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屏東大學
B10 當然,道不同不相為謀 只是我們的做派剛好不同 一定也有人能接受妳的做法 不過不是我而已 其實沒什麼值得爭執的齁 如果我的敘述比較激動一點 我很抱歉讓妳感到不舒服 我現在在想 我未來的後輩也可能和我不同派 那我也不能硬塞給他 只能先教基礎給他,如果他有意願知道更多再跟他分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