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5 第一點的部分 真的要跟患有思覺失調的人相處過才能夠理解 當被告到處跑只為解除他妄想會被詐領 還有搭車北上等行為時 就是一種症狀發作的警訊 身旁的家人朋友應該就要多注意了 症狀發作當時 患者是非常敏感的 很容易妄想他人對自己不利 就連看到醫生都會覺得有可能被騙 更何況是看到身穿警服的警察(他買刀的行為就已經說明他是拿來自保的 從被告觀點來看的話)同時他們可能還比一般人靈敏 會注意一般人不會特別注意的事 只是他用他自己的世界觀來看事情 那這算仍有辨識能力嗎?他還能夠控制自己的行為嗎?