會關係到這家店的排行。 至此我已經累積不少不滿,確實,手機門市有收取頭期款的權利,但那權力建立在有明確的標示公定價格的情況,但這家店的情況是「你不符合我的期望,所以賣給你的手機我要多跟你收一萬圓」,當時正逢電氣事業通信法的改正,很快的公司就下達各種法規文件的教學文件,其中當然也包括一些現在看來理所當然的事情,譬如說以下: 一、 契約的細項價格說明 二、 不可有刻意誤導的話術 三、 收取頭期款的店家必須明示該價格以及免除條件 四、 若是有契約告知內容不實告知的行為,消費者有無條件解除契約的權力 以上四項就是比較常見的代理店違法行為,這些法規在我看來是重重的在我們店的員工臉上扇了好幾巴掌,因為這家店最常做的販賣話術就是一開始出一個很高的價格,然後再跟你說這個價格中是包含了一台平板電腦,包含了SD卡,當然這些不是強制的,但是你不要其實也不會比較便宜。(當然這是一個彌天大謊,平板電腦最低最低都得花上近兩千的月租費,SD卡也是分期付款動輒千圓日幣的玩意) 自我開始販賣以來,副店長就會天天在耳麥中指示這指示那,甚至要求我推翻已經給客人看的費率試算表,要是我沒有聽從他的指令,就會在事後指責,說工作就應該為店裡、為公司爭取最大的利益。 但是為店裡爭取最大的利益的代價是什麼?每一位客人,本來每個月應該可以用不到一萬日圓解決的手機月租變成1.5倍到2倍,如果一天有兩位客人被這樣陷害好了,佯稱幾乎不用錢的128GB的SD卡一張總價約三萬,一天就坑了客人六萬,一個月出勤二十二天,就坑了客人132萬,至今為止向我購買了平板跟SD卡的客人到底有多少位,他們之中有九成是本來對平板跟SD卡毫無丁點興趣,就算價值提案也是拒絕到底,最後卻因為”免費"的虛偽價格提案而向我購買。 這種背德以及遊走法律的販賣手法很快的就讓我的壓力到達頂點,身體狀況急遽的下滑,當時在門市的勤務終於快要經過了半年,已經開始滿腦子想著逃離這家店的我撥通了直屬上司──組長的電話號碼,但是組長只簡單的告訴我之後社長會來考慮這些事情。 時逢10月,面臨WH簽證必須更換為工作簽證的時機,但公司從來沒有雇用過外國人,也不信任我從網路上(甚至是入管的網頁)調查來的資料,堅持要我親赴入管,要了一堆必要的文件清單回來給公司,但給了清單,公司卻一丁點都沒有要準備文件的意思,三催四請之後在11月終於遞交了簽證的更換申請,12月末,簽證的核發仍然沒有任何進展,迎來了2016年的忘年會(尾牙)。 忘年會上,見到幾位連我也沒見過的平時都在外頭的上級們,身為創社以來第一位中途採用的社員兼外國籍社員,上級們對我依然頗是熱情,一名取締役(董事)在我自我介紹完後大聲的對社長說,我已經在現場待了半年了,該是時候讓我回到本社司掌管理業務了,但社長卻只是笑笑,這個話題無疾而終。 忘年會上社長的回應帶給我很大的打擊,組長只會對我說這是社長決定,社長卻絲毫沒有在考慮這件事情的跡象,在忘年會觥籌交錯之中,我對自己的職涯頓時只覺得一片黑暗,忘年會的隔天依舊要上班,一如既往的違法販賣,我心中暗自的決定了一件事情。 ──簽證核發之後,就辭職吧。 曾經我把回到本社當作一根救命的稻草,但這明顯行不通了,那我只能逃了,逃離這家店,逃離這家公司,但對於這樣的我,入管卻重重的朝我來了一記重拳。 某個周一回到家中,收到了入管寄來的牛皮紙信封,隱隱約約記得入管的牛皮紙信封絕對不會是什麼好事,著急地打開信封,果不其然,是追加資料的請求,而且期限是當周周五,只有四天的時間,再去掉遞交的時間,實際上必須要在三天到三天半的時間內準備出資料,更大的問題是入管要求的是派遣先的資料,這已經不是我們公司獨自可以解決的東西,而是法人與法人之間公文信封一來一往才能申請到的東西。 將這件事情報告給部長之後,部長很乾脆的回答我,要在期限內達到幾乎是不可能的。 理由當然就是因為必須要向要派公司申請文件,作業天數再怎麼趕,也是最低最低得花上一整周來跑的流程,硬著頭皮向入管打電話要求寬限遞交期限,也只多給了兩天,公司大概也不願意自己的職員還在派遣途中就被強制遣返(對公司的聲譽傷害過大),也是卯足了力再催,以結果來說,在2017年03月,我總算是順利達成了在留資格變更,拿到了一年期限的「技術‧人文知識‧國際業務」的在留資格。 逃過遣返危機的我再次面臨的是充滿惡意的手機販賣,但是我已經達到了我的目的,在拿到簽證之後我很快的開始聯絡獵人頭公司傳達我想要轉職的意願,四月初,我打電話去公司說我想要離職。 不難想像,上級們的臉色恐怕是相當難看的,二月才搞出這麼大的事情麻煩到客戶,結果四月那個當事人居然就不想幹了,只有可能是早就打算好拿到簽證就要走人,很快的公司便要求與我會談,在會議室裡面,我、主任(原組長,不知道什麼時候晉升了)、業務部部長以及社長沉著一張臉詢問我為什麼想要辭職。 我只是淡淡的說,我確實在2016年就開始有離職的念頭,而電信門市的工作已經讓我快要喘不過氣來,假設我能夠成為一個人才Coordinator,我也沒有自信讓我的部下在電信門市這種地方工作還能好好的調適他們,一如我的擔當──主任完完全全沒有發覺我的異狀一樣。 他們詢問了我是否找好了下一家公司,是否還是從事同樣的工作,說他們會替我擔心萬一轉職後的新公司不願意幫我辦簽證怎麼辦等等…… 但是老實說,我已經不信任我們公司了。並不僅僅遲遲不讓我升格為我本來應徵的Coordinator職位,譬如公司最初因為不信任我提供的外國人雇用情報而堅持只能用約聘的形式雇用我(當然在申請簽證時我搬出了入國管理局的建言要他們把我改成正社員),還有一年下來毫無加薪(進公司時說好是一年一次),我不覺得公司有信任我,所以我也決定不信任公司,其實簡單說來就是這樣,所以我回絕了公司的慰留。 業務部覺得我剛更新完簽證,就算要辭也希望我可以做到七月,我想想他說的對,儘管要派公司的這份工作帶給我這麼多的痛苦,但是這家店的上級公司確確實實的提供助力把工作簽證辦給我了,於是我允諾了做到七月的條件。 2017年06月,我找好了新公司,再次向現在的公司確認我是否可以在07月離職,公司表示確認後會再聯絡我,07月初,由於遲遲沒有聯絡,我再次向公司確認,但是長達一周的時間,公司完全沒有接我電話,皺著眉頭打算著筆寫存證信函寄辭呈的時候,公司終於來電希望我可以再去一趟公司,當天,我在隨時準備錄音的態勢下,接過了主任交給我的公司公定的辭呈格式,要我填寫好之後寄掛號回公司。 2017年07月28日,今天,我寄出了辭呈,把掛號號碼拍照傳給主任之後,才終於放下了心中的一塊大石頭,像現在這樣寫這篇文章。 我最後的勤務是明天和後天,最後的周末,最後的日本電信門市勤務。 2017年07月30日後,我終於可以不必在憂鬱的心情中搭乘滿員而無法站直的電車中通勤,不必在販賣時膽戰心驚煩惱到底該不該坑眼前的客人,或著是挨店長或副店長的罵。 已經不知道有幾年的時間沒有像這樣用中文撰寫長文,也深覺自己的中文造詣越來越差,以及想著到底要發在哪而煩惱不已。 不知道有多少人將這篇中文很差又不易閱讀的長文全部看完,不過十分感謝您的閱讀。
65
留言 15
文章資訊
共 15 則留言
原 PO - 開南大學 應用日語學系
啊,順便一提,這份工作沒有抽成 就算一天做了一百個契約薪水還是跟只做一個契約一樣,不過店長跟副店長會要求你每天拿一堆契約ˊ_>ˋ
字裡行間有日本人的文筆~
原 PO - 開南大學 應用日語學系
B2 Sorry我已經有好幾年都是用日文為主體在思考 真的覺得現在中文變很差(´;ω;`)現在連跟台灣人還有中國人說話的時候都會變成中日混雜(欸)
沒有特別的意思 說真的還蠻羨慕會日文的人 能在那工作跟生活 想必有N1等級了~ 在台灣很多會日文的職缺都35k起跳~
國立成功大學
只能說句辛苦了 至少這一切都要成為過去式了 好好努力未來吧
中華大學
好可怕。。。
大葉大學 應用日語學系
會日文的職缺很少35k起跳…
國立政治大學
B7 我在104看到不少找工作日文的工作 之前認識東吳日文在日商當sales底薪35k還不含業績獎金耶 羨慕... 不過日文程度應該要一些程度拉
大葉大學 應用日語學系
我覺得要看公司跟運氣 以我為例好了 我留日也有一級,但是之前找台北的也沒35k起跳的公司…
國立嘉義大學
想問原波年齡😳
原 PO - 開南大學 應用日語學系
B4 我覺得日文要實用,日檢只不過是個起點啦… 咦有嗎!?我剛畢業的時候也有上人力銀行看過但是只看到滿滿的面議( ノД`)… B5 謝謝妳~~~今天最後一次上班!! B6 真的是進來之後才知道可怕,而且中年日本上司那種錢領的再低也要為公司賺錢的獻身精神也很可怕 B7 有時候會覺得我在日本雖然也不是高薪,但是最至少我不用特別節儉也可以存錢… B8 B9 真的… B10 我今年25歲唷~
國立中正大學
原po辛苦了,祝福你之後轉職一切順利
開南大學 應用日語學系
學長辛苦了👋
淡江大學
辛苦了(拍拍 還好你離開了 不過要是有新的關於日本的文章可以在這邊說一下嗎XD 喜歡你的文筆><
樹德科技大學
想問原po是在哪家電信呢? 英文什麼開頭的公司呢 我也在電信業 你的內容跟我現在遇到的是一模一樣 我們主管一天到晚追業績 你講的保險那些我們是都必須讓客人加 也一定要讓客人買公司的手機膜⋯⋯各種推銷⋯好羨慕你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