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昨天也遇到一個我覺得很瞎的問題 面:如果之後這個文書工作需要你搬重的文物且歸檔於架子上,那你體力能負荷嗎? 我:那要歸檔的文書大概多重 面:我不知道所以我問你呀 我內心:靠背你都不知道多重我要怎麼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