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東華大學 法律學系

各位對嘉義地院108年度重訴字第6號這個判決有什麼想法呀

4月30日 15:46
更 感謝b27 判決書在這 請先花點時間看完 --------------------------------------------------------------------------- 臺灣嘉義地方法院108年度重訴字第6號被告鄭再由涉嫌在火車上刺死員警案件新聞稿 壹、主文: 鄭再由無罪。並令入相當處所施以監護5年。 貳、本件事實之認定: 被告鄭再由因認遭雇主及友人不公平對待,且懷疑有人要謀害自己,取得自己投保之保險金,認為需要防身,遂於民國108年7 月3日15時30分許,在臺南市小北百貨購買紅柄嫁接刀、水果刀各1支。被告為求讓自己遭友人陷害一事公諸於眾,欲北上找媒體請願,於同日18時9分許,在臺南火車站購買臺南至新營莒光號全票1張,先南下高雄後,又搭乘152車次自強號列車北上,行經新營至後壁間時,為列車長傅至宏發現被告票種不符而要求補票,但遭被告拒絕,傅至宏便要求被告在嘉義火車站下車。待該列車行駛至嘉義站後,因被告並未下車,且由第3車廂往第4車廂移動並咆哮,被害人即警員李承翰獲報後前往處理。被告見被害人身穿警察制服後情緒更激動,被害人於同日20時45分許,以溫和態度勸說被告下車處理並以無線電通報,此時,被告竟基於妨害公務及殺人之犯意,在上開火車第4車廂內,取出藏於褲子口袋內之紅柄嫁接刀,往被害人左腹部刺擊,造成被害人左上腹單一穿刺傷。被害人雖負傷,但見被告持有刀械且列車上尚有眾多旅客,仍奮力以雙手控制被告,待被告遭眾人壓制後始放手。被害人雖緊急送醫急救,仍因左上腹單一穿刺傷而刺破下腔靜脈(破口長1.8公分)及右側結腸繫膜而大量出血死亡。 參、被告經本院審理後,認定行為時有精神障礙,不能辨識行為違法,依刑法第19條第1項規定,判決無罪: 一、被告自90年起,開始前往奇美醫院精神科門診,並於99年被醫生診斷罹有思覺失調症,但被告於106年2月3日看診後即失聯。經本院函詢奇美醫院表示,被告罹患此疾病必須終身服藥控制症狀,停藥將導致病情惡化。可見被告患有思覺失調症,為有精神障礙之人。 二、被告於案發前2日思覺失調症已發作,妄想遭朋友設計要和被      告女兒一起謀害被告,以詐領保險金,被告並於案發當天搭乘      火車前,陸續前往2處派出所、臺南市政府社會局、保險公司、      議員服務處等地,四處陳述有人要殺他以牟取保險金,希望解      除保險契約等語。但被告認為這些單位無法解決其問題,故最      後搭火車北上,進而發生本件憾事。 三、被告妄想其被跟蹤、手機被監控,故刻意閃避行蹤,先自臺南      火車站南下前往高雄新左營站,再自該站搭乘臺鐵152車次自      強號欲前往臺北,行為異常。嗣被告在嘉義火車站被列車長要      求下車時,還妄想有人要害他,語無倫次,足認被告精神狀態      極度不穩,嚴重影響其認知及理解能力,隨即持刀刺殺前來處      理之員警。 四、被告經本院羈押後,嘉義看守所安排醫師給予治療,醫師診斷後認為「被告情緒激躁不安,自言自語,思考不合邏輯,答非所問,被害妄想,關係妄想,現實感不佳,缺乏病識感,給予抗精神病藥物,情緒穩定劑,病患持續接受門診治療,情緒改善,言談較為切題,但被害妄想仍存在,甚至談及妄想內容時,情緒會突然失控,病患目前精神症狀仍明顯須接受完善精神醫療照護」。足證被告行為時,確實患有思覺失調症,且處於發病狀態。 五、再經本院將被告送至臺中榮總嘉義分院為精神鑑定,亦認:被       告行為時,處於思覺失調症急性發病狀態,且妄想內容與犯案行為有絕對交互關聯,故其犯案行為是受其精神狀態影響所致,已達刑法第19條第1 項因精神障礙而不能辨識行為違法之程度。而鑑定醫師嗣後亦到本院證稱:思覺失調症病人需要終身服藥控制,停藥2年內,幾乎100%會發病,而案發時被告處於急性狀態妄想,加上智力退化理解力差,所以被告已喪失辨識能力。綜上,本院認被告行為時因精神障礙而不能辨識行為違法,無法依據對於周遭之辨識而為行為,故被告於行為時具有刑法第19條第1 項之情形,依法應為無罪之判決。 肆、被告應依刑法第87條規定,令入相當之處所施行監護5年: 被告自認生活壓力沒那麼大,為了省錢、賺錢,自以為症狀情況改善即中斷就診、未規律服藥。實則被告罹患思覺失調症,須終身服用抗精神病藥物控制症狀,停藥將導致病情惡化。依鑑定醫師於本院審理時證稱:罹患精神疾病之病患,病識感、服藥順從性不佳等語,又鑑定報告之結論亦建議可藉由司法要求個案於服刑或監護期滿後一定期間需規律返診及服藥,以加強病患之病識感及服藥順從性,減少其再犯可能性。故本院為降低被告再犯的可能性,避免其反覆發作而危害公共安全,因此依刑法第87條第1項、第3項前段規定,令被告到相當處所施以監護(即強制就醫),至於監護期間本院則判處法律所定最高上限5年。 伍、若不服本判決,當事人得於收受判決後20日內提起上訴。 陸、   相關法條規定: 一、刑法第19條第1項:行為時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致不能辨識其行為違法或欠缺依期辨識而行為之能力者,不罰。 二、刑法第87條(第1項)因第十九條第一項之原因而不罰者,其情狀足認有再犯或有危害公共安全之虞時,令入相當處所,施以監護。(第3項)前二項之期間為五年以下。但執行中認無繼續執行之必要者,法院得免其處分之執行。
熱門回應
國立臺北大學 法律學系
不要忽略監護5年,監護就是強制住院治療 5年內只能待醫院不能亂跑 判5年是法官權限最上限了 阿你說5年不夠? 那就是立法問題了
東海大學 法律學系
合議庭的法官們,有自己的價值選擇,在面臨社會與論勢必會大勢抨擊的情況了,扛住了壓力,選擇了自己的法價值,這大概就是自由心證的完美體現。 雖然我仍舊無法於感性理解這個判決,畢竟我也是人,也是有感情的。
共 37 則回應
這則回應已被刪除
4月30日 17:15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國立臺北大學
這判決讓我頓時覺得自己是法盲
國立臺北大學 法律學系
不要忽略監護5年,監護就是強制住院治療 5年內只能待醫院不能亂跑 判5年是法官權限最上限了 阿你說5年不夠? 那就是立法問題了
東海大學 法律學系
合議庭的法官們,有自己的價值選擇,在面臨社會與論勢必會大勢抨擊的情況了,扛住了壓力,選擇了自己的法價值,這大概就是自由心證的完美體現。 雖然我仍舊無法於感性理解這個判決,畢竟我也是人,也是有感情的。
中原大學 財經法律學系
我看完這個判決其實蠻想翻桌 但也只能尊重 畢竟法官是依照自由心證下裁判 不過判決倒是有不少疑點沒有釐清 也有許多違反經驗與論理法則的地方 茲說明如下 1 醫院鑑定報告說被告於行為當下時 已喪失辨識能力 那我想請教一個喪失辨識能力的被告 是如何能夠自己買車票 自己跑去警察局等地方 有能力自己到指定的月台上車 豈非謬誤 難道是說剛上火車有意識 之後馬上陷入無辨識能力之狀態????? 準此個人認為被告雖有精神疾病 惟尚未達到無辯識能力之狀態 充其量只能說被告辯識能力顯有不足而適用刑法第19條第二項 減輕其刑 2 被告在未服用藥物時應該就可以認知到自己未吃藥將會有失控的行為舉止 對於該刺傷行為應有預見可能性 固屬刑法第19條第三項之例外 3 故倘若依照法官的判決 被告除了無罪外 被害人將無法獲得民事賠償 蓋被告行為當下無識別能力 本人實在無法苟同 個人認為二審改判的機率高
臺灣警察專科學校
原因自由行為(?
國立政治大學 法律學系
B6 跟原因自由行為無關 被告本來就生病了,那要如何自陷
臺灣警察專科學校
B7 被告原本定期服用藥物,狀況有所改善,但之後自行決定停藥,且當時對於自己停藥後的反應應該有所預見(?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
B5 這篇從黃致豪律師臉書看到他分享的文章,我覺得還不錯,可以解釋您的第二點。 !/story.php?story_fbid=10221367316669059&id=1133119129 至於第一點,在陷於類似極端被害妄想症時他的行為就是盡其一切所能的要逃離威脅,出現買車票甚至是判決書上有說他刻意換了一班車,我認為都是在那樣的精神狀況觸發之下可以產生的行為,而不是喪失辨識能力就沒有辦法做事情了。 當然我也不是完全支持這個判決,就是提出我的看法~
國立中央大學
判的好,以後要多多仿效。 讓台灣刁民知道我們法律人的厲害。
B5 第一點的部分 真的要跟患有思覺失調的人相處過才能夠理解 當被告到處跑只為解除他妄想會被詐領 還有搭車北上等行為時 就是一種症狀發作的警訊 身旁的家人朋友應該就要多注意了 症狀發作當時 患者是非常敏感的 很容易妄想他人對自己不利 就連看到醫生都會覺得有可能被騙 更何況是看到身穿警服的警察(他買刀的行為就已經說明他是拿來自保的 從被告觀點來看的話)同時他們可能還比一般人靈敏 會注意一般人不會特別注意的事 只是他用他自己的世界觀來看事情 那這算仍有辨識能力嗎?他還能夠控制自己的行為嗎?
原PO - 國立東華大學 法律學系
B3 立委有出席會期就該偷笑了。不重視精神病患給予配套措施的結果,只會嘴砲社會安全網。現在只是因為身份是個警察而把從立法百年來一直存在的社會問題瞬間凸顯出來,不解決卻整天都在那邊唬爛。為下個因此死亡的人,感到悲哀
原PO - 國立東華大學 法律學系
B4 法官們大概也盡力了,他們做了對自己職業最專業的判斷,當然判斷可能有瑕疵。不過我認為不該對他們責難,也只是依法行事,我相信他們也是互相爭論才決定要不要這樣判決,內心的天人交戰也很無奈吧。別的法官不會碰到這種事,偏偏自己就遇到了。
原PO - 國立東華大學 法律學系
B5 現在醫院的鑑定報告沒有一個明確統一的規範。每個醫院所以判斷的準則都不同。法院大概也很難有個遵照。要有公信力至少也都要3份報告以上才能比較有完備的佐證。 檢察官們所提的證據或許不夠能說服法官們,畢竟要因為一逃票的行為就殺人,實在是不合經驗法則,因此處於心神喪失的情況下是比較合理的。他們要能提出強烈且合理的反駁證據才有可能使二審法官有不同的見解。
原PO - 國立東華大學 法律學系
B8 是有這樣的疑慮,但是已過多年且證據薄弱,要待檢察官能否有他不服藥情緒失控時容易有暴力行為或攻擊想法,持續反覆多年且顯而易見,而容易發生卻仍不做任何防護措施的過失,使不特定或多數人處於危害公共安全過失的強烈證據,這方面的問題才有可能被法官酌審。
原PO - 國立東華大學 法律學系
B9 很多精神疾病的人真的沒有病識感,我家人就有一個這樣的例子。要看他對自我病識感的的嚴重性有沒有正確認知的觀念及知不知曉自己有無嚴重的情緒失控行為產生。 心神喪失真的不代表沒有任何的行為能力,所以現在檢察官著重於調查是否因為心神喪失而成的殺人犯意及行為,亦或心神正常或精神耗弱的狀況。
國立空中大學 公共行政學系
重點在於檢察官的舉證無法到達左右法官判有罪的心證吧,我如果是法官,在受限於刑法第19條的情況下,就客觀環境上的判斷標準必然要採高度嚴格心證的審查,縱使情感上欲判有罪,當證據法則的面向無法斷定被告行為當下有辨識能力時,我也會選擇判無罪的,畢竟,所謂的「法官」是依「法」審判,而非依人民社會期待審判,針對這個判決,我只能說這三位法官真的很有勇氣,這種不畏社會風氣所左右的法官,其實是應該支持的。 至於上面有卡友提到民事賠償的部分,我想法律人應該都知道,刑事與民事是完全分開的,刑事欲判有罪的心證必須要超越「合理懷疑」,至於民事跟行政,法官要判勝訴,心證只需要到達「令人信服」即可,二者差別很大,就本案判決簡析,被告對受害者有侵權行為的事實顯無爭議,縱使缺乏辨識能力,也能依民法192、194的請求權基礎,套用民法187對行為人進行求償,自難謂無公平正義,以上,個人淺見。
中原大學 財經法律學系
B9 感謝你所提供的文章 B11 B14 1 OK 即便被告於刺傷行為當下屬無辨識能力 惟法院也沒有就被告的原因事實去做調查鑑定(刑19第三項) 也就是黃律師文中所提及之病識感 被告是否是因思覺失調症而100%不願意吃藥 如果報告能夠證明被告有1%的疏忽導致其停止服用藥物 不論係依照實務採的失權理論 抑或是通說採的前置理論 被告不吃藥的行為應成立過失致死罪之原因自由行為 惟法院卻未在判決書提及或調查 判決可以說是相當草率 尤其是對於這種社會重大矚目案件而言 2 另外檢察官的辦案也有瑕疵 除了上開提到的部分在偵查中完全沒有鑑定調查者外 重點是~~~ 到底誰要為這個思覺失調症的病患負危險源監督者之保證人地位?????? 是誰沒有督促完全無辨識能力之病患按時服藥?????? 親屬、醫護或社工等等???? 檢察官也沒有調查.... 所以整體來說就本案而言 可謂辦案瑕疵不少 B17 侵權行為的要件須有行為人於行為當下具有識別能力方可成立 基本上與刑法的辨識能力差不多優
原PO - 國立東華大學 法律學系
B18 檢察官調查的方向跟問題不夠多,蒐集的證據也很少。很多可以考慮的東西都沒有調查或討論,所以才讓法官那邊沒有判斷依據無所適從因而只能這樣判決。現在這個案子被放大檢視,二審那邊兩造考慮的面向應該會有更多不同的觀點。
臺灣警察專科學校 行政警察科
B17沒有責任能力要怎麼負責,192跟194雖然有爭議,但通說認為是以184為請求權基礎吧,該兩條只是賠償範圍擴張。
國立空中大學 公共行政學系
B20 感謝交流請益,民法187中有所謂的衡平責任,如下 第 187 條 無行為能力人或限制行為能力人,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以行為時有識 別能力為限,與其法定代理人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行為時無識別能力者 ,由其法定代理人負損害賠償責任。 前項情形,法定代理人如其監督並未疏懈,或縱加以相當之監督,而仍不 免發生損害者,不負賠償責任。 《如不能依前二項規定受損害賠償時》,法院因被害人之聲請,《得斟酌行為人 及其法定代理人與被害人之經濟狀況》,令《行為人》或其法定代理人為《全部或 一部之損害賠償。》 《前項規定,於其他之人,在無意識或精神錯亂中所為之行為致第三人受損 害時,準用之。》 縱使在無意識中,無責任能力,被害人依然可以向法院申請,請求衡平責任的求償,個人淺見。
覺得檢方可以先打辨識能力認定問題,退步萬言再打19條3項,不過如果是依19條3項,最終也是成立過失致死(吧?有點忘了) 社會肯定更不能接受 個人淺見還請各位指導了~
國立成功大學 法律研究所
可以看看美麗境界這部電影 會比較對思覺失調症有帶入感 對於服藥我有另一個看法 有些患者除了在沒有規律生活環境外 可能還處於HEE家庭(代表家屬也不一定能盡到責任) 有些家屬也不一定能接受自己孩子親人患病的事實 這些對於預後都有相當的阻力 醫護、社工也只能在住院期間或一些照顧機構盡到責任 回家的生活還是以家庭為主
東海大學 法律學系
首先 我先就為什麼沒有適用原因自由行為簡單論述一下 (1)犯人停藥時間逾2年之久,難以肯認其在兩年之前就已經對此有預謀,若要以故意相繩似有非議。 (2)然諾似有過失這點,我們從義務的角度來討論,我們是不是要科以精神病患者必須要服用藥物之義務來看,似乎有所過高,就無義務、無過失的法理來看,似也無適用過失原因自由行為的餘地。 (3)再來,我們可以把原因自由行為的前後段分開來看時,原因自由行為前段的當事人就原因自由行為後段的當事人構成間接正犯的想法來看,本案之犯人就更無適用此法理的空間了。 接著 我們來討論精神病患者,病發時施行犯罪的當下,有無苛責的餘地。 (1)犯罪之所以可以被苛責,是因為行為人對於犯罪的開始、進行、結束,或多或少都有一種掌控力,理解犯罪所造成的危害,也就是不法意識的存在,始具有可罰性的基礎。 (2)然精神病患者在發病的情況下,是毫無辨識能力的,我們並沒有對於患者在當下有期待控制自己的可能性,患者無法控制任何犯罪過程中的任何一刻,其所為之犯罪行為,自也就難以苛責。 (3)本案中,法官對於犯人在犯案的當下是毫無辨識能力已就完整清晰之涵攝,就無需再更多言。 (4)故為被告無罪判決,施以最高之強制就醫保護處分似可理解。畢竟「法律無關真理,而是價值的選擇」。 有看判決書,是批評任何一位法官的前提,希望大家能以此前提來發表自己的想法,本人才疏學淺,若有不足或疏漏已屬正常,更值大家注意的是,二審法官會如何宣判,如何推翻這如此紮實之無罪判決。 我是B4,我的主觀想法已在前面就不再贅言。
臺灣警察專科學校 行政警察科
B24 恩 有看到這種見解,不過鄭老師見解好像不太一樣
國立臺北大學
是我大逸哲老師 超喜歡他的課 B25
國立中央大學
國立中央大學
翻案了?
原PO - 國立東華大學 法律學系
B28 這是裁定抗告而非判決,且在晚間已有更裁。而嘉義地檢署認為更裁的書面裁定未徵詢檢辯雙方意見,而且以停止羈押的規定,作為上訴期間具保附條件,適用法條錯誤,可能違法刑事訴訟法第101條規定,所附的條件也不足以擔保被告再犯及進入社區時民眾的恐慌,將於5/2日再提抗告。
東海大學 法律學系
我也認為和原因自由行為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